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二十八章 饿了!

第八百二十八章 饿了!

  “嗯…………常…………吃…………”

  听了这句话,

  至少在周老板这儿,

  眼前这个上古凶兽,真的一点都不可怕了,哪怕它此时气焰滔滔,但真的没什么神秘感和威慑力了。

  彘,这个字,其实就是^(* ̄(oo) ̄)^。

  豪彘,又称为豪猪,但谁曾想到,它们这个族群,当初在铁憨憨那里,其实就等同于:

  梅林午餐肉,美好火腿肠……

  “不过,真的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周泽感慨着,

  当初铁憨憨予取予夺的盘中餐,

  到了现在,

  想要吃一口它,还得费这么多的功夫,还得这么麻烦复杂,甚至,还不敢直接亮出真身来。

  或许,

  对于铁憨憨来说,

  实力的跌落,远远没有那种心理落差来得更为折磨人吧。

  但转念一想,好像这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问题,这货钢铁直男的性格,不管遇到什么事儿挂在嘴边的依旧是:老子天下第一。

  啧啧,

  还真有点儿傻人有傻福的意思。

  “傻…………狗…………”

  “我说,咱能不能有点各自的私人空间?”

  “吃…………完…………我…………就…………睡…………了…………”

  “乖。”

  那一头,

  安律师看着面前开始变白的球体,忽然笑呵呵地对自己背上的婴儿道:

  “你们这群人每个人身上都封印着豪彘的一部分,这个女人身上封印的是脑袋,那么…………”

  结合到之前从黑色光圈里探出来的那只手,

  安律师继续道:

  “那么,你身上封印的是一只大猪蹄子?”

  婴儿不说话了。

  见状,

  安律师的笑容更加肆无忌惮,如果可以的话,他倒是想把背上的婴儿给笑到自闭。

  战圈中间,越来越热闹了。

  虽说豪彘在标榜着自己的身份,但很显然,书屋众人并没有任何的兴趣给它搭台子配合它把这个逼给装下去。

  豪彘,很有名么?

  翻个《山海经》,还得仔细找找才能在密密麻麻的缝隙里瞅见你。

  退一步说,难不成比赢勾,比泰山府君,更有名?

  这就像是一个示范村的村民,来慰问的国家级领导人见得多了,下次再来个市长县长什么的过来,就觉得索然无味了。

  居然生出一种,阿猫阿狗来了的错觉。

  老张主动上前,老实说,他的搏击技术和经验都算很不错的了,但和这种圆滚滚的猪头打架,这还是人生第一次。

  一开始,还真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只是单纯地一脚踹下去。

  一道黑色的罡风拦住了老张的脚面,

  同时,

  豪彘的眼珠子横扫了过来,

  “放肆!”

  然而,

  老张脚底下忽然释放出一道白光,

  白光直接穿透了黑色罡风。

  “砰!”

  豪彘被老张一脚踹滚了出去。

  莺莺这边双手握拳,当豪彘滚到她面前时,一拳砸下去。

  “轰!”

  莺莺的攻击一向都是这般简单暴力,再继承了旱魃遗泽之后,也就越发自信满满了。

  豪彘的半截被砸入了地下,但接下来,当莺莺正准备继续发力把她给锤爆时,却意外地发现这球体开始不断地鼓起泄气,像是一个弹簧一样,打下去就凹,收回拳头就又凸回去复原。

  “单纯的物理攻击效果不大。”安律师沉吟着,同时挥手道:“老张,上!”

  紧接着,

  安律师又看向外围站着的许清朗和死侍,打了个手势。

  “带人捕捉上古凶兽,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背上的婴儿忽然问道。

  “也就这一哆嗦,然后就索然无味。”

  这其实就是练兵,老板在对面站着,就是最大的保障,在这个时候,你要说真的有多少压力,那肯定不至于。

  老张很想停下来思索一下“老张,上!”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站在边上看着莺莺不停地像是在打年糕一样轰击着豪彘,却还是没想出来自己应该怎么去上。

  这安律师都不把话说明白点,

  不过老张也清楚,在抓捕的关键时刻,由不得自己去犹豫,犹豫就意味着掉链子,虽然没搞懂要怎么上,但老张也光棍,直接纵身一跃,双手双脚趴在了豪彘那浑圆的脑袋上。

  豪彘愣了一下,

  它这边还在和这个身上散发着令它心悸气息的女僵尸拉锯着呢,冷不丁地居然有个人跟个二百五一样直接扑到了自己。

  老张的眼睛和豪彘的大眼睛对视了一下,

  老张有点腼腆,

  豪彘则是有些发懵,

  莺莺马上收手,这时候当然不能再打下去了,否则豪彘没打死,老张可能直接被自己揍成肉酱。

  豪彘作势要挣扎,恐怖的罡气席卷而来,要把老张撕碎。

  老张也清楚自己现在已经光棍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所以索性光棍到底了,死死地抓着下方毛绒绒的球体,就是不撒手。

  当黑色的罡风冲击过来时,老张身上释放出了白色的光芒,二者互相抵消。

  豪彘的两只眼睛里则是露出了震惊之色,

  这又是一道让其惊骇无比的气息!

  这一刻,

  豪彘都有种自己是不是出来晚了的原因,

  其他与自己一个时代的更强大的那帮人早就在阳间移民扎根了?

  但你们为什么要针对我啊?

  豪彘心里的委屈,无法去诉说;

  因为当老张趴在它身上之后,这圆滚滚的硕大球体,像是一下子陷入了萎靡之中。

  獬豸的封印,

  起效果了。

  这一幕,

  让安律师背上的庚辰都有些嘴角抽搐,

  他真的很想飙脏话,

  这也可以?

  这也算是封印?

  这居然还有效了?

  安律师咳嗽了一声,其实,老张的表现,让他也吃了一惊,但无所谓了,不管是白猫黑猫能抓得住老鼠的才是好猫。

  招式丑不丑是其次的,关键得看疗效。

  莺莺和小男孩迅速上前,

  两个人分别伸出自己的手抓住了豪彘的一侧,这次没有去锤击它,而是相当于抓着它的毛发把它强行固定在了这里。

  死侍双手撑开,

  看似平淡无奇,

  但他脚下的地面之中,

  忽然窜出了无数根细小的藤蔓,顷刻间就将豪彘给包裹住,宛若一条条锁链,将其禁锢!

  “天地无极,玄心正法,雷法!”

  许清朗双手掐印,腰间有一张紫色的符纸飘飞了出来,在其面前开始燃烧,阵法之中,出现了一条条雷蛇窜动。

  这不是正儿八经地引雷,因为许清朗清楚,如果真的把雷引下来,在这里,在众人之中,这雷到底砸哪个谁都说不准。

  反正在天道眼里,

  这里所在的人,不是妖就是鬼,要么就是僵尸,都是要被清理打击的对象。

  由阵法自己酝酿出来的雷电之力自然不可能和大自然的雷电之威相媲美,但在几个鬼差坐镇阵眼调度的前提下,许清朗有了更为充裕的环境去对阵法进行调教。

  刹那间,

  十几道雷电凝聚成了刀锋一样的存在,

  瞬间劈砍了下来,

  直接没入到了豪彘的身上。

  豪彘的身体不停地在颤抖着,显得极为痛苦。

  而这时,

  白狐也出手了,

  数道白光劈砍下去,也是没入到了豪彘的体内。

  “嗡!”

  “嗡!”

  “嗡!”

  豪彘的球体脑袋先鼓了一下,

  而后里面传来了阵阵轰鸣,

  像是以前马路口爆米花最后开闸放气时的感觉。

  等一切结束之后,

  豪彘的脑袋萎靡了下来,

  原本几乎和实质没什么区别的大脑袋,现在开始变得透明起来。

  安律师长舒一口气,

  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大厨,在厨王争霸赛上挑战及高难度的名菜,

  好不容易,

  终于完成了,

  下面,

  就是端给评委去品尝了。

  好在评委不挑食也不挑剔,评委只要吃饱就好。

  …………

  远处,

  周泽点了根烟,

  吸了一口,

  又缓缓地吐出一口烟圈,

  道:

  “完事儿了?”

  感觉,挺简单的,这个豪彘似乎真是笨得跟头猪一样,被书屋众人一顿群殴就交代了?

  而这时,

  周泽体内传来了一声不屑:

  “还…………早…………”

  “轰!”

  猛然间,

  原本几乎半透明的豪彘忽然再度凝聚,比之前强横数倍的威压清晰而出,下方的水泥砖在此时也都被强行搜刮了过来,凝聚出了一个硕大版的水泥身子的大野猪。

  野猪的脑袋是豪彘的,其余部分,全都是暗色的水泥。

  强横的气流一阵肆虐,

  使得老张和莺莺等人不得不在此时后退,

  安律师深吸一口气,咬了咬牙,这菜,还真没那么容易做出来。

  “吼!”

  野猪矗立在原地,

  宛若王者一般睥睨着四周,

  他身子一颤,

  一根根尖刺从其身上长了出来,这些刺密布全身,有点像是刺猬。

  “呼…………”

  周泽舔了舔嘴唇,抖了抖烟灰,

  道:

  “看起来很扎手啊,话说,这东西原本的味道究竟怎么样啊?”

  “还…………不…………错…………”

  “可惜了,没机会真的去吃了。”

  眼前这个是水泥做的,味道不用想了。

  “就…………是…………拔…………刺…………很…………麻…………烦…………”

  闻言,

  周泽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道:

  “理解。”

  把烟头丢在了地上,鞋底在上头踩了踩,

  周泽对着那边有些不满地催促道:

  “太磨蹭了,麻利点。”

  想了想,

  周泽又加了一句:

  “饿了!”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