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一十八章 借个安

第八百一十八章 借个安

  男子起身,结账,离开了咖啡店,刚出店门口,被风一吹,马上就弯腰咳嗽起来,而且越咳越重,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的那种极端。

  这个情形,引得经过的不少路人侧目,有些人还特意从包里取出了口罩戴了起来。

  五分钟后,男子才慢慢地站直了身子,他默默地转身,沿着步行街向下走去。

  他自己一直戴着口罩,但他却不喜欢戴口罩的感觉,倒不是因此觉得不舒服不适应,而是一想到在这个污浊的大环境里自己戴着个口罩就认为自己可以小清新的感觉,有点可笑。

  一直往下走,他走得越来越快,走到车站时,正好一辆4路公交车停了下来,他上了车。

  坐在靠窗的位置,跟着车身一起摇晃,摇晃,摇晃……

  摇了半个小时后,

  他起身离开座位,在小石桥站下了车。

  午后的阳光,带着些许的灼热,在冬天,有时候这种天气真的很折腾人,穿着羽绒服嫌热,脱了,又嫌冷。

  让习惯了简单快节奏生活的人,会觉得有些烦躁。

  过了马路,走到了一栋公寓大厦里,坐电梯上到24层,站到了2408房门口,手指在门锁那边轻轻地转动。

  少顷,

  门开了,

  这是套一的格局,

  床上,一个小女孩正坐在那里玩着布娃娃,

  一个中年妇女正在那里择菜,

  当他打开门进来时,

  两个女人一起用疑惑地目光盯着他。

  他愣了一下,

  伸手轻轻地敲了敲自己的额头,

  哪怕是戴着口罩,依旧可以看见他在此时的局促和不安,

  但他还是道:

  “抱歉,走错门了。”

  说了抱歉,

  也没选择转身离开,

  一条怀表从他手腕位置垂落下来,

  开始摇啊摇啊,

  两个女人直接陷入了昏睡。

  他关上门,

  走到厨房里,

  拿起开水瓶给自己倒了一杯热开水,

  然后找了个塑料板凳坐了下来,

  他轻轻地摘下了口罩,露出了一张苍白的脸,只是这唇,红得发紫。

  一边缓缓地吹着开水一边慢慢地喝着,

  他喝得很接地气,

  像是一个老人。

  等一碗开水喝完,

  他长舒一口气,

  仿佛完成了今天最重要的一项工作。

  也就在此时,

  窗户那边传来了“叮咚叮咚”的响声,

  一只纸鸢停驻在了窗户边缘。

  他起身,打开了窗户,纸鸢飞了进来,而后开始燃烧,黑烟中,显露出了一张面上带着刀疤的脸。

  “来淮安吧,证已经拿齐了。”

  他闻言,微微摇头,道:

  “我在通城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暂时不打算走。”

  “薛瘸子卜卦,说你已经被阴司的鹰犬盯上了。”

  “嗯,那帮人速度很快。”

  “是啊,这帮人,速度确实很快。”

  “我的意思是,他们死得很快。”

  “他们被派上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死,他们的死,才是真正的定位目标,你不该冲动的。”

  他深呼吸,没和眼前的刀疤脸解释说这些鹰犬不是自己杀的,他只是又拿起开水瓶,给自己重新倒了一杯开水。

  其实,那帮人到底是不是自己杀的,都无所谓了,在阴司看来,就是自己等人杀的。

  “不回来?”刀疤脸问道。

  “你们那里,太闷。”

  “你重新认真回答我,你到底回不回来和我们汇合。”

  他没回答,只是继续吹着碗面。

  刀疤脸似乎很生气,他生气地道:

  “好,那我们几个马上从淮安赶到通城,不可能让你一个人有趣,我们也要一起高乐高乐。”

  他点点头,表示同意,同时感慨道:

  “你们不来,我也不敢继续玩下去了。”

  因为他觉得,自己一个人,如果玩嗨了的话,可能会把自己给玩儿死。

  “不过阴司的新一批人肯定会马上也会赶到这里,到时候,这个通城,会很挤。”

  “大城市都很挤,但依旧会有很多人乐此不疲地挤进来,因为小地方,太无聊了。”

  “呵呵,反正咱们是一帮子的,我算是看透了,这次出来之后,人心就直接大散了,领头人不知所踪,原本在下面举事儿前的信誓旦旦,现在都成了狗屁。

  我们总嘲讽阴司是大厦将倾,但我们自己又何尝不是狗肉上不得席面?”

  “电话费很贵。”他伸手指了指面前刚刚燃烧过半的纸鸢,“省点力气来玩吧,别隔着这么远玩儿感慨了。”

  “成,我们手里还有一点事情要处理一下,明天中午就到。”

  “拜。”

  纸鸢落地,

  躺在了地板上。

  他喝完了第二碗开水,

  看着地板上的污渍,微微皱眉,他拿起扫帚,把这里扫了一下。

  然后又觉得这地上有些油污过重,

  站直了身子,

  双手开始缓缓地掐印,

  他觉得,

  这个房间需要净化一下。

  只是,当他的目光扫到床上和床下的两个女人时,又慢慢地结束了掐印。

  他拿了一块抹布,

  开始擦地板,

  然后,

  擦墙面,

  然后,

  擦油烟机……

  等到一切忙完之后,

  他已经大汗淋漓,这具身子,还是太虚。

  这是一具病鬼的身子,不是情非得已下不得不用,而是他特意挑选的。

  他觉得,活得太健康没什么意思,就无趣了。

  这具身子,能给他一种自己仍然还死着的错觉。

  他打开了屋门,走了出去,关上。

  等后半夜两个女人醒来后,估计会惊愕地发现,家里像请了保洁。

  他坐电梯,下楼,重新走到了街面上。

  小石桥只能算是通城的一个交通枢纽,车流量很大,但人气可真的不怎么样。

  他一个人坐在花圃边缘位置,

  刚坐下没多久,

  就又开始重重地咳嗽起来,

  咳得撕心裂肺,

  却咳得格外过瘾!

  痛快,

  舒服,

  惬意!

  咳嗽结束后,

  他扬起头,

  享受着这种放肆后的酣畅余韵,

  他的双手情不自禁地举起,

  只可惜此时他的头顶,是漆黑一片,今晚天气不好,云比较厚,没有星空给他去拥抱。

  但他已经觉得这样挺好。

  地狱的天空也是这般,没有星星,以前倒是有一轮血月高挂,但半年前开始,那轮月亮也变小了许多。

  少顷,

  放下双臂,

  垂着头,

  看着脚下的枯叶。

  冬天,对于这块地方来说,意味着萧索。

  只是,无论阳间再怎么萧索,也比地狱丰富多彩得多。

  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马路对边,

  车窗慢慢地被摇下。

  安律师手里夹着烟,目视前方。

  两个人,隔着一条宽大的马路,没有去看对方,视线没有交接,但都清楚彼此的存在。

  密集的车流在二人之间的马路上不停地穿梭着,

  车灯尾气,

  不停地在这里夜晚的宁静中肆虐。

  安律师张了张嘴,打了个呵欠,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没有红绿灯,没有人行道,安律师一边走一边看,大概花了三分钟的时间,他才从马路那头走到了马路这头。

  他缓缓地抬起头,

  看着面前离着自己越来越近的安律师。

  他来通城,是因为他在这里,他想来看看他,他想他,顺便,想叙叙旧,看他过得好不好。

  如果他过得不好,就陪他喝喝酒聊聊开解开解;

  如果他过得很好,那就直接杀了他。

  口罩男笑了,

  也是啊,

  眼前的这位,

  无论在哪里,

  应该都能过得很好吧。

  安律师走到口罩男面前,拿出烟,道:

  “哥们儿,借个火。”

  口罩男伸手摸了摸口袋,取出了一个打火机,等安律师接过去之后,口罩男开口道:

  “哥们儿,借个安。”

  “呵呵。”

  安律师点了烟,在口罩男身边坐了下来,吐出一口烟圈后,安律师开口道:

  “如果不是问了老陈皮,我都不晓得这次你居然也上来了。”

  前些年,安律师没遇到周泽之前,做了不少地狱走私生意,也积累了不少人脉,想要打探一些消息,还是容易的。

  除非,

  这帮人上来后彻底销声匿迹,和以前完全切断了联系,但这不可能。

  他们不是恶鬼,他们是叛逃者,还拿捏着官差的腔调,这就使得他们哪怕没必要,也一定要表现出一些标新立异的感觉。

  “是我让老陈皮说的,我怕你找不到我。”

  口罩男解释道。

  “我说,都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记仇呐?”

  安律师没好气地继续道:

  “你就不能大气点?”

  口罩男又开始咳嗽了,

  只是这次没咳嗽多久,

  反问道:

  “这话,似乎是应该由我来说比较合适。”

  安律师抿了抿嘴唇,道:

  “我过得很好。”

  “我看出来了。”

  “我知道你看出来了。”

  “那……呵。”

  “是啊,我就是要故意说出来气气你。”

  “安不起。”

  “嗯?”

  “你会死的,你现在,太弱了。”

  “啧啧。”

  安律师仰起头,怅然道: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变啊。”

  “没变什么?”

  “还是那么蠢,没变聪明啊。当初我和你约好了单挑解决,但我还是把冯四儿他们带着把你一顿往死里揍,

  要不是你丫的傀儡用得好,当时可能就已经魂飞魄散了吧。”

  “呵,看来,你也没变。”

  “不,不一样啊。”

  安律师摇摇头,道:

  “这次,我真的是一个人来的。”

  安律师无奈地把手机丢进了一旁的花圃,

  上面微信有最新的消息提示:

  “堵车严重,估计要晚到十分钟。”

  安律师几乎泪流……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