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一十九章 炸了

第八百一十九章 炸了

  作为长三角城市之一,通城的人口压力不算很大,城市基础建设也一直很好,所以,不出意外的话,基本不存在堵车的情况。

  只是,

  任何事情,

  总有不凑巧的意外;

  当安律师算好自己停车到对面的时间,

  算好自己从车流中穿越马路的时间,

  算好叙旧的时间,

  算好了一切一切,

  等到他站在口罩男面前时,

  尴尬的一幕,

  出现了。

  此时,

  安律师面色宁静,带着洒脱,带着淡然,带着一种略带忧伤的叙旧氛围;

  但若是放在漫画里,

  估计是有一个Q版的他出现,加上两行热泪裹挟着鼻涕一起落下。

  装逼,

  是一件让人乐此不疲的事情,人们的一生,不是正在装逼就是走在去装逼的路上。

  但把逼装破了,

  就真的不是那么好受了。

  因为安律师清楚,

  此时此刻的他,去面对眼前此时此刻的“他”,

  很可能,

  下场会很悲剧。

  十分钟,说长也长,说短也不短;

  但当初颠峰时期的他,尚且需要带着冯四儿他们这帮狗腿子过来玩儿群殴,

  就别说现在了。

  “我记得以前,我们曾…………”

  安律师觉得,

  他还可以继续水下去,

  再抒抒情,

  在看看景物,

  或者,

  一起忆苦思甜,

  平时看新闻时一些领导的访谈谈话此时都在安律师的脑海中被过了一遍,

  以此获得将废话拖延时间的灵感。

  只是,

  很可惜,

  口罩男懒得多哔哔了。

  他站起身,

  他目视着安律师,

  缓缓道:

  “你去……死吧。”

  简单干脆,

  提前结束了前戏,

  瞬间推入高朝。

  “呀呀呀呀呀!!!!!!!!!”

  刺耳的尖叫声传来,

  口罩男的身侧,出现了一张人皮,人皮遇风见长,快速地填充,变成了一个光着身子的老太婆,褶皱的皮肤,干巴巴的骨头,五官凹陷,不带丝毫的美感,却散发着森然的煞气。

  在选取这具病鬼身体的同时,

  他还把太平间里的另外几具尸体进行了改造,

  他喜欢这种操控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他手脚的延伸,同时,傀儡的陪伴也会使得他不会那么寂寞。

  安律师有些无奈地感慨道:

  “相聚的时光,总是这么的短暂,难忘今宵,难忘今宵……”

  而后,

  老太婆瞬间冲刺到了安律师面前,

  安律师双手迅速化作了白骨,

  对着前方格挡过去。

  “砰!”

  然而,

  对方并不和你玩儿什么微操,

  也不和你讲究个来来回回,

  简单干脆直接,

  连王八拳都没用,

  干瘪的身子,

  宛若一块顽石,

  砸就是完事儿了。

  安律师倒飞了出去,直接摔倒在了花圃之中,双臂发麻。

  肉身近战,本就不是现在安律师所擅长的东西。

  “我们玩玩精神流玩玩幻术好不好?”

  安律师喊道,

  “我知道的,你也会啊。”

  这么多年没见了,我们可以再交流交流切磋切磋啊。

  然而,

  口罩男目光依旧冰冷,

  傀儡老太婆再度呼啸而上,

  意味着他没那个陪安律师慢慢玩下去的兴致。

  安律师很是狼狈地一跳,

  身子是躲避了过去,但是后背位置却被老太婆的爪子抓出了十条血路子。

  “嘶……”

  痛!

  安律师滚落在了地上,

  大口地喘息着。

  傀儡绕了一圈后,再度飞速逼迫而来。

  对方很不讲道理,也懒得讲道理,根本就不打算去计较什么场面上的精致与否。

  傀儡老太婆的速度自然没花狐貂快,但她没有丝毫的知觉,可没有花狐貂怕痛!

  这就很难办了!

  终于,

  第三轮冲刺打击之下,

  安律师没能闪避得掉,

  傀儡老太的双手从骨骼之中忽然长出,

  瞬间叉开了安律师的一双白骨手,

  而后自其胸口位置,

  一根倒刺一般的骨头翘了出来,

  尖锐,粗壮,

  尖端位置还泛着黑色的光泽,

  这是剧毒!

  就像是大黄蜂一样,

  狠狠地刺向了安律师城门大开的胸口位置!

  口罩男有些惆怅,要结束了啊。

  他安不起,

  堕落如斯了。

  然而,

  尖刺在距离安律师皮肤只剩下不到几厘米位置时,

  却被一团妖气给阻隔住了。

  安律师的眼眸之中闪现出了一抹绿色,

  身上的力道在此时也瞬间翻倍增强。

  口罩男微微惊讶,

  轻声道:

  “妖气?”

  安律师强行撑开了傀儡老太婆的束缚,

  猛地一脚踹上去,

  将傀儡老太婆踹退,

  同时,

  双手迅速结印:

  “阴司有序,亡法无情,封!”

  一道黑色的封印直接打在了傀儡身上。

  口罩男眼中的红色一闪,

  傀儡老太婆身上当即释放出一道黑色的光泽,竟然将安律师的封印给直接消融掉了。

  安律师长舒一口气,

  其实,

  擒贼先擒王的道理谁都懂,

  但这话有时候就跟只要你努力勤奋刻苦学习就能上清华一样,不那么现实。

  这傀儡其实没有在速度或者力量这些某方面达到什么极致,但却在各个方面达成了一个和谐,也就变得很实用。

  “我说啊,咱就不能坐在这里,听听《大江东去》?致我们逝去的青春?”

  口罩男点点头,

  而后,

  在其面前,

  浮现出了十几颗钢珠。

  安律师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指着口罩男道:

  “过分了啊!”

  口罩男继续点头,

  面前的钢珠开始融化,而后开始重新凝聚,成了一个个钢丝绕成的球状物……钢丝球。

  “…………”安律师。

  “嗡!”

  攻击再度开始!

  安律师深吸一口气,

  转身,

  跑!

  他的身上不时地闪现出一道道绿光,速度得到了加持,只是,这种纯粹的奔跑,效果真的不是很理想。

  几个方向被连续地封堵之后,

  安律师很是狼狈地不得不又重新绕了回来,

  对方没直接玩儿什么一击致命,

  但安律师脸上依旧挂着被羞辱的屈辱感和愤怒感,

  士可杀不可辱!

  当然了,这在安律师这里是不存在的,好死不如赖活着。

  只是,

  安律师愿意表现出这种情绪出来,给口罩男增添一下爽感,好让他继续玩弄自己,别下死手。

  笑到最后的才是笑到最好的。

  同时,安律师也在心底狂骂通城交通委!

  然而,

  挑衅、戏谑、玩弄,

  似乎只是短暂的,

  口罩男一下子就失去了兴致,

  手指向前一指,

  傀儡老太加上十几团锋锐的钢丝直接刺向了安律师,

  下一秒后,

  估计安律师就得被打成筛子。

  就在安律师自己也有些绝望的时候,

  一道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吼!”

  小男孩发出了一声咆哮,

  强横的煞气宣泄而出,

  用拳头,

  用脚,

  用自己的身体,

  强行撑住了这一轮的打击,

  小男孩的肉身素质可是被周老板当初亲自验证过的,

  十根“加糖”,哪怕是把他给钉在了墙壁上,依旧弄不死他。

  所以,

  哪怕这一轮结束后,

  小男孩衣服残破不堪,身上也出现了一道道白色的刮痕,

  但至少在气势上,完全不落下风。

  口罩男微微抬起头,

  傀儡老太迅速回归,双臂张开,将他给包裹住。

  “砰!”

  莺莺出现,

  一拳砸在了他的身上。

  “轰!”

  剧烈的轰鸣声传来,

  傀儡老太被砸飞了出去,撞在了前面的墙壁上,但在下一刻,傀儡老太张开了双臂,她自己开始破损龟裂下来,而里面的口罩男却得以重新站起。

  没有犹豫,

  没有留下什么狠话,

  也懒得装胖子去撑什么场子,

  口罩男的身前,出现了一片迷雾,而后,他整个人像是一阵风一样,向着斜前方的角落里刮去。

  他要逃了。

  “咖啡!”

  五根粗壮的锁链忽然从地下窜出,直接将这一团黑雾给锁住,无论风再大,雾气也只能被束缚在了这块区域。

  周泽从花圃后面走了出来,五根指甲拖在地上,径直向口罩男走去。

  黑雾慢慢消散,

  露出了口罩男被锁住的身形,

  他目光里有些异样的神采,

  在小小的通城,

  隐藏着一个安不起,

  还藏着两头大僵尸,

  外加眼前这个,

  是捕头么?

  可能,还藏着其他不为人知的东西。

  但已经足够精彩,也足够有趣了。

  周老板快速上前,准备送人上路。

  然而,

  就在周泽刚刚靠近他时,

  口罩男的左眼眼球忽然“咔嚓”一声旋转,

  飘飞了出来,

  浓郁的檀香在瞬间扩散。

  周老板瞬间止住了身形,同时抬起右手,示意众人随时准备闪避。

  只要躲避及时,这所谓的业火,其实也不算什么。

  然而,

  那颗眼球却没有冲向周泽,

  而是径直飞向了花圃另一侧的大马路中央位置,

  那里,

  有密密麻麻的车流在快速地穿梭而过!

  一旦业火在那里爆炸,

  那后果,

  将……

  口罩男开口道:

  “让我……走。”

  周泽咬了咬嘴唇,他不是那种慈悲为怀的人,也很讨厌接受这种要挟,但在这个局面下,周老板还真有些迟疑。

  “呵呵。”

  安律师笑着走过来,站在了周泽身边,道:

  “老板,别担心这个,这家伙啊,刀子嘴豆腐心,最是一本正经圣母得很,否则当初我和冯四儿也不可能抓到机会把他给揍…………”

  “轰!”

  那颗眼珠,

  炸了……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