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三十三章 风波起

第八百三十三章 风波起

  “这家伙可真不要脸。”

  听到里头传来的那种谄媚的声音,

  知道的,都懂得这货是在被吃,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货正在迎合那啥,还主动地喊叫助兴!

  安律师摇摇头,继续感慨着:

  “不要脸啊。”

  “我倒是觉得这豪彘没被完全吃完的话,以后倒是可以给你做坐骑。”

  许清朗建议道。

  安律师眯了眯眼,摇摇头,不屑道:

  “老许啊。”

  “嗯?”

  “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是长得好看,所以没这种紧迫感。”

  许清朗耸了耸肩,道:

  “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那是因为啥?”

  “自从我拆迁分到了二十几套房之后,紧迫感这种东西,就很久没感觉到了。”

  “呵。”

  安律师懒得再继续辩论什么,转而有些担忧地看向那边的庚辰。

  以前坑对方的是自己,但那时候屁股坐在那个位置上,想往上爬,就得不择手段,就像是冯四儿当初也曾坑了自己一把一样。

  大家都能理解,也都能适应这个游戏规则。

  但一旦跳出这个规则,屁股挪了位置后,看事情看人的角度也就自然而然地发生了变化。

  正如同冯四儿后来也曾几次给了安律师面子,抬了几手一样。

  这时候,你让安律师再看着庚辰在这场风波里真的消亡掉,还真有点可惜。

  自己黑是黑,但并不影响老安去对那些很白的人有好感。

  只是眼前的局面,从老板出手,大大老板现身之后,就已经不是他们这些做手下的可以去参合的了,这点逼数,安律师还是有的。

  庚辰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召唤出来的豪彘分身被一点一点地吞掉,

  这感觉,

  像是一个饿狠了的人抓住了一只硕大的酱肘子,直接开始了啃食。

  他忽然有点怀疑这个场景,到底是不是一场梦,如果不是梦,又怎么会出现这种离奇的事儿?

  梦很快就结束了,

  因为那只大猪蹄子,

  被啃光了。

  周泽掌心一翻,

  由青铜戒指刚刚制造出来的结界消散,

  他的眼角余光扫了一眼眼前的庚辰,

  只是没说什么,也没做什么,

  铁憨憨的性格就是这样,对于他看不上眼的人和事儿,都懒得去处理和在乎。

  一大盆猪头肉加一只大肘子,

  吃饱喝足,

  该睡觉去了。

  闭上眼,

  再重新睁开,

  周泽重新恢复了对这具身子的控制权,

  许是这次不是在战斗,而是在进补,所以当身体被交还给自己后,并没有出现以往的那种虚弱到极点的情况。

  甚至还有点神清气爽的舒适感,有点嗨嗨的。

  铁憨憨懒得处理的事儿,周泽得处理,他看着眼前的庚辰,道:

  “我可以不杀你,但不可能放你就这么离开。”

  如果是之前,让他离开倒是无所谓,书屋的真正秘密并没有暴露,通城书屋,可能也就是一个运气很好的捕头捡了几个还不错的僵尸,在外人看来,有点实力,但也没什么直观的感受,阴司的那些大老爷们估计也懒得搭理这里的事儿。

  但现在不同了,即使庚辰没认出铁憨憨的身份,但这种生吞豪彘本源的事儿一旦宣扬出去,保不齐就会因此出什么漏子。

  周泽清楚,自己现在的日子之所以能这么悠闲,在通城这一亩三分地搞自己的小朝廷,无非也就是仗着天高皇帝远罢了。

  自己特殊鬼差证的遮蔽外加阴司对阳间基层鬼差的管理开始日趋薄弱,导致这两年,周泽还真没怎么遇到过来自阴司的真正审视。

  他想把这种美好日子持续下去,就得学会防微杜渐。

  “我和安不起不同,我不可能当你的走狗,你可以选择现在杀了我,真的,死人,最会保守秘密。”

  场景很熟悉,宛若抗战片里被俘的一方宁死不屈。

  “老安。”

  周泽打了个响指。

  “老板。”

  安律师走了过来。

  “他交给你了,有把握么?”

  “还是杀了吧,老板。”

  安律师很直接地拆台,不是不显给领导面子,而是他清楚眼前这个就算真的到了书屋,也是身在朝廷心在汉。

  周泽犹豫了一下,还是道:

  “这样吧,你先留在书屋,在这段时间内,如果发现了其他豪彘本源的线索,我们可以帮你去帮它剪除掉。

  我也就和你透露一些实话吧,这次的水,很深,深到我都懒得继续浑水摸鱼下去了。”

  “但事情,总得有人去做。”

  庚辰依旧坚持道,显然,他依旧不愿意配合,甚至,连遮掩一下下个台阶都不愿意。

  “嗯嗯。”

  周泽点点头,

  而后轻声道:

  “咖啡!”

  “嗡!”

  五根黑色的锁链忽然从地面迸发出来,将庚辰给锁住。

  庚辰没有反抗,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种局面。

  “老许,给他上封印,扛回家再说。”

  “好。”

  许清朗走了过来,准备施加封印。

  安律师耸了耸肩,道:“老板,不是我出于其他的小心思,我知道,你可能是看重了他的人品,同时也看中了他的傀儡造诣,但这家伙留在身边,真的是一个定时炸弹。”

  “先留着吧,倒不是你之前说的那些原因。”

  豪彘说了,他有两个本源被人调换了,同样是发生在地狱极西封印之地的事儿,保不准留着庚辰以后还能从他那里获得一些有用的消息,至少,比事情来临时完全两眼一抹黑要好很多。

  只是,这次练兵的行动,似乎刚刚开始就结束了,总觉得有些意犹未尽。

  周老板蹲下来,

  伸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

  这么多人好不容易聚集起来一次,

  要不要再搞点其他的事情做做?

  哦,

  对了。

  周泽回过头看向正在封印庚辰的许清朗,问道:

  “老许啊,你师父的位置确定了么?”

  许清朗一边拿着朱砂画着符一边摇摇头,道:“没有确定。”

  “那可得抓紧时间了。”

  “他在移动,没法确定具体位置。”

  “…………”周泽。

  ………………

  地狱的色调,一直是阴沉的。

  其实,待久了,也就习惯了。

  正如大漠里居住的人和在山区里居住的人一样,住久了,也就觉得没啥子特殊的。

  “人”包括他之后的“鬼”,

  在适应环境的能力上,那是相当的强。

  以前,地狱还有一轮血月挂在上头,虽然没那种风花雪月的感觉,但至少让地狱里的无数存在们,没事儿时,

  抬头,

  望天,

  至少还能让自己眼睛有一个东西可以聚焦一下。

  现在,那轮血月变得袖珍起来后,在一些鬼气浓郁上方有黑云遮挡的位置,已经看不见血月了。

  老张头骑着马,

  继续狂奔着,

  他胯下的马完全由白骨构建而成,马的前额位置贴着一张符纸,这算是在地狱里比较常见的官差坐骑了。

  四周,是白茫茫的一片,在地狱里,那种周边不是完全黑色的景儿真的很少见,这里算是一个。

  这里算是地狱的边缘位置了,事实上地狱很辽阔,很大,但大部分的面积都被迷雾瘴气所覆盖着,很少有人涉足进去。

  所以,这片白茫茫的区域,算是狭意范围上的“极西”。

  这地上的白色,不是雪,而是一种特殊的鬼气结晶。

  初代泰山府君横空出世,终结了自幽冥之海主人陨落之后地狱动荡的局面,而这块地方,就是初代府君封印当时作乱的地狱巨擘的地方。

  哪怕是十大阎罗包括地藏王菩萨,可能也不晓得在那个遥远的岁月里,初代府君究竟在这里封印了多少恐怖的存在。

  而久而久之,这块区域所形成的巨大气场,导致这里常常会出现一些恐怖的异象,深藏着许多危险。

  也因此,这里在地狱中也是“人迹罕至”的区域。

  哪怕是奉命驻守在这里的官差们,也视被分配到这里当差当作是一种贬谪和发配。

  事实也的确如此,当初的庚辰就是在被安律师坑了之后,发配到这个地方的。

  在这里,哪怕是阴司官差的折损率,也是极高,因为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出现一些意外,阴司那边也只是默认着这种消耗,没有费功夫大张旗鼓地来这里进行什么调查整治。

  时间隔了这么久了,虽说大部分当年被封印的巨擘肯定被硬生生地消磨干净了,但肯定还有一些剩余坚挺了下来,且能够在这种极端条件下,依旧梗着脖子不咽气的存在,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外加初代府君之后每一代府君都会每隔一百年就来到这里加固修补阵法,而这种维护工作,自最后一代泰山府君失踪之后,就一直中断了。

  所以,这里的阵法效应到底还剩下几分,谁都说不清楚了。

  老张头停下了马,

  看着前面高耸的山峦,

  咬了咬牙,

  怒骂道:

  “一帮酒囊饭袋,那批人叛逃了,这么久了,新的驻防人马还没安排过来么?”

  老张头对阴司的这种迟缓运作真是有种哭笑不得了,

  仿佛自己又回到了生前的大清,

  那会儿,

  也是这样子的,

  然后在他死后不久,

  他的大清就亡了……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