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二十七章 豪彘

第八百二十七章 豪彘

  周泽简直被老张的神操作给震惊了,

  自己在这边正饿得前胸贴后背,

  一直翘首以盼着外卖的到来,

  结果外卖员好不容易找到了小区找到门口,敲门时,老张去开门,直接告诉人家退单了!

  这到底在干什么!

  老张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他也不晓得自己刚刚为什么会这么做,只能说,这是一种本能吧。

  那种放近了再打节约子弹的训诫,对于新兵来说,不存在的。

  刚看见那个东西要钻出来时,老张就下意识地一拳砸下去,根本就没想过其他,而且,他也没料到,那东西被自己一拳砸下去之后,居然就真的不出来了!

  安律师叹了口气,主动走到老张身边,示意老张靠后一点,他准备亲自来,不过还是特意回头瞥了老张一眼,叮嘱道:

  “注意保护我啊。”

  “嗯!”

  老张用力地点点头。

  安律师舔了舔嘴唇,

  白骨手幻化而出,

  不过,

  他没有用白骨手去做什么解剖手术,

  刚刚那个毛绒绒的东西看似是从这个女人嘴里钻出来的,但那个东西,其实并不是真的存在于女人的体内。

  确切地说,

  和自己背上的婴儿一样,他们的灵魂,更相当于一个连接着阳间和地狱的媒介,一个中转站。

  而若只是简单地把女人身体给解剖开,是没效果的,万一因此影响到女人的灵魂,使得其破灭了或者出了其他更严重的问题,等于是把那个存在出来的门给堵死了。

  如果是一般的“替天行道”或者“保护人间苍生”,堵死了也就堵死了吧,更是皆大欢喜,但问题是现在老板就像是要吃田螺,你得用牙签把田螺肉给从里面给挑出来,而不是拿筷子往里头使劲地戳戳戳!

  安律师双手交叉,

  一道道粉丝的烟雾开始在其指尖凝聚。

  被安律师绑在后背位置的庚辰笑道:

  “就剩下这点本事了么?”

  二人的关系,真的很差,哪怕暂时放下了矛盾,因为共同的目标一致对外时,也免不了这种言语上的讥讽。

  “你也别笑,阴司那边估计已经剥夺你们的出身文字了,等再过阵子,你就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在慢慢流逝的痛苦了,到时候,咱大哥不笑二哥,说不定,还不如我呢。”

  粉色的烟雾开始渗透进女人的鼻腔内,

  安律师闭上了眼。

  二人,

  在这个时候,达成了一种很诡异的联系,不是精神控制,也不是意识的渗透。

  女人的灵魂意识现在几乎就是一片沼泽,安律师可不想把自己也给陷进去。

  他要做的,其实是在那里跳个舞,聊个骚,顺带勾勾手指,翘起自己的大腿弯曲一下,

  喊一声:

  “官人我要。”

  其目的,无非是把刚刚被老张一拳头砸回去的那个存在,给再度勾引上来。

  效果还是很明显的,

  很快,

  女人的身体再度开始颤抖起来,

  女人的额头位置,也慢慢地鼓起,高耸额头面相的人总给人一种很不好相处的感觉,而此时女人的额头,已经向外鼓起两个拳头的大小了,宛若长了个大肉瘤。

  安律师及时抽身而出,睁开眼,身子下意识地向斜后方退了一步。

  老张则是向前半步,把安律师保护在了身后。

  等着,等着,

  只是,

  等了大概十分钟后,

  这肉瘤只是肉眼可见地在不停地鼓胀着,却没有发生其他的变化,也没有破裂更没有什么东西钻出来,就像是在逗你玩儿一样,拼命地做前戏,却一直不进入主题。

  “这怎么回事?”

  安律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按理说不应该啊,有自己的刺激和勾引,那个存在应该已经被重新激发了出来。

  “你身边的那位,他身上,是不是有封印之力?”

  庚辰忽然开口道。

  安律师闻言,当即明白了过来,獬豸是法兽,法兽最擅长的,不是它的强悍肉身,而是封禁的力量!

  显然,是因为老张之前那一拳上,自带着法兽的气息,一拳砸下去之后,等于不光是把周老板面前的田螺里的肉给堵了回去,同时还给它贴上了胶带。

  好在老板现在隔着远,不清楚现在这里的具体情况,否则老张回去后可能也得去跟老道搭伴为创建卫生文明城市去贡献出属于自己的力量了。

  “我来吧。”

  安律师背上的庚辰伸出自己的小肉手,

  手指不停地弯曲和伸展,

  一股股黑色的光晕在他指尖忽明忽灭,他解开了一部分自己的封印,释放出了自己身上封印的那位的气息。

  他们本就是同源,

  自然会互相吸引。

  效果很明显,

  女人额头上的肉瘤慢慢地被撕裂开,

  这是很骇然的场景,

  但好在在场的人和兽都是见惯风风雨雨的存在了,倒是不会被吓到。

  许清朗手中出现了一张符纸,一掀一折,符纸自燃,他向前方一丢,一道红色的阵法自地面上显现而出。

  小萝莉等鬼差分别手持阵法令旗站在各自的阵眼之中,严阵以待。

  “哈哈哈哈哈哈!!!!!”

  一道刺耳的笑声从女人脑袋里传来,

  “哈哈哈哈,我又出来了!”

  额,

  那个刺耳的声音忽然顿了一下,

  似乎是在思考自己为什么要说个“又”字。

  “抓出来!”

  安律师迅速后退,同时命令老张向前,他的肉身和寻常人无二,可不敢顶在前面。

  老张这一次没有让队友失望,双手猛地伸出去,直接抓住了女人额头上探出的那团毛绒绒的东西,而后迅猛发力。

  “呼!!!!!!!!”

  刺耳的呼啸声传来,

  隔着最远的周泽,只看见老张一阵挥舞手臂,一只成年人巨大的脑袋竟然被老张变了出来,像是在玩儿魔术一样。

  不过这个视觉冲击更强烈,不是那种镜头死角偷偷换酒壶的粗糙手法能比的。

  “轰!”

  这玩意儿出来了,似乎不是肉身,粘乎乎的,又不是灵魂,能摔能打,手感滑腻,加上黑色茂密的毛发,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咚咚咚!”

  头颅像是个健身球一样不停地翻滚着。

  刹那间,

  它的身子忽然一鼓,

  而后“BIU”的一声,

  像是漏气了一样,

  以极快的速度倒飞出去,

  这是要跑!

  在另一侧早就准备好的莺莺和小男孩一起启动,

  小男孩高高跃起,

  一拳砸了下去!

  “噗!”

  预想中的炸裂之音没有出现,小男孩本人反而被包裹了进去。

  “啊!”

  小男孩的惨叫声从球体内传来。

  安律师面色一变,很是紧张。

  远处小萝莉也是忽然攥紧了拳头。

  莺莺在此时跟进,那个球体居然再度张开,似乎是想要把莺莺一起包裹进去,莺莺目光一凝,一头乌黑的秀发瞬间变成白发,左眼之中有黄色的光泽在流转,在其身后,更有一尊女人的影子缓缓地出现,恐怖的威压倾泻而出!

  球体似乎愣了一下,

  但强大的惯性还是让它将莺莺包裹了进去,

  而后,

  “啪!”

  刺耳的爆裂声传来,

  球体直接炸开,

  化作了一滩滩烂泥,只是这些烂泥又在空中重新凝聚出了一个球体,落在了地上。

  原地,

  莺莺和小男孩一起落下,

  莺莺站着,除了衣服脏了一些,没其他变化。

  小男孩身上的衣服则是基本被融化,强悍的僵尸体魄表面也出现了一道道密集的黑斑,那恐怖的腐蚀力量,居然连僵尸也挡不住!

  咬了咬牙,

  小男孩重新站直了身子,

  伸手擦了擦自己掌心位置的黑斑,见没办法抹去也就不管了。

  只是转而对周围人喊道:

  “不要太靠近它,那东西,不光能腐蚀肉身,还能腐蚀灵魂。”

  就在刚才,如果不是僵尸本就没有灵魂,可能小男孩本人已经遭了毒手了。

  球体颤颤巍巍了几下,

  逐渐显露出了一双眼睛和一张嘴,

  眼睛中,满是血色,这嘴巴,倒是相对显得比较袖珍了一些,看起来极为滑稽。

  它的眼珠子在四周转了一圈,

  而后球体继续颤抖起来,

  一道道恐怖的威压开始从它身上散发而出。

  许清朗双手掐印,阵法变动,原本的红色阵法变成了绿色,空气中,也弥漫出了淡淡的芬芳。

  而球体身上,则开始有黑烟不停地散发出来,像是一块冰被丢到了夏日炎炎的窗台上,开始消融。

  死侍抬起自己的手掌,

  一株株绿色的藤蔓快速生长出来,

  一阵阵绿色的汁水开始洒落,

  落在球体身上时,宛若烈火烹油,球体在不停地被抵消和分解着,原本的黑色居然在慢慢消退,露出了白色的皮肤。

  一个许清朗一个死侍,依靠着环境的变化,强行去镇压球体的腐蚀属性,给其他人创造出近身的机会。

  这其实已经相当于“天时地利人和”都占了,而且是不讲理地强行占据。

  白狐的五条尾巴忽然张了起来,

  白色的光芒撒照下来,

  带着一种圣洁的净化之力,

  等于是又添了一笔!

  球体被压制得很是难受,

  一道愤怒的声音终于响起,

  “尔等蝼蚁,可晓得本尊是谁!”

  顷刻间,球体开始发生变化,两只巨大的耳朵长了出来,竟然化作了一道光幕,强行隔绝了一切外在影响。

  边上,安律师见到这一幕后,眯了眯眼,道:

  “怎么这么像一个猪头?哦!嘶……是豪彘(zhi)!”

  ………………

  周泽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他也认出了这位巨擘到底是谁了,这两年,周老板可没少恶补《山海经》这类的著作,理论知识还算是蛮丰富的。

  “豪彘啊,相传,它一出来,就会卷食无数生灵以饱腹,吃血肉,吞亡魂,不留余地,在上古时,也算是凶名赫赫了。”

  而这时,

  周泽体内则传来一道声音:

  “嗯…………常…………吃…………”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