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一十七章 遇到对手

第八百一十七章 遇到对手

  打不过就自己捅自己,这个选择和表现倒真着实让周泽有些惊愕,但周老板毕竟是周老板,这几年风风雨雨啥没见过?

  见对方已经幡然悔悟已经开始自残了,那么周老板不介意跟着上前给他推一把刀,让他更早地脱离苦海。

  谁让咱心软总喜欢与人为善呢?

  只是,

  当红色羽绒服男子将匕首拔出时,

  想象中的那种鲜血飞溅的场面并没有出现,

  反而是一股又一股地黑色黏着液体开始从胸口的伤口位置扑腾出来,一时间,这些液体溅洒在了他全身以及脚下的一大片地板位置。

  难道是知道我有洁癖,所以想用这招来阻止我靠近他?

  不能怪周老板去想这些,实在是眼前这位此时的反应,当真是有些让人匪夷所思。

  但周泽还是拉近了和他的距离,

  五米,

  三米,

  一米!

  “嗡!”

  羽绒服男子眼睛内释放出了两股红色,

  顷刻间,

  周围刚刚从他体内喷出来的黑色液体全都悬浮起来,

  直接贴向了周泽的身子。

  周泽一直在提防着这种变故,

  许是受小男孩刚刚反向连战连捷的影响,

  又或者是四川执行的大丰收让周老板涨奶了,

  总之,

  周老板现在是有点自信心满满。

  他左手摊开,

  五根黑色的指甲竖立在那里,

  轻声道:

  “咖啡!”

  一道道煞气凝聚而成的柱子自周泽身边升腾而起,完全隔绝了这些黑色的液体。

  “嗞啦嗞啦”的声音不断地传来,

  这黑色的液体居然带着极为强烈的腐蚀性,好在周老板这“咖啡”可以依靠自己体内的煞气进行不断地续杯,倒是不用担心被腐蚀穿透。

  他还真没想试着用僵尸体魄去硬抗一下这硫酸翻版,哪怕没把自己弄死,装个逼结束后自己身上也得坑坑洼洼,何必呢?

  同时,

  周泽也没打算给对方继续表演的机会,

  老实说,

  眼前这个家伙,也的确是有些会折腾,整得跟哆啦A梦一样,各种绝活儿道具层出不穷。

  周泽的指甲穿透了阻隔,

  刺入了对方的脖颈位置。

  红色羽绒服男子眼睛一闭,

  身子后倒,

  整个人砸落在了地上,

  这有点像是中枪者的后续动作,

  只是,

  在此时,

  周泽的眼眸深处,

  第一次显得真正严肃起来,

  不对劲!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刺耳的摩擦声传来,像是机械齿轮在加大马力地超负荷运作,那股子焦灼的氛围也在这种摩擦声中不断地攀升,终于,爬到了高峰!

  “噗通!”

  有句话叫做女人是水做的,

  但眼下红色羽绒服男子正在深刻地重新诠释着这句话,

  他的身子像是完全炸裂开一般,

  扑腾出了一大摊的水渍,

  这些水渍以极快的速度在这块客厅区域布置出了一个阵法的雏形。

  周老板下意识地开始后退,

  他可没有铁憨憨的那种打肿脸充胖子明明自己虚得要命却还要在空门下等佛出现的二劲,

  只是,

  还没等周泽完全脱离这个范围,

  一声声梵音忽然响起,

  紧随其后的,

  是浓郁到几乎可以化作油脂抠挖出来的恐怖檀香!

  “快…………走…………”

  铁憨憨的声音忽然自心底响起,

  显然,

  在此时,

  他也被惊动了。

  一般来说,平时的一些事情,哪怕是有些危险存在,但只要不超出周泽所能应付的极限,铁憨憨都会保持沉默。

  尽量给周泽一种他在自己玩单机游戏的错觉游戏体验,

  而不会给他一种他只是一个苦逼做日常任务混时间的代练。

  此时铁憨憨既然发声了,

  那就意味着整件事的性质,忽然急转直下!

  若是往常,他可能真的会故意等着周泽去求他,但这一次,他很主动。

  其实周老板也没丝毫地犹豫,哪怕没有铁憨憨的提醒,在刚才,他也预感到了不妙,那种脊梁骨位置瞬间发寒的感觉也深深地刺激到了他。

  当即,

  周泽发出了一声咆哮,

  僵尸状态完全开启,

  而后身子一蹦,

  强行撕开了束缚离开了这片区域。

  旁边一直在关注着战局的小萝莉见自家老板忽然直接跑路,

  也不敢有丝毫地耽搁,

  伸出舌头快速跟进,

  当其身形拉近到周泽身边时,

  周泽伸出臂膀抱住了她,

  而后再度加速!

  “啪!”

  “哗啦啦!”

  周泽从落地窗上强行突破了出去,

  两个人的身形在花圃位置滑行了十几米之后,又以撞破了铁栅栏而宣告停止。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

  整个别墅里忽然窜出了巨大的火苗!

  “嘶!”

  没有爆炸声,

  没有爆裂声,

  没有地动山摇也没有气浪滚滚,

  这股大火烧得很安静,却一点也不温柔。

  只是眨眼之间,

  客厅以及书房等房间包括二楼的几个卧室窗户那边,都映照出了橘黄色的光火。

  而后,

  又在三秒之内,

  以更为诡异的方式……瞬间熄灭!

  小萝莉怔怔地看着前方,看着她的家,有些不敢置信道:

  “刚刚那是什么?”

  “刚刚那是什么?”

  周泽也在同样地在心底问这个问题。

  “佛……门……业……火……”

  “你怎么晓得的?你那会儿不是还没佛么?”

  “猜……的……”

  “…………”周泽。

  周老板没再和那位继续说话,而是往前走,走到了落地窗那边,虽说刚刚的火焰和壮观也很恐怖,但落地窗上的窗帘,居然一点烧焦的痕迹都没有。

  整栋别墅里,也没有任何焦土气息,更没有一点点火光残留的感觉,这让人觉得很难以理解,但周泽确信,自己刚刚绝不是眼睛里出现了幻觉。

  掀开窗帘,从自己刚刚撞碎出去的地方又走了回去。

  客厅里的陈设毫无变化,

  没有烟熏火燎的任何痕迹,

  小萝莉这时也走了进来,深吸一口气,空气居然格外清新!

  “刚刚,到底怎么了?我还在想我爸回来看见自家奋斗出来的别墅被烧没了后该怎么安慰他呢。”

  周泽抬起手,示意小萝莉不要说话,缓缓道:

  “有没有感觉有些不对劲?”

  “空气很清新啊。”

  “不止。”

  周泽微微皱眉,继续道:

  “现在这个环境,让我有些不舒服。”

  “怎么了?”

  “仿佛让我回到了无菌手术室里的感觉,而且,照眼下的情况来看,此时你家这栋别墅里,被消毒得更为彻底。

  不知道你家以前有没有老鼠,

  但我现在可以打包票,

  你翻遍整个屋子的所有角落,你连任何一只活着的小虫子都找不到。”

  那火焰,

  烧的不是凡物,

  而是真正的……净化!

  将整栋别墅里,一切生命,全都抹除!

  可以想见,如果当时自己晚了一步,买能及时离开这片区域,自己也将是被净化的对象。

  现在倒是能理解铁憨憨刚刚的主动了,估计他也不想一句话都没说就被自己连累着成了烤乳猪。

  他还是更喜欢自己慢慢被打被揍被压得鼻青脸肿时,

  在旁边悠哉悠哉地慢慢说风凉话的感觉。

  周泽绕过了倒在地上的长沙发,走到了客厅另一个方向。

  地上,一件红色羽绒服,一件蓝色的牛仔裤,以及那张薄如蝉翼的黑色口罩整齐地摆放在那里。

  至于原本穿着它们的人,则是毫无踪迹。

  这口罩有点意思,刚刚那人明明戴着它,但口型什么的其实都清晰可见。

  出于本能,周泽觉得这口罩不简单,兴许有着其他的用处。

  只可惜,周老板有洁癖,尤其是口罩这种东西,用别人的口罩和用别人的牙刷感觉没什么区别。

  不过不舍得丢啊,可以拿回去送给安律师,嗯,他应该会很喜欢。

  在衣服旁边蹲了下来,

  周泽用自己的指甲打开了羽绒服,里头空空如也,但也不是全无发现,那就是在羽绒服内在部分,有一些残留的纹路。

  这居然,

  是一具傀儡!

  有人操控着它,在刚才,对自己发动了袭击!

  而那位本尊,

  却依旧还在隐藏着,并没有现身。

  周老板是不懂符文阵法这类东西的,但在许娘娘身边久了,多少也就能耳濡目染一些了。

  但应该已经被毁掉了,而且被毁得很严重,想复原几乎是不可能的了,刚刚那场“大火”,那场净化,

  一方面的目的可能是对自己的最后杀招,

  另一方面也可能是抹除一切痕迹不被追踪的效果。

  哪怕是站在“被害者”的角度,周泽都觉得这一次的袭击者,除了没能成功地杀了自己,低估了自己的实力以外,其余方面,都很完美了。

  对比一下,当初在丽江的那位木承恩所玩儿的,简直就是有些不入流的小游戏。

  周泽走到茶几边,伸手拿起了水杯。

  “我给你换杯水吧。”

  “没事儿,无菌水,外面买都买不到。”

  周老板无所谓地拿起水杯喝了一口,然后舔了舔嘴唇。

  小萝莉也在那边检查了一会儿衣服,而后起身,看着周泽,问道:

  “老板,你怎么看?”

  “这次,可能真的碰到对手了。”

  ………………

  别墅区外面的一家咖啡店里,一个戴着口罩的男子一边把玩着手中的手办一边自言自语:

  “这次,可能真的碰到对手了。”

  ————我是烤乳猪的分割线————

  昨天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回到宾馆时已经很晚了,写了一章后想眯一会儿起来写第二章,谁晓得直接睡过去了。

  这章是补昨天的第二更。

  莫慌,

  抱紧月票!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