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三十章 进餐!

第八百三十章 进餐!

  “虽然在你背上挂着,但我能脑补出你现在的表情,估计真的和食屎啦没什么区别。”

  安律师闻言,

  长叹一口气,

  很是忧郁地问道:

  “你说,这狐狸,他娘的也是犬科么?”

  老张被莺莺搀扶了起来,只是他现在还在抽搐着,似乎短时间内,很难恢复了。

  死侍走了过来,摊开手放在了老张的面前,一株紫色的藤蔓从死侍掌心长出,在末端分叉出很多个细小的枝叶,分别进入了老张的口鼻之中。

  空气中,

  很快弥漫出一股淡淡的清香,有点像是薄荷的香味。

  很快,

  老张的抽搐减缓了,

  缓缓地睁开了眼,眼里,满是迷茫和疲惫。

  死侍将枝条收了回来,微微一笑。

  “嘿嘿,真有效果。”安律师见状乐了,“以后我也不用羡慕冯四儿那条老狗有翠花了。”

  死侍又走到了小男孩面前,小男孩身上黑斑点点,死侍伸手抚摸着小男孩的身体,一缕缕蓝色的汁液滴淌了出来。

  “嘶…………”

  小男孩发出了一声低吟。

  这滋味,太舒服了。

  “连僵尸都能治疗?”安律师愣了一下。

  “这汁水是修罗花的,本就是煞气凝聚而成,正好补僵尸的本源。”

  “这花名字我是听说过,但一直没见到过。”

  “拜你所赐,极西封印之地漫山遍野都是。”

  话语中,怨念很深。

  这边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治疗的在治疗,休息的在休息,而另一边,周老板则是盘膝坐了下来,在他面前,那道绿色的光晕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只是很快,

  一张猪脸出现在了光晕之中,

  带着一抹怨毒之色,

  狞声道:

  “你晓不晓得得罪我的代价?”

  周泽无所谓地摇摇头,不是不知道的,而是不屑知道。

  就像是你每次吃红烧肉前会特意去问那只猪的想法么?

  周泽张开了嘴,

  伸手,

  指甲尖端拘着光晕,

  往自己嘴里送。

  “哈哈哈哈,你想吞了我?你疯了吧!”

  周泽不为所动,继续往自己嘴里塞。

  口感像是棉花糖,

  看似很大,

  但挤挤,

  也就塞进去了。

  没有什么其他的味道,反倒是吃下去后口齿清爽,跟用了漱口水差不多。

  “行,你吞了我,那我就夺舍你!”

  这是豪彘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周泽吮了一下自己的食指,

  “啵儿”

  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好啊,

  等着你夺舍。

  站起身,

  周泽伸了个懒腰,

  莺莺这时走了过来,问道:

  “老板,你没事吧?”

  “有事。”

  “嗯?”

  “蹲得腿有点麻了。”

  看戏也很累的啊。

  但结果是好的,书屋,都是自己跟个葛朗台一样,从外面一个人一个人一头妖一头妖,搜罗回来的家当。

  现在这一批力量已经成长聚集到可以派上用场了。

  自己,很欣慰啊,

  可以继续咸鱼了,

  一条,

  教父咸鱼,

  或者叫,

  咸鱼教父。

  “莺莺,你没事吧…………啊!”

  周泽叫了一声,

  身子猛地前倾,倒在了莺莺的怀中。

  “老板?老板?老板你没事吧?”

  莺莺只觉得自己老板的身子开始越来越冷,冷得连她这头僵尸都有些受不了了。

  但莺莺还是咬牙把周泽扛了起来,喊道:

  “我去给老板找个安静的地方!”

  安律师马上喊道:

  “别收拾了,护法!”

  庚辰这时有些疑惑道:“真的直接吞下去了?”

  “你个土包子,没见过的事儿多了。”

  “呵呵。”

  “别冷笑。”

  “你信不信,如果哪天我看你不爽,就来这里和你争宠。”

  “哈哈哈哈,笑话,我会怕?你这个死臭脾气,有我会舔么?”

  “…………”庚辰。

  犹豫了一下,庚辰继续道:“给我重新布置个身子,我比你能打。”

  “那是你出身文字被剥夺的效果还没完全显现出来。”

  “光是傀儡术,我就能格杀你了。”

  “行啊,那你能打得过咱们这儿刚发羊癫疯的张姓朋友么?”

  不是我吹,

  我们书屋,

  随便拉出一个羊癫疯病人,都能锤爆你!

  “…………”庚辰。

  “踏踏实实做你的阴司忠臣去吧,表现好,咱还能结个善缘,表现不好,呵呵,你知道下场的。”

  “你以为我会接受你的威胁?”

  “那你以为这件事结束后我会让你活着回阴司么?”

  事儿,

  说开了,

  大家都没遮遮掩掩。

  庚辰不说话了,没骂安律师过河拆桥什么什么的,显得很平静。

  安律师则是冷笑道:

  “所以我喜欢和你做朋友,明知道要被过河拆桥,还会帮我们去一个一个地找那个豪彘去抓,为了人间太平苍生安全,你愿意牺牲你自己。

  这种好朋友,真的是越多越好。”

  庚辰继续沉默。

  莺莺把周泽带进了奥体中心球场,把老板安置在了台阶上,因为这座奥体还没修建完成,所以没有安置塑料椅子。

  但好就好在这里视野开阔,不用担心被偷袭。

  许清朗马上开始重新布置阵法,

  死侍闭上眼,藤蔓再度扩散,

  老张靠着墙壁躺着,手里夹着一根烟,面色苍白。

  大家都很累了,但大家清楚,之前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现在老板的进餐而努力的!

  眼下,

  才是真正的关键!

  莺莺站在边上,有些焦急地看着自家老板,老板身边的水泥地面上,已经凝结出了冰霜,这块区域的温度,也比其他地方低十几度。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安律师安慰道,“不就是吃头猪么。”

  说完,

  安律师又对周围人吩咐了几下,随即就带着自己背上的庚辰离开了球场,回到之前外面的广场位置。

  有些东西,可以让庚辰去猜测,但不能让他直接知道真相。

  他太讲原则了,太喜欢玩儿奉献了,

  所以一些事情,安律师不敢让他真的知道。

  …………

  “咕嘟…………咕嘟…………咕嘟…………”

  周泽从海水下面浮了出来,

  他睁开眼,

  看见自己面前有一块悬浮的陆地,

  很小很小的陆地,

  可能也就一个球场的大小,

  这是一块完全由白骨堆积而成的陆地,

  层层叠叠的白骨上方,

  有一座通体晶莹的王座。

  周泽爬上了白骨,

  抬头往上看了看,

  觉得再往上爬太累了,干脆就在原地坐了下来,懒得动弹了。

  刚坐下来没多久,

  大海之中,

  忽然翻起了滔天巨浪,

  像是有人在下方卷起了罡风,在搅动这一方风云!

  怒海滔滔,这气势,着实可怕。

  只是无论下方的幽冥之海怎么翻滚怎么折腾,

  这座完全由白骨所凝聚而成的陆地,依旧岿然不动!

  周泽饶有兴致地一只手抚摸着身边的一个光滑头骨,另一只手去摸自己的口袋,摸了个空,有些不满地喊道:

  “变包烟出来要死啊!”

  “吼!!!!!!!!!!”

  海面之下,

  传来了恐怖的咆哮声,

  紧接着,

  一只硕大无朋的猪头缓缓地从海面之下浮起!

  这,

  才是豪彘的真正的形象!

  一颗猪头,

  和一座山一般大!

  不怪乎在那个地狱动荡的岁月里,它能在地狱横行一时。

  周泽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这个体积,可能也就比地藏王菩萨的谛听小这么一号吧,但谛听那个得多大啊,躺下去,就直接化成了山峦。

  眼前这个,还只是一个头罢了,再加上它的身子,应该也是很可观的。

  “是你自己把我吞进来的,那我,就让你的这具身子沦为本座胯下新的肉身吧!”

  猪头发出的声音似乎和苍穹之上的雷霆达成了呼应,

  言出法随的感觉,

  当真是恐怖得很!

  周泽以前在灾难片里看见的哥斯拉或者其他什么海怪什么的,跟眼前的这头猪比起来,可爱得像是穿着洛丽塔的娇羞少女。

  只是,

  豪彘的“危言耸听”,

  没收到什么效果。

  周泽只是招了招手,

  示意自己知道了,

  然后周泽抬起头,

  对着层层叠叠的白骨上方喊道:

  “铁憨憨,出来接活了,有人说要夺舍你。”

  硕大的猪头表情忽然一滞,

  铁憨憨是谁?

  自己记忆里,有什么强横恐怖的存在叫铁憨憨的?

  然后,

  那恐怖的赤红色的猪眸开始扫视四周的环境,

  竟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为什么这个人的灵魂深处,是这个模样?

  这个地方,为什么这么熟悉,为什么,为什么?

  这时,

  一个赤膊着上身容貌上和现在周泽一模一样的男子一步一步地从白骨台阶上缓缓地走了下来。

  他的头发是黑色的,随风飘荡,胸前,满是古朴的符文在旋转流淌。

  他的出现,

  似乎牵扯出了一段岁月,

  属于蛮荒,

  属于上古!

  “哒!”

  “哒!”

  “哒!”

  脚步声,

  宛若一记记恐怖的重锤,

  狠狠地砸在了猪头的灵魂深处,

  这硕大的猪头,在此时居然不敢抬起脸去看向上方,只能被动地一点一点地把自己的头给埋下去!

  它想反抗,

  但不知不觉间,

  它自己都莫名惊恐地发现,

  自己竟然没有勇气去反抗!

  周泽斜靠在地上,

  在他的视线之中,

  出现了一个男子的背影,

  男子继续往前走,

  走到了白骨陆地的边缘,

  他一个人,

  面对着这山岳一般大小的猪头,

  但在气势上,

  却是小小的背影,将对方完全秒杀!

  米粒之珠安敢与皓月争辉!

  当他开口时,

  豪彘只觉得自己灵魂身穿传来了阵阵炸响,

  他的灵魂在此时竟然出现了完全消解的趋势!

  该死,

  这,

  到底是谁的灵魂!

  “听…………说…………你…………要…………夺…………舍…………我…………”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