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二十六章 书屋军团

第八百二十六章 书屋军团

  如果安律师之前的“汇报演讲”再拖长一点,

  如果周泽等人晚一点再从书店走出来,

  如果老道之前扫地的速度再快一点,

  可能,

  大家此时就不会相遇了,整件事,将会拐入一个异常诡异的进程之中去,而此时躺在病房病床上的勾薪,对这种感觉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

  眼下,老道刚刚把那个女人送到自己车里,自己这边正准备坐进驾驶位呢,就看见老板他们所有人都走了出来。

  “在车上。”

  安律师怀里的婴儿开口道。

  周泽举起手,所有人当即散开,将老道的车给包围住,大家的表情都有些严肃,有点像是拆弹专家里,负责外围警戒的警员。

  事实上,面对携带着那种东西的存在,再怎么严肃也不为过。

  哪怕那位存在已经被初代泰山府君封印了无数岁月,消磨了七七八八;

  哪怕这一次出来的只是他的一部分本源,哪怕这部分本源也被切割了好多份分别封印在了不少人体内;

  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差一点就能在神话传说中留下自己一笔的上古恐怖存在,绝对不容有任何的轻视和懈怠。

  老道挠挠头,对这个阵仗有些莫名其妙,这是全书屋一起出动来帮自己扫马路来了?

  “那个,老板?”

  老道看向周泽,表情疑惑。

  周泽这会儿有些犹豫,一方面他想试着让老道带车里坐着的那位去兜个风,看看会有什么样的效果,老道的命能否继续硬下去?

  另一方面,他又担心万一老道这次没能刚得过,反而因此出了意外,那自己之前的选择,就有些太不负责任了。

  最重要的一个原因,还是眼前车内那个人体内的东西,他周泽,志在必得,体内的铁憨憨还嗷嗷待哺呢。

  “上车,去一个空旷点的地方,大家都上车。”

  周泽坐进了老道的车里,

  老道懵懵懂懂地坐进了副驾驶位置,

  这样一来,前排两个位置就被坐满了。

  安律师习惯性地走到后面打开了车门,看了看坐在后排的那个目光空洞的女人。

  额……

  “老板,我坐后头的车。”

  说完,安律师重新关上了车门,往后走去。

  他可不敢和那个女人堂而皇之地一起坐在后面,天知道她啥时候就炸了!

  “老板,去哪里?我这是要送…………”

  老道说着说着,不说话了,目光开始通过后视镜观察着身后坐着的女人。

  这两年在书屋也经历了风风雨雨,老道也算是历练出来了,这会儿,他也终于想通了,老板他们这般严阵以待,为的,就是此时坐在后面的这个女人。

  深呼吸,

  深呼吸,

  老道不停地平复着自己的心绪,

  此时此刻,

  他真的很想和安律师一样,借口去下一辆车,但自己现在已经坐到驾驶位了,难道说让老板下车绕过来坐自己这儿开车?

  “去城郊的奥体。”

  周泽吩咐道。

  “好……老板。”

  老道发动了车子,

  一路开过去时,

  老道感觉到自己的双手有点湿热,方向盘上,也都是他手心里冒出来的汗渍。

  妈嘢,

  自己这是拉的病人还是拉的定时炸弹啊。

  通城城郊的新奥体,处于在建阶段,因为过年的原因,这里还没恢复开工,外围也比较空旷,没什么民宅也没有多少人气。

  车子开到了奥体前面修建了一半的广场上停了下来。

  周泽打开了车门,下了车,老道也赶忙推开车门,踉跄了一下几乎摔倒在了地上,然后手脚并用地马上跑远了距离,片刻不敢在这里多待。

  书屋其他人开的车也跟了过来,在远处停下,大家都下来了。

  安律师抱着婴儿走到了周泽身边,

  那个女人依旧很是木讷地坐在车里,没下来。

  “她这是出问题了?”安律师问道。

  “应该是出问题了,她和我们一起从黄泉路上杀出来时,被击伤过,灵魂本就虚弱有了缺陷裂缝,再加上不知道什么原因,导致她的封印也裂开了,二者相冲之下,她的意识就陷入了混沌状态。

  此时的这具身子,更像是行尸走肉多一些,那个存在,正在蚕食着她的灵魂,企图获得封印和这具身体的掌控权。”

  “那她为什么会找到我们?”安律师问道。

  “应该是感应到我的存在了吧,她现在浑浑噩噩的,有自己的意识在,也有那位的意识在,本能地去找自己的同类去靠近。

  之前我来通城时,她就在隔壁市里,她是那里的人,想回家看看,但应该是中途出了变故,最后懵懵懂懂地开始向我靠拢过来。”

  周泽对着书屋众人招了招手,

  道:

  “准备一下,我不出手,你们来。”

  一个自己送上门的猎物,这么好的一个练习对象到哪里才能找到第二个?

  所以,不好好地应对组织一下,还真对不起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周老板倒不是想要自己偷懒,而是因为无论是用半张脸留下来的战斗意识经验还是让赢勾出手,至多也就只能出手一到两次,然后自己的身体就会吃不消了。

  总不能接下来自己再在床上躺个半个月什么事儿都干不了吧?那些外卖怎么办?

  “都准备了,准备了!”

  安律师呼喊道,同时,他将自己穿在里面的衬衫脱了下来,将婴儿绑在了自己的后背上。

  这个模样,

  说好听点的有点像是常山赵子龙救阿斗,说不好听点,则有点像是“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身上还背着一个胖娃娃……”

  “嘿嘿,还真没想到,我也有当爹的那一天。”

  安律师和庚辰本就不对付的,这时候也忍不住调侃一下。

  “你的那个女人如果没死的话,倒真可能去满足你。”

  闻言,

  安律师的脸当即沉了下来,

  低喝道:

  “再提她,小心我和你翻脸。”

  “呵,你自己做得,我就说不得?咱那一批的巡检圈子,当初谁不晓得你安不起可是冲冠一怒为红颜,不惜为了一个已经死去连灵魂都寂灭的女人,主动地卷入到政变的漩涡里去。”

  “你给老子闭嘴。”

  “有时候,还真挺奇怪的,你吃喝嫖赌,也没落下,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情圣的样子。”

  “我可不会去折磨自己,哪像你,因为自己的自私,让自己的妻子和女儿的亡魂连重新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

  “安不起!”

  “彼此彼此,先撩者贱。”

  二人打着嘴炮互相伤害时,

  那边,

  书屋众人已经摆开好了架势,

  老张站在第一排,最靠近轿车的位置,位于东面。

  而在西面,第二梯队,是莺莺和小男孩,两头大僵尸坐镇。

  再远一点的位置,则是白狐和小猴子,白狐到现在依旧是兽身,没有再度化形成人,许是情关已经过了,是人是狐,在她心里已经无所谓了。

  小猴子手里拿着一包锅巴,在“嘎嘣嘎嘣”地吃着,它们两个属于随时支援策应的位置。

  外围,

  许清朗在布置着阵法,刘楚宇、月牙、郑强以及小萝莉四个,则是负责帮许清朗打下手,做阵法的维系。

  一些阵法运作时,有时候需要人进去主动调整,他们就承担着这个责任。

  毕竟,血厚的或者攻击力强的,都在前面负责扛和负责输出,他们这种的小鬼差就显得有些尴尬了,只能做一些跑腿的活计,至少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的无所事事,否则就太尴尬了一些。

  花狐貂的位置更远一些,

  趴在地上,打着呵欠眯着眼,它的速度决定了它可以无视掉短距离跨度,一旦有需要,它也能出手。

  但因为它那怕疼的秉性,只能当调味剂用用,谁也不敢放心把过重的位置交给它。

  死侍则是站得最远,黑小妞因为腿脚不便,所以没跟过来,但死侍来了也足以了,他的双脚此时已经长在了地面之下,水泥地下面,已经被藤蔓密布着。

  他负责接应和处理一些特殊的情况。

  “真松散。”

  婴儿评价道。

  但有一点哪怕是庚辰也不敢去否认,那就是这见书屋里的人或者兽类,整体的实力,是真的恐怖。

  这还是在没算上安不起认的那个老板的基础上,

  那个男人之前能够扛下自己的攻势,但庚辰肯定,那个男人肯定还藏有更为恐怖的底牌没有用过。

  “凑合着先用用吧,就当是练兵。”

  安律师撸起了袖子,在中间距离站定。

  “你在这里招…………不,他一个捕头,在这里招兵买马,是为了做什么?”

  “呵呵,怎么了,心动了,你也想来?”

  “你知道的,这不可能,我这辈子虽然犯过错,但我还是信奉规矩,信奉规则。

  我希望阴司能够一直运转下去,希望阴阳能够一直泾渭分明。”

  “规矩?”安律师笑了,捏了捏自己的拳头,继续道:

  “规矩是老婆,拳头是老公,白天在外面,老公是老公,老婆是老婆,晚上关了门在家里,就是老公搞老婆,天经地义的事儿。”

  庚辰闻言,嘲讽道:

  “正是因为缺少了对规矩的信奉,正是因为你这种人太多了,所以,阴司才一步步地变成这个样子。”

  “当规矩容易被拳头打破时,错的,就不是拳头太硬了,而是这规矩,本就有问题。

  阴司的出现,本就是最后一代泰山府君失踪之后由地藏王菩萨领着十殿阎罗构造出来的一个新的秩序产物。

  它不可能不出问题,事实上,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问题。”

  说着这些话时,安律师的目光忍不住地瞥了几下那边还在擦冷汗的老道。

  “这话说得就很牵强了,阴司有问题,那阴司之前的蛮荒时代呢,黑暗巨擘们厮杀混战的年代呢?

  或者,再往上,上古时那位幽冥之海主人的时代呢?”

  “妈的,不跟你扯了,管它好坏,老子没能坐在上头,没能站在金字塔上面的一层,就肯定是坏的。”

  “这才是你的本心。”

  安律师翻了个白眼,懒得再打嘴仗了,他看向了站在不远处的周泽,眼神示意。

  周泽点点头,

  往后退了一步,

  示意可以开始了。

  “来,各就各位了!”

  安律师喊道。

  许清朗那边举起手,示意自己阵法布置完毕,几个阵眼的位置,也都有小萝莉他们占据着,方便随时去调整。

  死侍也举起了手,示意下面的布局已经完成。

  安律师深吸一口气,喊道:

  “老张,你来打响第一枪!”

  有獬豸护身的老张,最适合做这种事儿了。

  老张没有犹豫,虽然面容严肃,却看不出任何的胆怯,他走到轿车旁,伸手打开了后车座的车门。

  “女士,请下车。”

  老张一本正经地说道。

  “呕!”

  而这时,

  女人忽然头一歪,

  把头探出了车门开始狂吐起来,

  她吐出来的不是什么污秽的东西,

  而是一堆一堆的肉块,仿佛要把自己体内的器官都吐出来似的。

  老张拳头握紧,

  本想一拳砸下去,

  但见她吐得这么难受,

  拳头慢慢地松开,

  变成了在女人背上轻轻地拍了拍,

  帮助她吐得更舒服一些。

  女人吐了很久,

  一直吐到了车下面都是血污之后,才停歇了下来。

  “呼…………”

  女人靠在了车门上,

  眼神里,似乎比之前多出了些许的神采,她看着老张,笑了笑。

  老张也笑了笑,然后重新握紧了拳头。

  女人继续在笑,笑容慢慢地扩大,嘴巴扩张出了一个正常人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恐怖弧度,

  紧接着,

  一只毛绒绒的脑袋从女人嘴巴里探出了一截,

  惊喜的叫声从女人嘴巴里传来:“哈哈哈哈,终于出来啦!”

  老张拳头直接砸了下去,

  “砰!”

  宛若铁匠师傅论起了巨锤砸在了钢板上,

  刚刚冒出一点的头被直接砸了回去,

  女人的嘴巴再度愈合,

  像是行李箱被拉上了拉链,严丝合缝。

  而后,

  女人的目光再度变成了空洞,

  她继续靠着车门坐在那里,

  目光呆滞……

  一同呆滞的,

  还有在旁边做好准备的书屋众人,

  大家都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看着老张,

  你干啥咧!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