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二十三章 狩猎开始

第八百二十三章 狩猎开始

  “老板,老板,别,别,别冲动,别冲动!”

  “老板,息怒,息怒,深呼吸,深呼吸!”

  “老板,哎!哎!哎!”

  安律师拽着周泽的手臂,

  却被周泽身上的强横力道带动着双腿在地上被拖行起来,他真的拖不住啊。

  “放开!”

  周泽低喝道。

  “老板,不能冲动啊!”

  安律师喊道。

  “我要杀了他!”

  他,

  抢走了我的外卖!

  周老板在边上,闭着眼,找了这么久的状态,好不容易状态找到了,东西没了!

  所以,

  世间的事儿就是这么的奇妙,立场的转变也总是这般的扑朔迷离。

  之前,安律师站在边上恨不得喊着自家老板赶紧把自己这个昔日的仇家给宰了,但老板却在犹豫想留人家一条命。

  现在,

  安律师苦劝自家老板深呼吸,老板却恨得牙痒痒想要把眼前这货给宰了痛快!

  婴儿看起来很是疲惫,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不断靠近的周泽,

  没做其他的动作,

  他的行为,他的选择,他的态度,似乎总是充斥着矛盾,他是一个活得很累的人。

  当周泽走近他时,他也只是稍微抬了一下眼皮,也不晓得是完全放弃抵抗了还是已经无力再抵抗了。

  安律师这会儿则是喊道:

  “老板,他能关上,肯定还能再打开啊,杀了他,就打不开了啊!”

  周泽闻言,停下了脚步,目光微沉,看着面前的婴儿。

  婴儿点点头,道:

  “原本我是不信的,但现在我信了。”

  周泽目露疑惑。

  安律师那边则是舔了舔嘴唇,显然,他是猜出了一些什么,看向婴儿的目光里,除了仍然保留的不爽以外,还多出了一抹同情。

  “之前老张头和我说过,让我来通城找一家书店,说有解决的办法,我还想着,一个捕头而已,就算再特殊,就算再有奇遇,面对这种存在,又能有什么办法?

  但现在我信了,看你这么迫不及待,看你这般恼羞成怒的样子,

  我信了。”

  老张头?

  红鼻子老头儿?

  老张他曾祖父?

  周泽眼中的墨色开始缓缓地消退,

  微微斜着头,看着面前的婴儿,

  “把话说清楚。”

  “已经很清楚了,我不想知道你打算用什么办法,但只要你有办法去解决那个存在,我可以帮你,帮你找到我的那些‘同伴’们。

  帮你,

  一个一个地解决掉他们。”

  “呵,你这立场转变得真是够诡异的。”

  婴儿伸手指了指旁边的安律师,问道:

  “安不起,你信么?”

  安律师砸吧砸吧了嘴,想摇头来着,但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小声对周泽解释道:

  “老板,应该是真的,这货吧,你把他理解成那种电视剧里那种被背叛被算计被拖后腿却依旧英勇牺牲的大苦逼就是了。”

  周泽抿了抿嘴唇,嘴角勾了勾,道:

  “你这玩的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职责所在而已,既然阻止不了,总得想办法去解决掉它。”

  说着,

  婴儿张开嘴,

  从他嘴里吐出了一张金色的卷轴,

  “噗通”一声,

  卷轴滚落在了地上。

  安律师上前,把这张卷轴捡了起来,用手指摩挲道:

  “这是阴司判官才能用的信笺,拿这个,哪怕是在阳间,也能快速地向阴司传递信息。”

  周泽扫了一眼卷轴,继续盯着这个婴儿;

  “你…………”

  “信…………他…………”

  “你闭嘴!”

  “信…………他…………”

  依照婴儿的话语,那就不只是一份外卖了,将会有好多好多份外卖!!!

  “我说,既然你是被裹挟起来的,或者说,你是卧底,但为什么不直接向阴司通报讯息,让阴司派人来解决?”

  “阴司派来和我联系的人,被你们的人杀了。”

  安律师一时无语。

  婴儿仰起头,继续道:

  “地狱那边,还会继续出事,阴司可能没有足够的精力抽出手来解决这里的事情,至少,很可能无法做到再不波及阳间无辜生灵的前提下解决这件事。

  阴司,已经不是以前的阴司了。”

  安律师闻言,笑道:“你才发现么?这艘船,早就要沉了。”

  婴儿目露鄙夷之色地盯着安律师,毫不客气地道:

  “还不是因为你这种人越来越多了?”

  “…………”安律师。

  “一边喊着起风了,船要沉了,却没有注意到,你自己本人其实也是凿船的帮手之一。”

  安律师眯了眯了眼。

  “我奉命看守极西封印之地,他们要反叛,我无力阻止,只能选择暂时加入他们,从而找寻解决这件事的方法。

  现在,

  我就站在这里,

  我不问你到底是谁,也不想追究你的秘密,

  既然你有能力解决这件事,我就可以帮你,只要人间生灵不会因此遭受荼毒,我可以帮你!

  至于你信不信,

  选择权在你手里。”

  “咳咳…………”

  周泽咳嗽了几声,

  一边拿出自己的手机一边问道:

  “什么时候动身?”

  婴儿当即回答道:“越快越好,他们堕落得,比我想象中要快许多。”

  “你可以先把你掌握的那部分,让我先解决掉。”

  “失去了那部分,我就没办法感应其他部分的存在了,我需要借助它去找寻其他人,这是我们之间联系的唯一方式。”

  “你…………还…………在…………犹…………豫…………什…………么…………”

  “你给我闭嘴,我说,你们上古时期是不是因为生产力低下,所以很难吃个饱饭?”

  周泽骂了一顿,然后有些心虚地等了一会儿,见铁憨憨没翻脸,周泽也长舒一口气,把手机丢向了安律师道:

  “把人都叫起来,让他带路,我们去取外卖。”

  说完,

  周泽转身,走到前面的马路牙子上蹲了下来,摸出了一根烟。

  婴儿依旧飘浮在花圃上方,安律师一边打电话一边用眼角余光注视着婴儿,问道:

  “你一开始就没打算杀我?那你是什么意思?只是想吓吓我?”

  “我是想杀你的,因为我原本没不信你们有能力解决这件事。”

  “啧,行吧,你伟大,你伟岸。”

  安律师摇摇头,忽然又想到了什么,问道:

  “那老张头人呢?他到底是走了还是被你们杀了?”

  “走了,没杀。”

  “他之前给我传过讯,但我回讯时,他却没回复,估计那会儿他是想跟我说关于你的事吧,但他自己本人又去哪儿了?”

  “他,往西去了。”

  “呵呵,我说,要是十殿阎罗里,有俩个跟你们一样的,现在阴司的局面,应该不至于到这种地步吧?”

  婴儿摇摇头,道:

  “安不起。”

  “说话就说话,干嘛要先喊一遍我名字?”

  “传闻,地藏王菩萨一直以来追求的是,想要在他空荡荡的供桌上,摆放上一尊可以让自己去跪拜的佛。”

  “呵呵,是啊,怎么滴了?我跟你说,以前我还觉得这是很逗比的传闻,但谁知道,这传闻居然是真的。”

  安律师这还是从自家老板那里确认来的,

  也是地藏王菩萨当初在赢勾大闹阴司时亲口说的话。

  婴儿意味深长地看着安律师,道:

  “这并不可笑,也不逗,因为和他一样子的人,真的很多很多,包括刚刚说这种话的你。”

  安律师愣了一下,

  呵呵道:

  “亏我刚还拦着老板不杀你,现在,我真有点后悔了。”

  ………………

  “老板他们怎么还没回来?”

  老张坐在书店吧台这边有些焦急,他还迫切地想知道自家曾祖父的消息。

  远处沙发位置上,月牙郑强刘楚宇仨鬼差坐在那里也是一边喝着茶一边在等着。

  小萝莉坐在茶几边继续帮不在家的小男孩抄着作业。

  周老板手下的五个鬼差,都回到书屋里,其目的,是为他们提供一个安全的场所,至少要躲过这一场关于鬼差证的猎杀。

  老道弄了个小火炉,上头放着一个小锅,里头煮着关东煮,一边吃着一边小酒抿着,小猴子坐在他旁边帮他剥花生,其乐融融。

  “都这个点了啊。”

  老张从吧台后走了出来,来回地转圈。

  老道又干了一小杯白酒,打了个酒嗝儿,道:

  “我说老张啊,你能不能别转了,贫道我这儿头晕了,没喝醉也被你给转醉了。”

  老张看向老道,开口道:“我们要不要出去找找?”

  老道马上抬起手,“别,别添乱,你们都是老板好不容易搜罗来的家当,这会儿,千万别乱跑,万一被人砍了怎么办?

  放心吧,

  这才几点到几点啊,

  估计老板他们也快回来了,否则难不成还要在外面待到把孩子生完了回来?”

  老道说着说着自己都笑了,

  然后目光很随意地扫过四周,

  忽然看见安律师的车开到了书店门口停了下来。

  “你看,这不回来了么。”

  老道站起身,准备去迎接。

  紧接着,

  老道看见老板他们依次下了车,

  看见走在中间的莺莺,手里居然还抱着一个婴儿。

  “嗝儿……”

  老道有些微醺的脑子当即有些转不回来了,

  下意识地道:

  “妈嘢,真生完孩子回来咧!”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