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三十五章 无耻

第八百三十五章 无耻

  老道回来后就躺在沙发上,眯着眼,倒不是被先前开车载炸弹给吓到了。

  老道就差改名叫“陆坚强”了,这点风风雨雨还算啥?

  而是好巧不巧的是,在书屋众人抓捕猪头时,一块石头飞溅起来,正好砸中了他的额头。

  好在石头不大,也没出血,但青紫了一块,若是石头大一些,可能现在书屋已经在帮老道准备白事儿了。

  终日在河边走,总算是湿了一下鞋底。

  小猴子拿着一个剥了壳的鸡蛋在老道额头上滚动着,小心翼翼。

  这一人一猴的爷孙俩,还真是和谐得紧。

  安律师拿起自己的超霸杯,“咕嘟咕嘟”地喝了好几口,见老道那个难受样子,扬了扬杯子,道:

  “老道,整点儿?”

  老道马上摆手拒绝,

  “年纪大了,喝不起这么金贵的东西了。”

  年纪大了,经不住胆结石肾结石了……

  安律师不疑有他,继续喝着自己的咖啡。

  刚刚洗好澡的周泽从楼上走下来,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袍睡衣,安律师的目光偷偷瞥了一下牌子,啧啧。

  穷,

  算啥?

  有一个这么舍得给你花钱的女僵尸,你还怕穷?

  周泽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他在思考许清朗之前说的那件事,老许感应到他师傅的气息了,只是这次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不是对方找上门来,时间也不可能这么快,而是通过那黑色的珠子,老许反向定位了他师傅那边。

  可能,他师傅现在还不是他师傅,具体现在是个什么东西,还不清楚。反正那老头神秘得很,铁憨憨似乎知晓一些那老头的情况,獬豸也清楚一些东西,但那是因为他们站得位置高,周老板反正现在还一头雾水。

  后背靠在了沙发上,正好看着前面的猴子和老道,周泽忽然有感而发地问道:

  “每个泰山府君身边都有一只猴子么?”

  周泽记得曾好几次出现在自己梦里或者幻觉里的那个身穿白袍的中年男子,以及那只明显不带半点戾气温顺无比的搬山猿猴。

  此时,

  看见眼前的老道和小猴子,还真有点唏嘘。

  那只搬山猿猴在自己杀了小猴子的前世后主动找到了自己,请自己吃了一蹲“良心烹饪”;

  可是害自己被折磨了许久才打开了心结,但在那些画面中,那猴子在府君面前可乖巧拘谨得很,哪里有半点妖猴在世的霸道?

  安律师笑了笑,道:

  “算是吧,从初代开始,到最后一代府君,每一代府君身边,都有一只妖猴,可能品种不同,但都是恐怖至极的妖兽。

  据说,最后一代也就是失踪的那位泰山府君身边陪伴的是一只搬山猿猴,而初代泰山府君身边的,则是一只紫金神猴。

  只是,那一只紫金神猴当初在陪伴着初代府君镇压地狱动荡时代时,曾受过重伤,虽然最后没死,挺过来了,但其身上的毛发都被污浊之气玷污成了黑色。”

  说到这里,

  安律师忽然醒悟了过来,

  难不成老板,也发现老道的不正常了?

  随即,安律师又释然了,也是,自己都看出来了,老板能看出来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周泽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深聊下去,而是拿起一份报纸,盖在了自己脸上。

  就着午后的阳光,

  他打算休息一会儿,

  今儿还没晒太阳,

  不够入味。

  见状,

  安律师也不再打扰了,起身,走上楼回自己的房间。

  隔壁菜园子里,

  许清朗站在一朵霸王花面前,花中可没有藏着什么仙子,而是一个身上被贴满了符纸的婴儿。

  “真的不考虑一下?除了放你走之外的其余要求我都可以满足你。”

  许清朗对着婴儿说道。

  自从他师傅第一次归来出现差点把老许闷死在浴桶里之后,许清朗在某些方面就发生了一些变化。

  他开始去主动地找寻力量,

  比如阵法比如符纸,比如当初他通过海神的白手套将海神的部分封印在了自己体内。

  前段时间,小猴子一直被许清朗哄着一起玩,其目的还是想要小猴子手中阴阳冊里的黑猫给放出来,和自己交流阵法上的一些东西,确实大有精益。

  老许依旧长得那么好看,

  却不再是当初开着一家小面馆每天做一些外卖订单然后就无所事事的颓废小中产了。

  而眼下,

  他则是又盯上了庚辰的能力,

  那种操控傀儡技能,很让许清朗眼馋。

  许清朗的师傅虽说现在还不晓得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肯定不是一个普通的角色,其他的不说,眼光还是有的。

  当初他能看上许清朗的天赋,收其为徒,甚至不惜为了自己的徒弟好,将徒弟全家给杀了。

  做法很极端很偏激,但也能从侧面烘托出,老许在玄修一道上真的有着让人惊艳的潜力。

  曾经人生若只是初见,小萝莉第一次来串门,走到面馆隔壁,张开嘴,吐出了舌头,

  很有逼格和腔调地喊着:

  “阴司有序,黄泉可渡…………”

  那时的许清朗只能跪在地上满心不甘地看着自己的父母亡魂被小萝莉给强行收走送入地狱。

  而如今,

  许清朗在团战时可以主导阵法,而小萝莉他们这众鬼差,只能沦落到挥舞着小旗给他打下手的角色。

  不过认真起来一年多的功夫,格局气象就陡然一变了。

  只是,面对许清朗的请求,庚辰却只是沉默,沉默,沉默,再沉默。

  此时的他,像是一个不屈的战士,哪怕被俘虏了,依旧选择不合作的态度。

  许清朗有些无奈,

  他总不能真的叼根烟,拿个电烙铁对着眼前这人身上直接烫去,

  一边烫一边狰狞地问:

  “你说不说!”

  “你说不说!”

  退一万步说,眼前这家伙也就俩巴掌大的婴儿,你电烙铁往哪儿烫啊?

  直接给人肉身给烫坏球了那就好玩了。

  身后,

  死侍又被黑小妞栽种进了泥土里,

  用黑小妞的话来说,

  这叫重新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

  顺带再啃老一把从大地母亲的退休工资里再坑出一笔来当作自己的零花钱以弥补这次出去嗨的亏空。

  黑小妞见许清朗这边受挫,直接回头道:

  “我这儿有迷魂花的叶子,可以试试看,但对灵魂伤害很大。”

  许清朗摆摆手,拒绝了黑小妞的好意,他又不是要拷问对方主力在哪个山头,而是要问傀儡术法的秘密。

  把人脑子整傻了,到时候怎么教自己?

  教错了怎么办?

  许清朗无奈了,

  他是见猎心喜,

  以前是懒得学,只对做菜尤其是做面条有兴趣,现在倒是对这些玄学一类的东西,凡是自己能学的,他都有兴趣。

  然而,眼前的这位,是真的没办法了。

  “其实,可以和老板去说。”

  黑小妞提议道。

  “没用的。”

  许清朗回答道。

  眼前这个婴儿,连死都不怕,还怕周泽的威胁么?

  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是硬骨头的,如果都跟花狐貂一样,那该多好。

  黑小妞砸吧砸吧了嘴,从自己兜里取出了一枚黑色的种子,走到婴儿的面前。

  她只会种地,但并不是意味着只会种地的人除了淳朴其他都不剩了。

  “这是鬼须弥的种子,喜好吸食人的精气而生长,长出的须弥果也是滋神养元的好东西。”

  婴儿盯着黑小妞,目光平静,对这种威胁,他真的没什么感觉,大不了把自己吸干了呗。

  许清朗站在旁边看着,他不知道黑小妞要做什么,但似乎不像是要拿这个去威胁庚辰的意思。

  “嗑!”

  须弥种子被黑小妞在齿间一嗑,而后吃了果肉,又吐了出来。

  像是在吃葵花籽儿一样。

  “这是炒熟的,零嘴。”

  黑小妞把手放兜里,又抓出了一大把乌黑透亮的须弥种子,放在了庚辰面前,晃了晃。

  庚辰依旧不为所动。

  黑小妞笑了笑,

  道:

  “不就是一个傀儡术么,你教不教他?”

  庚辰继续沉默。

  “行,你沉默,可以,请保持你的沉默,我这手里的瓜子儿……

  哦不,是须弥种子,你每沉默十分钟,我就随手往外头丢一颗,到时候让它们去自己吸食附近普通人的精气去生长。

  至于那些普通人是因此身体变得虚弱还是因此生病了,就都是因你而起!

  是你的沉默,让越来越多的无辜人受到了牵连,不是你的错,真不是你的错,

  是我太贱了。”

  说着说着,黑小妞又一本正经道:

  “我以我的命格发誓,之前所说一切为真,若有半点虚言或者没能践行,必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立下毒誓,

  加重威胁态度!

  婴儿的脸当即涨红了一片,

  少顷,

  他不再沉默,

  咬牙切齿道:

  “无耻!”

  黑小妞不为所动,道:“还剩下两分钟丢第一颗种子。”

  庚辰的目光看向了许清朗,

  许清朗有些纠结,

  但也没出声阻止黑小妞。

  最终,

  庚辰闭上眼,

  点了点头……

  黑小妞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讨好似的对许清朗道:

  “晚上,加道菜呗?就上次的鲤鱼焙面,我好想吃。”

  许清朗点点头,

  “好,今晚还有蹄花儿汤。”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