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二十一章 乖,我懂

第八百二十一章 乖,我懂

  婴儿的额头位置,出现了一枚黑色的印记,类似花的形态,却很是鬼魅。

  “喂,你从地狱叛逃出来,就是为了报仇的?”

  周泽忽然觉得再去劝别人放弃报仇这事儿很煞笔,

  安不起当初做得太绝了,这换谁都不可能因为几句嘴遁术就放弃报仇啊,而且,周老板对自己的嘴遁水平,也很有自知之明。

  周泽还是希望对方能够以大菊为重。

  他是真的怕麻烦,能不卷入漩涡就最好不卷进去;

  但让周老板放弃安律师也是不可能的事儿,自从跟了自己,他安不起也算是鞍前马后功劳有苦劳也有,就这么把人家卖了换清静,

  这事儿,

  周老板还真做不出来。

  所以,如果这个世界能回到孩童看电视剧时的那般纯粹,不是“好人”就是“坏人”,这般轻松简单地可以确定分辨定位一切的话,该多美好?

  婴儿的目光扫过了周泽,

  缓缓道:

  “你之前打算放过我,那我,这次也可以饶你一命。”

  “…………”周泽。

  周老板心里在犹豫自己该不该说一声谢谢?

  但问题是,现在无论怎么看,都是你是我砧板上的肉啊。

  “庚辰啊,你脑子没毛病吧?”安律师都笑了起来,“喂喂喂,到底谁被谁俘虏了啊?”

  “啊啊啊啊啊!!!!!!!”

  一声刺耳的厉啸从婴儿口中发出,

  紧接着,

  在婴儿头顶位置,

  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光圈,

  一股苍茫的气息从黑色的光圈中倾泻了下来。

  他,

  还有后手!

  安不起也叫了一声,但和人家婴儿刚刚的叫声相比,就显得有些示弱多了,有点柯基面对大金毛输人不输阵的感觉,

  但安律师还是很从心地往自家老板身后靠了靠,在这个时候,老板的后背,才是他真正的温暖港湾。

  “老板,当初我也是有难言之隐的啊。”

  周泽抬起手,示意安律师可以闭嘴了。

  周老板担心安律师继续爆黑料下去,不用等对方出手了,他自己都会忍不住先把安律师咔嚓了祭天。

  与此同时,

  周泽的指甲开始发力,

  只是,

  婴儿的体表像是有一层隔膜保护着,周泽的指甲根本就无法穿透过去,这一点,在刚才居然没发现,怪不得对方刚刚这般有恃无恐。

  随着异变不断地发生和发展,

  一股陌生的气息开始降临!

  “庚辰,你这是…………”

  安律师眼中露出了骇然之色。

  话音刚落,

  一道黑色的光影落了下来,

  融入了婴儿的体内,

  婴儿的身体没有膨胀,恰恰相反的是,居然还缩小了一些,但在婴儿的身边,却出现了一道成年男子的轮廓。

  宛若用毛笔直接画上去似的,骨骼、纹理、细节,等等的一切,都很是清晰。

  随之而来的,

  还有一道处于半睡半醒间的恐怖威压!

  “安不起,没想到吧,当初你想做却没能做成的事,我做成了。”

  庚辰的声音,依旧很平稳,哪怕是现在,他依旧没有给人他是反派的感觉,

  更像是,

  正义的主角要开始翻盘了!

  周泽默默地后退,脸色,有些严肃。

  安律师自然而然地跟着周泽一起后退,好在,老板只是后退,不是闪开,不然安律师就真的要吓尿了。

  庚辰的身子,慢慢地舒展开,你甚至能够在此时听到骨节脆响的声音,却无法具体感知到他形体的存在。

  这应该是一种传功,

  有点类似于通过某种联系,向某位古老的存在借到了力量,和许娘娘体内的海神很类似,就是不知道,眼前这位到底是跟谁借了力量。

  要知道,他的身份可是阴司的叛逃者,那些大人物,谁敢趟这个浑水?

  “你居然真的和他们做交易了?你们这群人,这次叛逃,是把他们带出来了?”

  安律师猛地明白了什么,惊呼道:

  “该死,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给阳间带来什么灾难!”

  婴儿(庚辰)似笑非笑地看着周泽身后的安律师,道:

  “你在和我提阳间的灾难?”

  这可不是你安不起会去关心的事儿。

  周泽+1 

  “老板,这货当初被阴司责罚之后,去了地狱最西边的苦寒封印之地去做看守门丁,但他现在的这个样子,分明是监守自盗了。

  庚辰,身为看守,哪怕你不看在阴司的命令上,你也应该记得自己的职责,你这么做,那就真的是罪大恶极了!”

  婴儿挥手落下,一道恐怖的力道宛若洪流一般喷薄而出!

  周泽双手横起,

  十根指甲加上自身的符咒一起上扬,

  将这股可怕的力道给抵消得七七八八,

  但周泽的身形还是被吹得开始往后滑动,

  等力道卸得差不多之后,周泽才放下了双臂,问身后的安律师:“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那个地方,封印的是老板你体内那位陨落之后,在地狱作乱争霸的几个巨擘,第一代泰山府君收整地狱之前,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把这些作乱的巨擘给镇压封印了。

  哪怕是进入了十殿阎罗的阴司时代,对那些地方的封印和看守也从来没有松懈过。

  怪不得冯四儿那个混蛋把事情说得这么严重,这他娘的,等于是这帮家伙监守自盗不说,还把‘核弹’带到阳间来了!”

  婴儿往周泽面前走来,

  他的声音不再奶声奶气,反而变得有些粗狂,

  他开口道:

  “你这个捕头,可以走开,正如你刚刚对我产生恻隐之心一样,作为回报,这一次,我饶过你。

  但安不起,

  必须死!”

  “我艹你大爷,你自己违反的规矩,强行偷渡妻女亡魂进地狱,我揭发了你但我问心无愧!

  就算当初冯四儿把你妻女亡魂给打散,也是因为你自己做得好事儿,你妻女的亡魂因为你的关系,沾染了太重的地狱煞气,罪孽深重了,根本就不入轮回!只能沦为畜生一般的游荡孤魂!

  冯四儿说那是你妻女求他帮忙解脱才打散的,是她们跪在冯四儿脚下哀求的!

  妈卖批的,

  老子算计你是算计你,但老子没那个道理也没那么无聊算计你之后再去拿你妻女撒气儿。”

  婴儿的步履,停住了。

  他似乎真的在思考,似乎是真的在疑惑,但他还是又缓缓举起了手,这似乎是一种惯性。

  恐怖的黑色罡风再度以极快的速度冲击了过来,

  周泽深吸一口气,身上的僵尸煞气扩散开,

  强行向前一步,

  再度将对方这一招给震散,

  但周老板自己的双臂也开始颤栗颤抖起来,青筋毕露,显然,他的身体也是有些吃力了。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婴儿沉声道。

  “意义,当然有意义,阴司的规矩你自己是不晓得么!

  一,是你自己先违反的规矩!

  二,你他娘的别说你当初没发现你妻女亡魂的异变,老子是算计了你,但你硬要把你妻女亡魂的破散都落到老子头上,掩盖你自己内心的歉疚,老子偏偏不让你如意!”

  安律师扯开脖子吼道。

  婴儿没有再度举起手,

  而是缓缓地闭上了眼,

  两行热泪开始从他眼角轻轻地滴落下来,

  原本的杀意,在此时居然开始在慢慢地消散。

  周老板此时心里真的有些哭笑不得,

  这就,

  真的不打算杀了?

  良心发现了?

  开始自我忏悔了?

  许是见惯了尔虞我诈,对地狱的那种“鬼吃鬼”的丛林法则实在是太过熟悉和习惯了,忽然地碰到这种正人君子,

  周老板还真有些不适应。

  同时,也忍不住在心里腹诽着:兄弟,你这个性格,当初被安不起算计和坑到了,真的不冤。

  不坑你坑谁啊?

  安律师从周泽背后再度探出了头,见那个婴儿停下了动作,他自己也长舒一口气,道:

  “当初的事儿,是我对不起你,我跟你道歉,是我算计了你的位置,但你们这次叛逃上来,肯定不是为了来找我报仇的吧?

  那啥,

  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可以不?”

  婴儿睁开眼,赤红色的眸子盯着安律师,没说话。

  “这样吧,等我哪天重新拿回自己的出身文字,实力恢复了,咱俩来单挑,决个生死?

  我现在这个样子,你就算杀了我也没快感不是?”

  婴儿双手撑开,眉心的印记居然在慢慢地敛去,同时,他头顶位置的黑色光圈也在慢慢地缩小,其身上的气息和那道身影轮廓,也在慢慢地变淡。

  他在收手,同时,他也在落寞。

  安律师终于放下心来,低声对周泽道:“老板,这就是我喜欢跟老实人做朋友的原因。”

  周泽有些无话可说。

  同时,还觉得有些不真切,

  这就,

  不打了?

  “安不起,我等你拿回出身文字的那一天,我不借用他的力量,来和你进行…………”

  婴儿的话还没说完,

  只听得这虚无之中忽然传来了一声阴冷的咆哮:

  “我嗅到了血食的气息,好多好多新鲜的血食,这是到了阳间了么,到阳间了是么,哈哈哈哈哈,我来了,我来了!

  饿啊,饿啊,我真的饿啊!!!!!!”

  婴儿惊愕地抬起头,面露震惊。

  刚刚被他缩小到拳头大小即将消散的光圈,

  在此时猛地扩大了数倍,

  一只毛绒绒的手臂,从光圈内探了出来。

  同一时刻,

  周泽体内忽然传来了一股强烈的激动,

  “看…………门…………狗…………”

  “嗯?”

  “我…………也…………饿…………了…………”

  周泽伸手拍了拍胸口位置,

  有些无奈道:

  “乖,我懂。”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