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二十章 大反派安不起

第八百二十章 大反派安不起

  爆炸,来得那么的突然,就像是要故意打安律师的脸一样。

  原本预想到可能会出现的僵持、谈判、拉锯,并没有出现,到头来,一切的一切,仿佛变得无比的简单干脆。

  安律师目光一凝,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

  周老板眼底则是有一抹怒火开始升腾,

  亡命之徒之所以可怕,那就是因为在彻底走投无路之前,他可以造成极为恐怖的破坏,而眼前的口罩男,似乎是正在诠释着这一点。

  如果真的没有活路,那还在乎什么天罚不天罚的?

  普通人落到对手手中,还能喊出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但阴司的人落到阴司的人手里,你还想有来生?

  对于在白天刚刚经历过这佛门业火的周泽来说,

  他很清楚,

  这一声爆炸,将会对这条大马路上的车辆造成怎样恐怖的后果!

  估计至少数十辆车辆内的驾驶员以及车内的乘客将会被人间蒸发,而这些失控的车辆将会产生恐怖的连环碰撞,最后,死伤将会难以统计。

  顷刻间,

  火光升腾,

  却又迅速地消散,

  宛若儿童手中拿着的烟火棒,看似火光缭绕,但你完全可以伸手去触摸它的火星却一点都不会感觉到灼热。

  而这一条足足有正反八个车道的大马路上,此时也在遭遇着这一幕。

  刹那的光火让不少司机吓了一跳,有些觉得眼前一花,有些正好眯了一下眼,大部分车主在此时都受到了影响。

  写在交通规则条纹上的最短跟车距离在此时再度显得苍白无力,

  “砰!”“砰!”“砰!”

  一连串的追尾发生,

  随即就是暴躁的鸣笛声,

  紧接着就是吵架和嚷嚷。

  十几辆车发生了连续追尾,但除了车身有限受损以外,倒是没有什么太过严重的影响,短暂的眯眼后司机们都采取了紧急措施。

  刚刚爆的,

  只是一道烟花,

  并不是佛门业火。

  而那个被困锁住的口罩男,

  则是双臂垂落下来,

  独眼之中,

  剩下的,

  是落寞和不屑,

  他在看着安不起,

  安不起则是耸耸肩,

  对身边的周泽道:

  “老板,有些人,就是这样,没救了的。”

  周泽则是有些哭笑不得,看着安律师,道:

  “我说,你当初到底有多反派,怎么老是招惹这种老实人?”

  上次那个老张的曾祖父,从老张身上往上看,其实也能看出那位红鼻子老头儿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事实也证明了那个老头儿确实是一个好“人”;

  算是周泽入行以来,难见的一个有公心的阴司中层。

  此时眼前的这个口罩男,其实也是一样,刚刚放过了鱼死网破的机会,甚至连死前最后宣泄放纵一次的选择都放弃掉了。

  而安律师,

  当初可是站在这两个人的对立面,

  俩好人都恨安律师恨得牙痒痒,

  可见安律师当年在阴司当他的金牌巡检时,到底得有多神憎鬼厌了,估摸着和古代东厂番子没啥区别了。

  完全是为正道所不容啊。

  安律师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

  “人在庙堂,生不由己啊。”

  都是社会的错,我依旧是纯洁的。

  周泽走到了口罩男面前,

  问道:

  “来通城,是为了找鬼差证?”

  口罩男点点头。

  周泽也点点头,“那就对不住了,抱歉。”

  口罩男笑了笑,他的口罩太薄了,薄到让周泽觉得他戴这口罩到底有什么意义。

  只是,

  当周泽举起指甲准备穿透对方的身体时,

  对方的身体忽然像是放气了一般,

  直接干瘪了下去。

  而在远处,刚刚被莺莺击飞的那个傀儡老太婆的身子竟然重新站了起来,双手双脚以一种极为诡异的姿势攀爬上了面前的高层,像是一只蜘蛛一样快速移动!

  莺莺和小男孩当即暴起,两头僵尸一起发力,以最快地速度追向了要逃跑的那具傀儡!

  不过,

  周泽还是没动,

  也没去把莺莺跟小男孩喊回来,

  他慢条斯理地扒开了口罩男的肚皮,

  里头,

  没多少鲜血溢出,

  显得有些干涸,宛若许久没下雨的河床,到处都是龟裂的苍白。

  只是,

  当周泽的指甲慢慢地刺进去之后,

  一股力道在里头,抓住了周泽的指甲。

  周泽微微一笑,

  把指甲慢慢往外拔,

  从口罩男肚子里,

  带出了一个眼睛似乎都没能睁开的婴儿,

  婴儿的一只小手抓着周泽大拇指上的指甲,

  摇摇晃晃地被周泽取了出来。

  站在旁边的安律师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地吐了出来,很是惊愕道:

  “老板,还是你目光如炬。”

  就在刚才,

  就连安律师都几乎认为对方玩了出金蝉脱壳,其本尊,是那个傀儡老太,又或者说,本尊在傀儡老太的体内。

  但谁能想到,

  这一次还阳,

  对方居然把本尊选择放在了这个小小的婴儿体内。

  当然了,安律师是表现出了这个神情,但他是否真的被骗了,难说,因为他也没动,没去和莺莺他们一样去追那个傀儡。

  “庚辰啊,你这手玩儿得,可真够独特啊。”

  安律师还记得当年自己和冯四儿他们一起设计坑眼前这位,明明就都快成功了,结果还是被这位在最后关头得以逃脱。

  是啊,

  当初都那么的难杀的人,

  现在想杀他,

  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呢?

  “安不起,这么多年了,你还是那么不要脸。”

  婴儿开口说话了,带着些许的奶声奶气。

  安律师微微一笑,“谢谢夸奖。”

  周泽摇晃了一下自己的指甲,

  小手抓着指甲的婴儿也跟着一起摇摇晃晃。

  “你证拿到了没有?”

  周泽问道。

  婴儿咧嘴,笑得很纯真,

  道:

  “你是想放我走?”

  安律师闻言,神色忽然一变,但周泽本人在这里,自家老板无论做什么决断,他这个狗腿子,可都没有去反驳更改的余地。

  “有这个想法,你应该不是只有一个人吧?”

  周老板没兴趣当蛇精和蝎子精,

  抓一个爷爷然后引来一串葫芦娃过来折腾。

  外加,

  对方虽然让他有一点点的忌惮,但对方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洒脱,让周泽觉得不杀他的话,心里也是能接受的。

  反正有安律师做对比就是了,

  凡是阴司里和安不起关系越差的,证明人家人品越好,安律师就是指路明灯!

  “缺证的话,我这儿还有,可以给你,我只要你一个承诺。”

  “什么承诺?”

  “你和你的同伴们,以后别靠近通城,你也看见了,我其实没什么兴趣帮阴司擦屁股,我脸上也没写着阴司忠臣的字样。

  你们是叛逃者,我们本身,其实没有什么原则性的对立和冲突。”

  安律师在旁边翻了翻白眼,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老板的选择是对的。

  至少,这位的人品,安律师也是认的,只要对方肯点头答应了,下面,应该就没什么事儿了。

  一念至此,

  安律师自己都不禁陷入了沉思,

  自己以前,似乎真的确实反派过头了。

  婴儿继续一只小嫩手抓着周泽的指甲晃动着身子,

  而后用稚嫩的声音道:

  “通城,还真是有趣。”

  “但通城高速入口的通城欢迎你,不是为你写的。”周泽道。

  “你也很有趣。”

  婴儿看着周泽。

  “谢谢。”周泽回应。

  “其他的,我都可以答应,但他…………”

  婴儿看向了安不起,继续道:

  “他,必须死。”

  周泽侧过头,看向了站在身边的安律师,目露疑惑。

  意思是,

  你当初到底做了什么可恶的事儿,

  把人老实人给恨成了这个样子?

  安律师很无辜地摇摇头,道:

  “他当初犯了规矩,妄图把自己的妻女亡魂意识进行收容,被检举揭发了,我只能冰宫行事。”

  周泽闻言,点点头,

  看向了自己指甲上吊着的这个婴儿,

  道:

  “你看,他也是按照规矩行事,是吧?”

  婴儿一脸玩味地看着周泽,道:“那你可以问问他,检举揭发的人是谁?”

  周泽吸了一口气,没去看安律师,而是直接道:

  “安不起?”

  “啊,检举不法现象,揭发营私舞弊,人人有责,我那也是出于一片公心。”

  果然是这样……

  但周老板还没放弃,继续劝说道:

  “你现在既然已经还阳了,可以去找找她们的这一世,其实我一直很赞同一句话,放手有时候也是一种爱。”

  安律师伸手摸了摸下巴,

  没等老板说完,他就开口道:

  “老板,这要怪冯四儿,给人妻女的亡魂给直接打散了,我当时千叮嘱万嘱咐过冯四儿,做人别那么绝,但冯四儿就是不肯听啊。”

  周泽这时候,

  真的好想转身就走,

  把安律师留给婴儿去杀了吧。

  婴儿沉声道:“他是为了逼迫我发怒,暴走,他成功了,我因此触犯了更大的阴司律法,原本守护十九层小地狱的职责,被他如愿以偿地顶替了。”

  安律师抬头,

  望天,

  今儿个,

  月亮好……

  嗯,

  好像看不见月亮。

  婴儿的身子飘浮了起来,

  继续缓缓道:

  “本来,如果他过得不好,我不会做什么,但我却发现,他现在过得很好很惬意,所以我,必须要…………”

  安律师一边看着面前的周泽一边插话道:

  “兄弟,这你,真误会了啊……”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