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二十四章 元宵

第八百二十四章 元宵

  周泽推开门进来时,恰好听到了老道的话语,这货喝了点儿酒,感慨时嗓门儿还贼大。

  “今儿个元宵。”

  周泽说道。

  “元宵快乐,老板!”

  老道马上挥手喊道。

  “嗯,我才想起来,怪不得今天外面放炮仗的这么多。”周泽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递给了莺莺挂起来,然后继续道:

  “这样吧,老道,你现在先去外面打扫一下那些炮仗纸屑灰烬,省得明天环卫工人上班时来不及打扫影响了市容。”

  “…………”老道。

  酒,马上醒了!

  很快,

  老道拿着扫帚和簸箕、肩膀上挂着小猴子就出去为维护市容做贡献去了,背影,那叫一个萧索。

  不是周泽狠心,实在是因为老道有时候实在是太喜欢去危险边缘疯狂试探了。

  不隔阵子就敲打几下,他得上房揭瓦了,人家都是年轻时朝阳老年是黄昏,但老道是反着来的,年纪越大玩儿得越跳脱。

  周老板目光环视四周,

  拍拍手,

  道:

  “聚一下,商量个事儿。”

  ………………

  一张大圆桌,围坐着一群人。

  除了去扫马路的一人一猴,从左到右依次是郑强、刘楚宇、月牙、老张、小萝莉、小男孩、白狐、安律师、许清朗、黑小妞、死侍、莺莺,

  周老板坐主位。

  许清朗从厨房里端出的汤圆,都是他亲手做的,光看这汤圆的卖相就跟他主人一样,精致!

  “都是什么口味的?”月牙问道。

  许清朗笑了笑,道:

  “馅儿有几种,但都是甜的,咸的,我一个都没做。”

  大家各自拿了一碗,坐在桌边,慢慢地吃着。

  “你要不要来点?”

  安律师把一个碗送到婴儿面前,同时还送上了一小瓶彼岸花口服液。

  “你们居然还在阳间种植彼岸花,你们这是…………”

  “算了,不吃拉倒,瞧把你闲的。”

  安律师没好气地把碗筷又拿回来自己吃了起来。

  莺莺坐在周泽身边,她先帮老板盛了一碗后,自己也盛了一碗汤坐下来,小口小口地慢慢喝着。

  许清朗见到这一幕时,明显诧异了一下,但也没问什么。

  等大家都吃了后,

  安律师从椅子上站起来,敲了敲桌子,先看向了周泽,见周泽对自己点头,当即开口道:

  “这次呢,把你们都喊来,一开始,没打算要你们去做什么,而是想要给你们提供一个庇护所。

  近期,有一伙原本守护地狱极西之地的官差,反叛了阴司,杀出了黄泉路,还阳了。

  为了躲避这阶段阴司的探查,他们肯定会先去选择猎杀阳间的鬼差掠夺鬼差证的。

  老板为大家的安全着想,才把你们都聚集到这里,避免你们被殃及到成为猎杀目标。”

  月牙、郑强等鬼差马上起身,对周泽鞠躬表示感谢。

  周泽伸手压了压,示意继续听安律师说。

  人都死了,就不计较这点点的虚礼了,活人在世时都嫌这个麻烦,死了后还得遭这个罪,得多难受啊。

  “但现在,事情出现了一些其他的变化。

  我们原本只是想在这次叛逃事件的余波中自扫门前雪的,只要我们自己安然无恙就好。这是我一开始对老板的建议。

  但老板刚刚把我喊过去教育了一顿,

  说现在地狱动荡,阴司飘摇,我辈既然身为阴司官差,当为阴司永固,为阴阳和谐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不能只顾着自己个人的利益安危,而置整个大局于不顾!

  没有阴司,哪有我们呐!

  老板的话语,还在我的耳边,老板的教诲,依旧在我心底回响!

  我也因此深刻认识到了自己之前的思想错误,同………”

  安律师马上吸气,把那个词儿咽了下去。

  圆桌上,

  月牙、郑强、刘楚宇、黑小妞、死侍他们都在认认真真地听着,仿佛这是在接受金玉良言的洗礼,在为他们点亮内心深处的明灯!

  如果他们此时手中有纸和笔,估计都会煞有其事地记录下来,回去继续反复温习。

  一个装作很认真地在拍马屁,下面一群人装得很认真地在听马屁,这场景,跟耍猴一样,很滑稽。

  而被耍的那个人,就坐在主位上。

  周泽打了个呵欠,直接道:

  “老安。”

  “老板?”安律师扭头看向了周泽,“老板,你还需要做什么补充么?”

  “我是觉得老道一个人扫马路好像有点力有不逮。”

  “咳…………言归正传!”

  安律师面色一变,继续道:

  “现在,事情出现了新的变化,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

  安律师指了指身边的婴儿,

  “他叫庚辰,以前也是巡检,但曾因罪被贬谪去了极西封印之地。这个人,人品好,是我亲自认证过的!

  而极西封印之地,是当初第一代泰山府君在整合阴司之前,镇压当时祸乱地狱巨擘魔神的地方。

  那里镇压的存在,随便提溜出一个来,都是可以呼风唤雨的恐怖存在。

  我不晓得这么多年过去了,有多少已经被岁月磨灭了,有多少已经只剩下半口气了。

  但这一次,

  事情的起因在于,

  原本看守封印之地的一队鬼差人马,他们和被镇压的一尊巨擘达成了协议。

  别问我那个巨擘是啥,我只知道那玩意儿体毛挺丰盛的。

  那个巨擘将自己的一部分本源分离了出来,但就是这样,他们一个人也不够去承受,只能把这部分本源再切割下来,一人封印一部分在体内。

  然后,冲杀出了黄泉路,还阳了。

  打个比方吧,这就相当于一伙K怖份子,一人携带了一个生化武器跑出来了。

  我们接下来要做的是,就是靠着我身边这位的指引,把那群家伙一个一个地找到,可以活捉,也可以直接杀死。

  至于那个生化武器,则是交给我们老板去解决。

  这一次的行动,只靠老板一个人不行,老板他会累,会疲惫,而这次的目标又多,除了一支人是聚集在一起的以外,其余还有好几个则是还阳后就分离开了,但大概的位置,还是在长三角地区。

  事情呢,大概就是这么个事儿,至于具体的作战方针,我们等确立好第一个目标后再具体地聊。”

  说完这些话,

  安律师一阵口干舌燥,

  拿起桌上的超霸杯咖啡“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

  其实,还是有不少细节没具体地去说,这里面涉及到赢勾的存在,这个秘密,哪怕书店里有不少人清楚,但还是有一些外围人员是不知道的。

  知道的人,都是自己人,不会乱说话,不知道的人,也就没必要让他们去知道了。

  最重要的是这个庚辰,

  安律师是信得过他人品,他也表现出了他的诚意,但就是因为他太恪尽职守了,安律师还真怕他知道了赢勾的存在后,本着为地狱安宁,直接去对阴司打小报告!

  “对付,巡检?”郑强眯了眯眼,继续道:“还是一群?”

  旁边几个鬼差都露出了相似的神色。

  要知道,平时如果有机会见到巡检时,这帮鬼差可都得跪下来磕头请安的。

  现在,

  要他们去对这帮巡检开刀,

  啧啧,

  这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

  安律师撇了撇嘴,他倒是不觉得这算什么,书屋现在的力量,不说老板本人坐镇了。

  两头大僵尸,对上任何一个刚从地狱上来肉身肯定没完全合适的巡检都能不落下风。

  更别说,莺莺体内还有旱魃的遗泽在,小僵尸脖子上现在还挂着那只加菲猫。

  外加老张体内的獬豸,还有五条尾巴的妖狐,融合了部分符文的死侍,老道的妖猴,

  呵,

  打团战都够了。

  一念至此,安律师自己心里都有点惊讶的感觉,不知不觉间,咱独立团居然这么多人了?

  “每个人有不同的分工,但我们得相信自己的实力,最重要的,我们要相信自己正在做着一件很伟大的事情,我们的身后,站着无数渴望继续平静生活的生灵。

  而且,说句心里话吧,不过是一个巡检而已,对吧。”

  安律师这是在自嘲了。

  “事不宜迟,阴司那边肯定也会派出力量去搜捕他们,我们在猎杀我们自己的目标时,还得和阴司的人赛跑。

  所以,大家动作快一点,我们今晚就出发,去追踪我们的第一个目标。”

  周泽开口确立了一个基调,加速了进程,没办法,他能够感受到铁憨憨面对外卖时的急切心情。

  最关键的是,给铁憨憨喂食,加速他的恢复,也是保证周老板自己可以继续悠哉悠哉咸鱼生活下去的最重要的一点!

  为了这个,周老板当真是有足够的理由去激发出自己的主观能动性了。

  安律师伸手,在婴儿的脑袋上戳了戳,道:

  “最近的且还是落单的,在哪个方位?”

  “你的废话真多,以前没觉得你安不起是一个喜欢说废话的人。”婴儿直接说道。

  “你现在说得不是废话?”

  “我之前是想说话来着,但你刚刚一直说个不停,没给我说话的机会。”

  “行行行,现在给你说话的机会,最近的且还是落单的,在哪个方位,你说啊!”

  婴儿歪了歪脑袋,

  然后伸出自己的手指,

  指向了前方。

  “西边儿?”安律师问道,“我艹,你能具体点么?”

  “可以。”

  “那快点说啊,废话什么啊,时间紧迫!”

  “隔壁。”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