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三十四章 泰山之墓!

第八百三十四章 泰山之墓!

  可能,在外面的孤魂野鬼眼里,阴司依旧是高不可攀的恐怖存在,它高高在上,它的触角分布在整个地狱同时还延伸到了阳间,

  它的意志,等同于地狱的意志。

  然而,

  外面的人往往看得很不真切,就像是前些年阳间兴起的在高速路两旁修建遮挡板阻挡道路两侧落魄房屋遮丑的原理一样,

  只有内部的人,才能真的感知的到,自己脚下的这地基,到底还踏不踏实。

  巡检,尤其是在阴司坐班的巡检,算是中层干部了。

  周泽接触的几个里,安律师整天喊着“起风了,起风了”,冯四儿毫不遮掩地去帮地狱的大人物办私事儿,他们其实已经做出了选择,和他们一样做出选择的人有很多,在这艘船快要沉没之前,大家都在寻找着属于自己的救生圈。

  老张头策马继续向前,

  从山坳之中进去,

  里头,巨石堆叠,黑暗的缝隙里,让人有一种被窥觑着的感觉,很不舒服。

  老张头下马,坐了下来,伸手捂住自己的腹部,那块区域还有一道淡淡的紫色光芒,是他之前受的伤。

  他参加了对叛逃者的阻击,但失败了,如果不是庚辰放他一马,他现在可能已经一命呜呼了。

  是他告诉了庚辰通城的书屋可以解决这次的麻烦,至少能够让那个麻烦被掌握在可以掌控它的人手中。

  只是,后来老张头尝试过从地狱向阳间书屋的坐标发出讯息,却都没得到回应,因为太不凑巧了,当时安律师等人还在蓉城没回来。

  眼下,

  其余的事儿他帮不上,

  之所以策马扬鞭地到这里来,

  也是想看看这里的局势到底糜烂到了什么地步。

  老张头生前有这股子劲儿,死后成了鬼,也本性不改,大家都往后退的时候,他选择面朝前去死。

  以阴司现在的状况,若是这里再出现什么问题,那些老不死的再跑出来,黄泉路那边估计还是又守不住。

  地藏王菩萨在重修的佛堂里闭门不出,那处山脉位置只能偶尔听到类似谛听打呼噜雷鸣声响。

  十殿阎罗,平等王陆陨落,第九殿依旧缺空,前阵子据说有位陆姓判官想要接印重整第九殿,但事情还没办成,自己本人就和自己的亲信在镇压第九殿下辖的无间小地狱时葬身其中。

  而其余的九位阎罗,也不再管事儿,高层的淡漠,中层的惶惶,导致这台原本巍峨的机器,终于出现了大问题。

  老张头休息了片刻,又往里走了一段距离,在一处断壁下,他停下了脚步。

  他愣住了,

  对眼前所看见的一切,

  完全不敢置信。

  是的,他错了,他之前以为阴司荒唐到这种地步,这里都出事儿了结果还依旧没派人过来。

  其实,

  是派人过来的,

  因为在这处墙壁上,

  挂满了尸体。

  最中间的,是一位身穿着红色官服的男子,他被钉在了岩壁上,灵魂早就枯竭了,但依旧被保留着形态。

  有点像是真正会吃虾的人,能把虾肉都吃下去时,依旧保留着虾壳的完整。

  老张头认识这个人,是第二殿楚江王座下的一名判官,为人性格暴躁,驭下极为残忍,却很受楚江王的赏识。

  阴司的体系其实很简单,原本的十殿阎罗相当于十大诸侯王,各自开府建衙,有着属于自己的地盘和管辖职责,同时麾下也有着自己的官僚兵马体系。

  但也有一个中枢系统,负责总揽运转,这个系统人数最多,职责最大,却也是最没权威的一个。

  老张头就属于这个系统里的,当初的安律师和冯四儿也是属于这个系统内的,有一部分人是想往十殿阎罗那边去钻却没空位了,当然,也有不少人乐得清闲。

  一个判官的尸体,被钉在了岩壁上。

  在其身边,还有二十多名身穿着官袍的巡检以及上百捕头鬼差的遗体,像是做成标本一样,钉在这里,整整齐齐。

  这一支人马,应该是叛逃者出事儿后,阴司派出来的,老张头估摸着自己养伤耽搁的那点时间,算了算,这帮人来这里应该就比这里快一点点,结果已经全军覆没。

  老张头倒是没有去害怕什么,反正自他以下,老张家都有着光荣的传统,他也不介意再光荣一次了,只是很好奇,这次作乱的豪彘部分本源已经被叛逃者带出去了,那么,在这里继续杀戮阴司官差的,又是哪位?

  这极西封印之地,越来越不像是一个监狱了,倒像是一个娱乐广场,谁都可以进进出出甚至跳一段广场舞。

  没往回走,老张头继续往里,在里头很近的一个浅滩位置,又摆放着上百具尸体,这其中也有一位老张头认识的判官。

  这位判官姓陈,性格刚烈,曾不止一次地在公开场合批判十殿阎罗的尸位素餐,批判地藏王菩萨败坏阴司根基,喊着什么上梁不正下梁歪。

  然后他被踢皮球似的,踢到了这里,算是出事儿前这极西之地阴司看守的头目。

  叛逃者是出现了,但他肯定没有叛逃,所以,他死了。

  一群不愿意叛逃的人,也被一起杀了。

  老张头叹了口气,拿起随身携带的酒壶,往地上洒了洒,地狱的酒,有迷醉灵魂的效果,他倒不是为了祭奠谁,也没想着作秀,毕竟,可能这酒还没干涸呢,自己待会儿也得交代这里,就当提前给自己设下祭酒了。

  “呜呜呜………………”

  一声声呼嚎传来,

  你很难分辨出这到底是山风还是真的有哪个恐怖的存在耐不住寂寞了在嚎叫。

  唯一可以看见的是,

  头顶上,

  有一层淡淡的血雾,

  在弥漫,在扩散,

  宛若一只凶兽,张开了属于它的血盆大口,将这茫茫一片,缓缓地吞入自己的口中。

  老张头环视四周,很是警惕,但并没有什么事情真的发生了,除了头顶的天空像是变了颜色。

  四周,又开始显得安静了下来。

  继续往前,

  老张头看见了一个巨大的山洞,

  洞口光滑无比。

  这是这一处的封印被毁,有恐怖的存在钻出来的痕迹!

  然而,

  等走近了之后,老张头却发现在洞口外面的沟壑位置,之前以为是一片碎石,现在才发现,居然是一条巨蟒的半截身躯。

  因为皮肉早就被消磨掉了,只剩下了和岩石差不多色彩的骨骼,所以一开始真的很难分辨出来。

  骨骼上还残留着符文痕迹,这应该也是一条曾经横行过地狱的存在,只是此时,却陨落在了这里。

  那么,

  这个洞穴,应该也是它破开封印时打出来的了?

  它既然破开了封印,又怎么会死在了这里?

  老张头有些搞不懂了,明显不像是被外面的看守和赶来的那批官差所杀的,不是老张头瞧不起他们,而是…………

  一个判官,带着一群官差,看护一下局面,稳定一下局势或许可以,但想要让他们单独带队斩杀上古凶兽,这根本就不可能。

  况且,

  那帮人都死了,

  总不能说是他们在这里同归于尽了吧?

  那是这条大蛇把他们钉在了岩壁上,忽然又觉得出来后人生失去了目标,自尽了?

  老张头从蛇身上翻了过去,来到洞口位置,他忽然发现,在洞口位置,居然出现了几只巨大的脚印,刚刚站在远处看时,脚印和石块混合在一起,难以区分,走近之后,这沉降的部分以及碎裂的石块部分,倒是能很清楚地分辨出是脚印的痕迹。

  很显然,

  蛇是没脚印的。

  老张头只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到底破印出来了多少头凶兽,

  而且富余到了可以在这里玩儿起了自相残杀的戏码?

  老张头往里走去,他是彻底放开了,也玩儿开了,哪儿危险就往哪里去,当一个人连命都不顾惜的时候,当真是无所畏惧得很。

  往里走了一段,

  这洞穴挺深,

  越往里走越感觉到了一股湿润的气息,

  一股又一股带着热浪的气流不停地席卷出来。

  老张头稳定住自己的身形,顺着岩壁位置继续向里。

  很快,

  他看见了一座棺材,躺在洞穴最深处的中央位置!

  这是一座紫色的棺材,光华内敛,只是看一眼,就给人一种想要去臣服的冲动。

  老张头不得不避开棺材所在的区域,他真的担心自己就真的对着这口棺材一跪不起了。

  然而,

  当他强行把视线投向深处的另一侧时,

  看见了一头体型巨大通体黑色的猿猴,正蹲伏在那里,闭着眼,像是在沉睡,之前自己进来时感知到的温热气息,是这只猿猴的鼻息!

  那么,在洞穴门口斩杀那条巨蟒且留下脚印的,也就是这只猿猴了?

  在猿猴的身下,还有一座紫色的石碑,上面镌刻着一行苍劲古朴的大字:

  “泰山安息之地”

  老张头瞪大了眼睛,

  嘴巴张得大大的,

  阴司曾挖掘出好几代泰山府君的陵寝,甚至将他们的棺椁当作了召唤亡魂归来的战争兵器,但有两位泰山府君,并没有留下陵寝。

  一个是最后一代泰山府君,他失踪了。

  一个是初代泰山府君,谁都不知道,他究竟葬在了哪里。

  原来,

  昔日结束了地狱动荡时代的初代泰山府君,

  在将那些作乱的巨擘封印在这里之后,

  也将这里,

  当作了自己的陵寝!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