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三十二章 强吃!

第八百三十二章 强吃!

  周泽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球场上,因为奥体还在修建,这时候球场上自然是没有草皮这种东西的。

  一圈塑胶跑道中间包裹着一大块椭圆形的土坑,

  后背位置,还真的有些硌得慌。

  “老板,醒了?”

  莺莺一直蹲在周泽身边。

  周泽坐起了身子,却忽然意识到,这地面之所以这么硬,其实是被冰冻着的了,尤其是在自己身边这一圈位置,居然还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在莺莺的搀扶下,站起身,对许清朗他们招招手,示意大家可以收队了。

  当然了,收队,不是意味着现在就回去,一回生二回熟,既然在灵魂深处已经和赢勾达成了协议,那么就趁着这个机会,顺带把猪蹄子也一起炖了吧。

  这样,也省的去夜长梦多了。

  周老板的性格就是这样,能抓到自己手中的利益才算是自己的利益,他不是很喜欢放长线钓大鱼,也没有太强的遥控欲望。

  所以,

  上辈子周老板从不炒股,也不去买什么理财产品。

  走到奥体外面的广场上,周泽看见坐在那边还在吵架打嘴炮的安律师二人。

  “老板,结束了?”

  安律师站起身主动上前。

  周泽点点头,然后伸手指了指安律师的后背,道:

  “那个,也收了吧。”

  “嗯?”

  安律师愣了一下,

  不对啊,

  这和之前大家商量好的计划不同啊,

  虽说安律师也看庚辰很不爽,但也清楚,接下来能否去找到其余的豪彘本源,还得靠庚辰这个指路明灯。

  所以他体内的这份本源,暂时还不能动。

  不过,既然老板调整了方针,做属下的,也就没什么置喙的余地了,这一点,安律师很清楚,也很明白。

  或许,是吞吃时遇到了什么其他的事情,导致老板更改计划了吧。

  当下,

  安律师直接伸手把自己背上背着的婴儿给摘了下来。

  庚辰的眼睛眯了起来,从安律师掌心位置飘浮而起,他盯着周泽,质问道:

  “其他的本源呢?”

  很明显,他要开始反抗了。

  因为之前他之所以愿意当这个“雷达”,甚至不惜做出了最后牺牲自己的打算,是想着把这次从地狱偷渡出来的那些豪彘本源都给清理掉。

  哪怕这些本源最后被这帮人收去,也好比就这样流落到外面。

  这个道理,就和核武器是所有国家人手一个安全还是只掌握在五大流氓手里更安全一样。

  然而,

  现在,

  周泽的这个举措明显表明,他不想再继续捕猎清理下去了,他想提前卸磨杀驴。

  事实上,庚辰猜对了。

  豪彘已经坦白了,说他的本源被人替换掉了两个,天知道那俩个到底是什么鬼,而且,豪彘在那个情况下,说谎的可能也不是很大。

  对方都已经被铁憨憨直接吓得表演铁锅炖自己了,

  还有必要去说谎?

  就像是玩儿扫雷游戏,周老板不想去赌了,至于流落在外头的那些本源会不会酿出大祸。

  只要别在通城爆炸,其余的地方,你爱炸炸去。

  “没得商量了?”庚辰问道。

  “你和安不起的事情,我可以不去参与,我甚至可以不杀你,我只要你身上的那份豪彘本源,把它给我,你就自由了。”

  “要是我拒绝呢?”

  没了这份本源,他庚辰哪怕想自己一个人去找寻其他人,或者说是给阴司上来的人报点都做不到了。

  “你理解错了一个意思。”

  周泽摇摇头,继续道:

  “我是在通知你,而不是在询问你的意见。”

  说完,

  周泽伸手抓向了面前的婴儿。

  快刀斩乱麻,

  给铁憨憨再炖个猪蹄,给他再补补,然后这件事就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了,接下来,休息个几天,就可以去找许清朗他师傅去了,给他师傅送个钟表当拜师礼,了结了这场师徒缘分。

  婴儿的身形忽然窜了出去,

  与此同时,

  一道道密密麻麻的黑线出现在了周泽掌心位置,

  “嘶…………”

  周泽掌心一麻,一时间,竟然真的让婴儿从自己面前逃了出去。

  很显然,对方不愿意合作了。

  其实,

  周泽挺理解他的,

  但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很少有真正的对与错是与非,绝大部分人衡量对错都是根据自己屁股坐的位置来决定的,周老板也是个俗人,也不能免俗。

  安律师张了张嘴,他想叫住庚辰,不要逃了,就乖乖听话吧,老板这次很决绝,而且,这一次和之前抓猪头时不同,老板要亲自出手了。

  只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怎么说呢?

  说不出口啊,

  这说得感觉就跟抗战片里去劝降八路军的伪军翻译官一样,皇军托我给你带句话……

  然后被拒绝,同时自己脸上再被打一个“羞耻”马赛克,

  有劲儿么?

  这里发生的变故,让旁边的莺莺许清朗等人有些措手不及,因为周泽之前只说了走,没说其他,大家还没料到又要继续出手。

  许清朗开始重新布置阵法,死侍准备在地下重新播种下藤蔓,就连小萝莉他们也都各自拿起了阵法旗帜。

  只是,

  刚开始忙活,摊子刚刚铺开,大家就不由地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动作。

  因为,

  老板已经冲出去了。

  一条咸鱼,能坐在老板的位置上岿然不动。

  抛开所谓的人格魅力这种舔狗理由之外,

  有一个最根本也是绝对无法回避的原因,

  是因为真的没人能打得过他。

  而眼下,既然老板已经出手了,大家也就不用忙活了。

  婴儿见周泽冲了过来,稚嫩的双手开始掐印,须臾之间,一道气墙凝聚而出。

  只是,

  这道气墙在周老板的指甲面前,不太够看,瞬间就被切碎了。

  之前的一番交战,庚辰损失了自己还阳以来制作的好几具傀儡,导致眼下他就算是想用自己的力量去做些事情,都有些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

  他深吸一口气,似乎是在做着犹豫,但见周泽不断逼近,终于还是再度举起了手指。

  一道黑色的光圈浮现而出,

  这是又要召唤豪彘了。

  周泽停了下来,盯着面前的婴儿。

  “放我离开!”

  否则,鱼死网破!

  在庚辰看来,之前豪彘的猪头就是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它依旧倒在了书屋众人的围殴之下,他不认为自己这边的这份本源真的能够击败对方,哪怕趁着对方现在有人受伤,但至多也是个惨胜。

  但他还是觉得,

  自己靠着豪彘的力量离开还是可以的,

  对方阵法既然没布置起来,就困不住自己!

  他之所以还在犹豫,也是不想让自己封印的这部分已经有苏醒征兆的本源彻底失去束缚,到时候,想要消弭灾难的他,将成为亲自开启灾难的人。

  周泽则是毫不犹豫地摇摇头,

  道:

  “抱歉。”

  你可以走,但你身上的那份本源,必须留下!

  所以,

  到这个时候时,

  周泽还是清楚地意识到,似乎还是安律师这种人更显得可爱一些,眼前这个婴儿,可敬,但真的有点嚼不烂的那种讨厌。

  “我会尽力控制它的,不让它完全脱离我的束缚,然后,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不能拦截下我。”

  婴儿头顶的黑色光圈开始越来越大,

  属于豪彘的气息再度降临!

  周泽也是闭上了眼,

  来吧,

  大家一起玩儿召唤,

  大家都是召唤师。

  “能在瞬间切断这份本源和外界的联系么?”

  周泽在心里问道。

  “可…………以…………”

  “那之前你怎么说不能暴露身份?”周泽问道。

  记得一开始让铁憨憨出手时,铁憨憨说可能会因此暴露身份。

  “之…………前…………不…………行…………”

  周泽明白了,

  吞了一只猪头之后,可能也让铁憨憨涨奶了。

  之前不能完成的事儿,现在有信心可以完成了。

  既然如此,

  周泽也就放心了,

  直接道:

  “那下面交给你了,你也老大不小了,也得学会自己拿外卖了。”

  铁憨憨没回话,

  但周泽却感知到一股熟悉的力量正在慢慢浮现出来,

  连带着自己的意识也正在被挤压,

  周泽没反抗,直接选择退避,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了赢勾。

  下一刻,

  周泽的眼睛睁开,

  赤红色的光泽闪烁,

  磅礴的威压迸发而出!

  安律师十指交叉,有些激动,自言自语道:“每次大大老板现身时,都是那么的令人激动啊,感觉生活一下子就有了奔头。”

  小男孩则是身体开始颤栗,喃喃道:“祖。”

  最震惊的还是庚辰,

  当这一股恐怖的气息出现时,

  庚辰有种自己的世界观崩塌的感觉,

  到底是怎样一种恐怖的存在,

  居然拥有着这么恐怖的威压!

  可惜,半年前周泽和铁憨憨一起横扫地狱时,他早就被发配到了极西封印之地了,没赶得上那一出好戏。

  周泽动了,

  很直接,

  很干脆,

  没有之前书屋众人布下阵法时的有来有回拉锯战,

  而是直接近身到了庚辰面前,

  同时,

  周泽指尖一直戴着的那枚来自三乡村的青铜戒指忽然散发出光泽,将四周环境完全笼罩了下去!

  隔绝,

  隐藏住自己的气息,

  就像是蒙面了一样,

  接下来,

  就是肆无忌惮了。

  也确实是在肆无忌惮,

  先前,庚辰只是开了一个小小的光圈,

  而周泽却一只手直接抓住了光圈边缘,

  狠狠地向外一扯!

  “嘶啦!”

  光圈直接裂开,

  而后,

  一只巨大的毛绒绒的大猪蹄子就从里面钻了出来,猪蹄中央,有一张独眼还有一张很小很小的嘴,看起来分外滑稽和怪异。

  庚辰心里一凉,

  完了,

  它出来了,

  一场浩劫,

  要来了……

  然而,

  接下来的一幕,

  让庚辰直接石化了,

  在他眼里,

  浩劫灾难的化身,

  那一只毛绒绒的手,

  被眼前这个书店老板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抓住,

  而后,

  完全是一秒钟都不想耽搁地一口咬了上去。

  “噗哧!”

  灵魂撕裂,血肉飞溅,场面,无比的血腥和暴力。

  “啊啊啊啊啊,是您!!!!!!”

  一声惊恐的咆哮从大猪蹄子身上发出,

  显然,

  这一份本源和之前的那个猪头一样,也迅速认出了周泽的真正身份!

  “噗哧!”

  第二口下去,

  毫不犹豫!

  远处,见到这一幕的安律师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对身边的许清朗道:

  “要不,晚上吃猪蹄吧,忽然想吃了。”

  许清朗点点头,道:“好。”

  就在庚辰被眼前这一幕完全弄傻了的情况下,

  猪蹄子那里又发出了一声厉啸,

  却不是愤怒,

  也不是狂暴,

  居然,

  还带着一抹谄媚和讨好:

  “您慢点吃,别噎着,别噎着……”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