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三十六章 解封!

第八百三十六章 解封!

  周泽睡着了,

  一直睡到了晚上八点,

  睁开眼,把脸上盖着的报纸拿下来时,看见莺莺正坐在自己旁边,手里拿着那本似乎永远都看不完的《女仆的自我修养》。

  怪不得自己能睡着,

  本来只是想闭目养神一会儿的,

  谁知道莺莺贴心地靠了过来。

  “老板,你醒啦?”莺莺放下了书。

  周泽点点头,起身离开了沙发,去卫生间冲了个澡,重新洗漱了一下。

  恢复元气了的老道这会儿恰好走进书店,他刚刚去给隔壁药店躺着的勾薪送了点水果。

  可把那小伙子感动坏了,眼泪汪汪地求自己不要这么客气。

  “咦,老板呢?”

  “去洗澡了。”

  老道闻言,掏了掏耳朵,他额头上还缠着一圈纱布,“嘿,老板这一天可真浪费水。”

  小猴子坐在吧台后面的电脑前,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玩着刀塔自走棋。

  “眼睛离屏幕远一点。”

  老道走过去,伸手抬了一下小猴子的额头。

  而后到吧台下面的小冰箱里取出了一些冰块,先捏在手里润了润,然后放在自己额头位置揉了揉。

  妈的,

  现在想起来,老道心里也是一肚子火气,自己怎么就那么倒霉,偏偏被那块石头砸中了。

  小萝莉和小男孩坐在书屋角落里,做着作业,老道瞥了那边一眼,心里嘟囔着这神奇的小学作业怎么做都做不完么?

  “嘿,老道!”

  郑强从对面网吧走了过来,对老道招了招手。

  老道走了过去,虽说猪头和猪蹄都被吃了,但警报其实还没完全解除,所以这些原本在外地的鬼差还得在书店这边待一阵子。

  “咋了?”

  老道很平静地回应道,这姿态,有种中枢干部面对地方官儿时的天然骄傲。

  “我那边的一个茶商跟我说通城这边有新茶上市了,晚上一起品品?”

  老道愣了一下,拒绝道:“贫道喜欢喝老茶。”

  “喝个屁啊,跟我出去!”

  安律师此时恰好从楼梯上小跑着下来。

  老道和郑强相视一眼,都很惊讶于安律师隔着这么远怎么能听清楚自己二人之前在说什么的。

  安律师手里拿着一张通城地图,挥了挥,道:

  “你,再喊上刘楚宇还有月牙,外加……”

  安律师看向了角落里在写作业的两个小学生,手指向了小萝莉。

  小男孩心有感应,抬起头,目光平视安律师。

  安律师马上转过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道:

  “就你们仨鬼差也够了,跟我去个地方。”

  “好。”郑强马上点头,同时拿出手机给住在网咖那边的刘楚宇和月牙打电话。

  老道指了指自己道:

  “我也去么?”

  “…………“安律师。

  安律师微笑地看着老道:“家里不能缺人照料,我们几个去就可以了。”

  周泽这会儿正好冲好澡出来,见状,问道:

  “出什么事儿了?”

  “我一个老客户那边出了点事儿,就是之前给我情报的那个。”

  安律师对着隔壁菜园子努努嘴,意思就是之前就是那位给了庚辰所在位置的情报。

  周泽一直都清楚,安律师经营着一个属于他的人际关系网,和地狱的一些势力有着联系,在阳间,也有很多安律师以前安排偷渡过来的客户,而这些客户也都各自和地狱方面有着联系渠道。

  “什么事儿?”

  “不算什么大事儿。”安律师耸了耸肩,“给我发了个短信,然后等我打电话回去时,电话打不通了。

  问题应该不大,可能被杀了吧。”

  问题不大,可能被杀了,嗯…………

  这话听起来,怎么就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

  “我带人先去看看,先确定一下是普通的意外还是其他的一些原因,他住如皋那边。”

  周泽点点头,但还是又问道:

  “老许师傅的事儿?”

  “老许说前天感应到西南方向,昨天感应到在西北方向,现在则是在东北方向了,位置太远了,感应也很模糊,天知道明天跑哪儿去了,等确定了具体位置后我们再行动吧。

  这一会儿南下,一会儿北伐的,真摸不准。”

  说完,

  安律师对周泽点了下头,

  “老板,那我就先走啦。”

  “晚饭…………”

  “我们路上解决。”

  安律师和郑强走出了书店,直接上了车开到了网咖门口,等月牙他们从网咖出来。

  周泽回过头,看了一下钟表,然后问老道:

  “你们吃过晚餐了么?”

  哪怕是自己睡着了,也不可能不喊自己起来吃饭的啊。

  老道脸皮抖了抖,道:“老板,你饿了的话,就点外卖吧。”

  “怎么了?老许来月事儿了,今晚不做饭了?”

  周泽走到了厨房门口,听到里面传来了锅碗瓢盆的撞击和翻炒的声响,这不是在做着嘛?

  侧身,向里一看,

  周泽目光一凝,

  他看见三个和普通人一般大的纸人正站在厨房里做饭,

  灶台上,全是黑暗料理,

  最可笑的是,

  其中一个纸人身上还着了火,却依旧在不停地翻炒着铁锅。

  老许这是在干嘛?

  周泽微微皱眉,走到隔壁菜园子那边,推开门,看见老许正盘膝坐在泥地上,十根手指放在身前不停地颤抖着,聚精会神得很。

  似乎是感应到有人过来了,

  老许睁开了眼,

  同时,

  书屋那边听到了老道的惊呼:

  “我艹,厨房走水了!”

  周泽有些无奈地看着老许,道:“这是在练习傀儡术?”

  一边问着目光一边挪到了旁边依旧被霸王花给捆绑着的庚辰身上。

  许清朗点点头,道:“还是掌握得不是很熟练。”

  “我说,老许啊,练习可以,但也别把屋子给点了啊。”

  “嗯,我会小心的,厨房里我事先贴了一些水系的符纸,问题不大。”

  “那晚餐呢?”

  “等什么时候我能操控傀儡做出和以前味道一样的饭菜,就意味着这傀儡术算是掌握了吧。”

  周泽抿了抿嘴唇,

  很想问:

  那我们吃啥?

  但又不是很好意思去问,毕竟人老许在书店里是不拿工资的,

  咳,

  周老板忽然记起来,

  自己似乎从没给书店任何员工发过工资。

  所以,人家做饭是情分,不做也无可指摘。

  行了,就听老道的话吧,这阵子,看来得吃外卖了。

  庚辰看着周泽,问道:

  “找到其他本源的消息了么?”

  周老板还真佩服这位了,是真的“我为人人”的典范。

  “还没,不过我会骗你说我在努力地找。”

  庚辰点点头,重新闭上了眼。

  周泽走到田埂边,坐了下来。

  只有一颗脑袋还留在地面上死侍缓缓地睁开了眼,看向周泽时,面带和煦的笑容。

  周泽伸手在他脑壳上敲了一下,

  “还是别笑了,跟谁都笑,真的跟个二傻子一样。”

  死侍笑得更开心了。

  黑小妞坐在轮椅上,拿了一个杯子,接了一份果汁,递给了周泽。

  周泽接过了果汁,同时道:

  “你在稻草床上躺下来吧,我给你把封印解开。”

  黑小妞闻言,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但似乎又有些忐忑,像是在犹豫着什么,而后道:

  “其实,我都已经习惯了。”

  伴君如伴虎,

  更何况,

  眼前这位体内的那位恐怖存在更不好惹。

  “我没功夫跟你玩儿什么勾心斗角的心思,躺下吧。”

  人表现好,总得给个甜枣,周老板发不起工资,但至少能帮人家把镣铐给解下来。

  白天的那次团战,周泽也见识到了死侍的实力,而且那还是在死侍没尽全力的前提下,这足以可见黑小妞把死侍调教得有多好。

  再让人家坐轮椅或者在地上爬行着种菜,也确实有些说不过去了。

  黑小妞乖乖地在稻草床上躺了下来,

  之所以躺在这里,并不是因为条件简陋,而是这些稻草都会一直保持着最柔软也是最干燥和最温暖的状态,比外面商场里卖的席梦思睡起来更舒服。

  周泽喝了口果汁,撒手,杯子落下,一株藤蔓从地上长出,接过了杯子。

  紧接着,

  周泽走到黑小妞身边,蹲了下来,

  十根指甲慢慢地长出,

  放在了黑小妞的膝盖位置。

  大概过了半分钟后,

  周泽扬起手,

  十根黑色的丝线从周泽指尖被牵扯了出来,而后又被狠狠地扯断。

  “啊啊啊啊!!!!!!”

  黑小妞发出了一声惨叫,

  但随即,

  就是一种极为舒畅的解脱。

  “老周,你最近也学了阵法?”

  许清朗好奇地问道。

  要知道,那可是赢勾布置的封印,周泽居然能这么轻松地给解开,最重要的是,许清朗没感应到赢勾苏醒的气息。

  也就是说,这是周泽凭借自己的力量所完成的破印。

  周泽摇摇头,道:“没学啊,也没什么难的。”

  周泽甩了甩手,走出了菜园回书店了。

  而先前一直在传授许清朗傀儡术的庚辰则是开口道:

  “那个封印很霸道,我不信他不懂阵法。”

  许清朗则是“噗哧”一笑,

  而后严肃脸,

  道:

  “我信他是不会的。”

  “这怎么可能……”

  “以前的老宅子,无论大门修得再怎么坚固,也总会给自家的狗留一个可以轻松进出的洞。”

  “这是在打哑谜?”

  许清朗摇摇头,道:

  “你不懂。”

  ————我是你不懂的分割线————

  昨天欠的两更,过两天找机会补上,这几天琐事有点多,争取早点处理好。

  莫慌,抱紧龙!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