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二十二章 开饭了

第八百二十二章 开饭了

  “唰!”

  “唰!”

  两道身影加速冲了过去,

  一个在左,

  一个在右,

  两个人同时出手,分别抓住了老太婆傀儡的两侧,不需要再招呼,刹那间一起发力!

  “咔嚓…………”

  这具傀儡在两头大僵尸的夹击之下,直接被撕裂。

  然而,

  傀儡里面除了破损的符文纹路以外,别无他物。

  小男孩深吸一口气,弯腰,将破损的傀儡给捡起来,将旁边墙壁上贴着的“从小喝到大”的椰子汁广告海报给撕了下来,

  傀儡碎块被他包裹在了里头,而后打了个结,扛在了肩膀上。

  小小的肩膀,扛着大大的一坨。

  “上当了呢。”

  莺莺有些无奈地说道,

  他们俩之前是跟着老太婆傀儡追出来的,之前是想着这个老太婆傀儡里才装着本尊,结果并不是。

  小男孩倒是不以为意,掂了掂分量,确认这海报不会破裂。

  “喂,你收破烂做什么?”莺莺问道。

  傀儡都被撕裂了,而且,之前其实就已经有严重破损了,现在,更是七零八落地不能看。

  “带回去给老许去研究研究,就当给他带回去实验器材了。”

  小男孩很平静地回答道。

  “许娘娘这阵子一直在研究老板身上拓印下来的那些符文,整个人研究得都快魔障了,哪有空再去看这个。”

  “高数题做多了,再看看小学题正好可以换换脑子。”

  “那我们现在回去咯,还是我们家老板厉害,直接看穿了这是调虎离山的障眼法。”

  “不管是不是障眼法,我们都得追出来解决掉这东西的,毕竟,这又不是买彩票,没办法完全保证不能中头奖的。”

  话音刚落,

  小男孩抬起头,

  看向了前方,那是他们追出来的方向,

  此时那块区域的上空,一阵特殊的乌云,清晰可见,像是这天上,被人硬生生地用手抠出来了一个小圆坑。

  “那边出事了,我们快回去。”莺莺目光变得严肃起来。

  “不用急,这是‘祖’要进餐了。”

  ………………

  当那只毛绒绒的手从黑色的光圈里探出来,当那嚣张跋扈的声音从里头传递出来时,

  周泽就清楚,

  这事儿,

  没办法善了了。

  和这家伙的出现可能导致的腥风血雨相比,更让周泽头痛和无奈的是自家铁憨憨的进食冲动和渴望。

  当初在蜡像馆里,周泽曾见到了铁憨憨坐在白骨王座上的作品。

  其实,周泽一直都觉得,那个画面里缺了很重要的一个东西,少一个硕大的不锈钢大铁盆,每到饭点时,

  铁憨憨就从王座上走下来,走到王座后头去,把大铁盆取出来,

  “咚咚咚”地敲响,

  然后跑出去抓魔神进食,

  吃了他们之后,

  再把他们的骨头拿来垫王座,

  完美。

  就跟懒汉吃完东西喜欢把塑料袋丢床底下一个道理。

  站定,

  闭眼,

  周老板从善如流,

  主动交托出了这具身体的控制权。

  然而,

  等了许久,

  铁憨憨的气息还是没有浮现出来,

  这具身体,还是归于自己在掌握着。

  “我准备好了,你动动啊?”

  周泽在心里喊道。

  叫饿的是你,难不成连下床吃饭都懒得动?

  “它……本……尊……在……地……狱……”

  周泽恍然,原来如此,眼前这只手,应该来自于地狱封印之地。

  以往每次铁憨憨出来进食时,都是能一口吞就绝不多哔哔,但眼前这种情况,一旦他现身,很可能会暴露他的位置和身份,毕竟眼前这个凶兽,很可能是认识铁憨憨的,或许曾在上古时期,匍匐在地上战战兢兢地望过白骨王座一眼。

  到时候,将面临的是以前的老仇人外加新添加上黑名单的地藏王菩萨和其他阎王们的疯狂报复。

  当初之所以能在地狱里,杀个进进出出,其原因,还是因为在最开始时,被十常侍逼迫到走投无路的平等王陆,自行兵解送入了周泽嘴里,给了铁憨憨启动的燃料。

  但实际上,铁憨憨并没有真的恢复多少实力,严格意义上来说,他还处于疗伤舔舐伤口的阶段。

  除非再来一个十殿阎罗之一的存在玩儿一出奉献精神,否则当初地狱之行的那种壮举,很难再复制一遍了。

  “行,这意思是,要我亲自来喂你?”

  周老板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这怎么感觉自己是在养宠物狗啊,

  咱俩,

  到底谁是狗?

  “你…………是…………狗…………”

  “过分了啊,我心理活动你也监听?还想不想我给你抓猎物吃饭了?”

  “我……可……以……自……己……来……的……”

  威胁,

  相互威胁,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

  周泽还真不敢继续去刺激铁憨憨。

  后来他也从小男孩嘴里得知,当初在小男孩的洞穴里时,赢勾为了让自己事后不笑他,居然以自己始祖僵尸的身份,逼迫小僵尸杀了自己!

  估计此时若是自己再嘲讽下去,

  赢勾真可能强行控制自己的身体跑去把那只手给斩断下来,饱餐一顿后,带着自己在昔日那帮恐怖仇敌的围攻下一起化作绚烂的烟花。

  最后,再用他的结巴音,在临死前自言自语:

  “叫…………你…………作…………”

  一起死吧!

  “那你得等一下,我找找感觉。”

  上次半张脸主动打消掉了意识融入了自己的体内,成为了独属于自己的养分,这段时间,周泽睡觉时都老是做梦,睡眠质量严重下滑。

  许是一下子接收了太多的东西,等到关键时刻,想要动真章时,还真得好好翻找翻找。

  眼前这冒出来的手,哪怕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本尊,哪怕被封印了无数岁月,哪怕已经消磨已经重伤已经垂危……

  但作为当年需要第一代泰山府君亲自封印下去的存在,

  他也绝不是什么可以轻易相与的角色。

  周泽希望直接用最强盛的状态,调配出半张脸的战斗意识和经验,在最短的时间里以最迅猛的方式解决掉战斗。

  闭眼,

  静心,

  心无旁骛,

  找感觉……

  而在周泽身后站着的安律师,则是着急得很,他是清楚那些千年,哦不,那些万年王八的可怕的。

  他们完全有办法,在隔绝天道的前提下,去捕捉自己的血食进餐。

  毕竟,人们经常去高呼去欢天喜地地喊“苍天有眼”,

  那也是因为苍天大部分时候都是个睁眼瞎,睁眼一次不容易啊。

  如果是其他地方出了这事儿倒是无所谓了,但这事儿要是发生在通城,通城成为这次祸乱的第一个重灾区,到时候阴司的注意力自然而然地会特意向这边集中过来。

  以前仗着“鬼差证”以及其他一些手段避开的眼线,之后就都作用有限了,而一旦书屋被放置在了高亮处,其所隐藏的秘密还能否保住,就真的难说了。

  书店是老板的书店,但也凝聚着安律师的心血,也是他安不起能否东山再起衣锦还乡的关键!

  不过,情急是情急,但当安律师看见老板悠哉悠哉地闭上眼之后,安律师心里又像是忽然有了底了。

  想来,老板是有能力去解决这个局面的。

  毕竟,

  自家老板没其他特殊优点,就是挂多!

  而那边,

  婴儿抬头看着上方自己打开的黑色光圈里探出来的这只毛绒绒的手,

  目光严肃凝重,

  下一刻,

  他张开了自己的双臂,

  开始念诵咒语,

  一道道符咒被打了上去,企图去重新将这个裂缝给补回去!

  先前,他为了报仇,为了杀安律师,想要借用那位的力量,但谁晓得,那位居然在此时被真的惊醒了。

  有些人,他一辈子都会活得很累,很累,很累,很疲惫……

  他们有个统一的称谓:好人。

  又要报复,想着报仇,想着借助那些恐怖存在的力量,却又不愿意让他们出来为祸人间,活得瞻前顾后,活得战战兢兢。

  所以,这个世界上,真要人去选择的话,可能大部分人还是会选择安律师这种道路。

  “放肆,之前助你们逃脱阴司追捕,现在,就想着制约我等了么,你也配?”

  黑色光圈内传来了一声声怒吼。

  那只毛绒绒的手掌中心位置,有一只独眼在愤怒地闪烁着。

  “答应你们的事,我们会去做到,但不包括放任你们在阳间肆意搜罗血食!”

  “哈哈哈哈…………”

  “你已经背叛了阴司,再说这样子的话,你自己不觉得可笑么?”

  婴儿沉默不语,继续加固着封印。

  “你以为,那些叛逃出来的人,都和你一样么?

  交易已经变了,已经变了,真正执着的人,往往死得最惨。

  这个世界上,聪明人,太多了。

  这一次,你能封印得回去,等我的苏醒程度再提高之后,下一次,你还能把我封印得回去么?

  说不定,你的那些同伴们,这时候已经要把我的其他部分给放出来了,我不急,我不急,哈哈哈哈…………

  我迟早会出来的,我会出来的,会出来的!

  阴司,泰山,当年的仇,我会去算回来的!”

  “嗡!”

  周老板猛地睁开眼,

  “呼……终于找到感觉了!”

  “砰!”

  而对面,

  黑色的光圈终于缩小到了一道光晕,随即消散。

  婴儿长舒一口气,

  “呼……封印住了。”

  “…………”周泽。

  “…………”铁憨憨。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