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三十九章 干他们去!

第八百三十九章 干他们去!

  “额,安律师,你知道是谁干的?”

  老张也加入书屋有段时间了,

  从一开始只会喊“666”和负责贡献三观崩塌“咔嚓”声响的龙套,

  到现在可以参与到书屋团战表现出三秒真男人的雄风,

  这一路走来,也算是历练出来了。

  可能自己的同僚们还在考虑是不是什么变态杀人魔或者毁尸灭迹的手段等等这些因素,但老张凭自己的直觉就能感觉到,这似乎不是人做的。

  安律师很是悲痛地点点头,

  道:

  “一帮畜生啊,他们是阴司派来的执法队,这个执法队的成分有点复杂,一时半会儿和你解释不清楚。

  你大概想象一下俄罗斯的那些无良警察到底有多黑就明白了,

  你报警后,事情能不能得到处理另说,但你自己肯定先被刮一层皮。”

  老张都快被安律师绕晕了,思考了一下才算是明白了这些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也就是说,这个执法队,虽然叫这个名字,但他们被派上来执法时,自己也会赚黑钱。

  而有一个词儿自从进入书屋后老张就经常听见,

  那就是:血食。

  活人的精血,似乎是这些阴邪生物的最好补品。

  “阴司不管的么?”

  “管过啊,这帮疯子当初把事情闹大了,被楚江王下令圈禁起来了,已经小几十年过去了,谁晓得这次不知道又是那个阎罗下的命令,给他们解封派了上来。”

  “他们就这样肆无忌惮?”老张继续问道,“不是说乱杀普通人会被阴司责罚,而且还有天道的么?”

  “阴司责罚他们不在乎,阴司既然派他们上来解决事情,肯定也就做好了他们会做一些乱子的心理准备。

  至于天道惩罚,他们虽然在阴司没有官位,但也不算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弄一些瞒天过海的法子偷偷摸摸地杀些人,也能兜得住。”

  “所以,他们现在在通城,在……杀人?”

  老张激动了。

  安律师也激动了,吼道:

  “是啊,还有没有王法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一刻,

  安律师仿佛被正义使者附身,

  一改先前的形象人设。

  “唉。”

  老张颓然无力地坐了下来,双手摩挲着自己的脸,很用力,脸都搓红了。

  我擦,你在这儿揉脸干嘛啊?

  去找老板啊,

  别人去找老板管这麻烦事儿估计还得被老板一拳打出来,

  但你不同啊,

  你是政治正确!

  外加,这事儿你以前不经常做么,老板每次都口嫌体正直来着,哪次不是一开始嘴上说着不要不要,最后还是从了你?

  老张很犹豫,

  然后,

  问道:

  “他们会走么?”

  如果他们一直找不到关于书屋的线索,肯定会走啊,继续追踪其他的叛逃者。

  而且,他们也不敢大肆杀戮多少,至多再杀几个玩玩儿吸一吸。

  可能也是因为之前被圈禁太久,透支得太严重了,需要补补。

  但这话安律师不想说,因为他品出老张话语里的意思了,你这是想认怂了?

  “不是,老张啊,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

  老张欲言又止,

  想了想,

  还是直接开口道:

  “我不想因为我的个人主观情绪原因,害得大家所有人都陷入到危险境地里去。”

  老板白天已经把事情说好了,这次的风波水有点深,大家还是低调一点,在书屋一起避避风头。

  所以,

  有时候想做个好人真的很难,

  做一个纯粹的英雄也很难,

  除非这英雄没有家庭没有朋友没有在乎的人,

  但这个人设一般符合于那些“亡命徒”,而不是英雄。

  “老张啊,咱做人,做事儿,得凭良心。”

  安律师伸手放在了老张的胸口位置,感受着老张的心跳,继续道:

  “我能感觉到,在你体内,有一颗红心在闪闪跳动。”

  “…………”老张。

  “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别把我们当贪生怕死的人,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你尽管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别忘了,你不光是一个警察,还是法兽的人间行走!

  大胆地做出你的选择,

  跟着你的内心去走,

  我们,书屋所有人,都是你坚强的后盾!!!”

  “安律师?”

  “嗯?”

  “你身体是不是有些不舒服?”

  “他脑子烧坏掉了!”

  周老板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

  只见周泽穿着黑色的长款睡袍手里拿着茶杯从台阶上一步一步往下走。

  “咦,老板你这是?”

  “下来倒水。”

  “莺莺呢?”

  一般这种活儿不都是莺莺在做么?

  “她去刷牙了。”

  周泽走到饮水机旁,倒了一杯水,然后微微眯着眼,看着安律师。

  安律师仿佛觉得有无数根利剑,正在疯狂地透着自己!

  “你什么意思?”

  周泽问道。

  “没……没什么意思啊。”安律师尴尬不失礼貌地微笑。

  “刚在楼上就听到你的口号声了,响亮得很啊,怎么,最近律师行业不景气,想转行去专门给高三初三学生做鸡血讲师了?”

  “不是。”

  周泽没再看安律师,而是转身面向老张,

  语气平缓了不少,

  温和道:

  “发生什么事了?”

  “…………”安不起!

  老张嗫嚅了一下嘴唇,还是把手机递给了周泽,但这一次,他什么都没说,也没有去一力要求老板去管这件事。

  看了一会儿,周泽把手机放下去,道:“怎么回事?”

  “是阴司派上来的执法队,应该是一个小队的规模,人数可能也就三四个的样子。下午我不是去如皋了么,我一个客户死在了自家四合院里,死亡的方式和执法队的风格很相似。

  原本我还不确定的,但狼山脚下发现的三具同样在融化的尸体,基本可以断定,我们通城区域,现在有一支执法队在活动。”

  周泽闻言,没急着表态,而是看着安律师的眼睛,“你和他们很熟?”

  “啊?嗯,算或者不算吧……”

  “不应该啊……”周泽疑惑了。

  “怎么了,老板?”

  “一般来说,跟你有仇的,基本都是好人才对。”

  “嗯嗯。”老张马上点头同意。

  “…………”安律师。

  之前周泽也听出来了,其实老张也感觉到了,安律师这次在故意挑动他去找周泽要求管这件事。

  其实,安律师的性格周泽是清楚的,除了没自己咸以外,其余为人处事方面,和自己倒是很相似的。

  有一点,大家更是极为一致,该怂的时候就怂得彻底。

  怎么今儿个……

  周泽把茶杯放在了吧台上,拖出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道:

  “老安,说实话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律师抿了抿嘴唇,有些勉强道:“这,可能会有点矫情。”

  “没事儿,反正刚睡了一会儿了,现在也不困,就当听听故事了。”

  “这故事可能不是很开心。”

  “那更好,把你不开心的事说出来正好让我们开心一下。”

  “老板,是这么一回事儿,几十年前,在楚江王下令圈禁执法队之前,执法队在阴司的牌面,还是很大的。

  他们不光负责对阴司人员的执法,同时还会涉及到阳间的一些事情。

  最巅峰时,执法队的头儿,在影响力上,堪称是十殿阎罗之下的第一人。

  只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地藏王菩萨亲自传出法旨,楚江王亲自从封地中出来,将他给镇压了,是死是活现在也说不清楚。

  而他的执法队,也遭受了巨大的打击,残余份子都被圈禁了起来。”

  周泽掏了掏耳朵,

  微微皱眉,

  打断了安律师的陈述,

  道:

  “不悲伤啊?”

  安律师深吸一口气,很认真严肃地道:

  “我曾经喜欢过一个女人。”

  “这曾经指的是昨天还是上个礼拜的?”

  “老板,我是真的曾经深爱过一个女人,很爱很爱爱到骨子里的那种。”

  周泽不再继续调侃了,

  因为他能感受得出来,安律师说得是真心话。

  可能是以前走的是心,现在走得再多,也只是走的是肾了。

  “然后?”

  “她是死于执法队的手下。”

  周泽恍然,怪不得。

  “呵,为什么不自己跟我说?”

  安律师也坐了下来,拿起茶杯,喝了一大口,道:

  “不好意思。”

  不是不好意思说以前的情事,而是不好意思在这个时候麻烦周泽,然后为了自己报仇而把书屋众人都拖入到危险的境地。

  其实,

  安律师的心态和老张之前的心态是一样的。

  周泽点了根烟,吸了一口,又吐出了烟圈,

  道:

  “既然死了这么久了,也就别再往心里去了。”

  安律师又拿起杯子,喝了两大口水,然后应道:

  “嗯,是的。”

  老张也沉默了。

  周泽站起身,

  伸了个懒腰,

  “行了,我上去了。”

  “好的,老板,早点休息。”

  周泽走上楼了。

  安律师和老张坐在吧台边上,

  两个人,

  都有些安静。

  “想喝酒么?”老张问道。

  安律师摇摇头,

  “酒精很难麻醉我的意识了,行了,你也早点休息吧,之前没和你说实话,他们不会在通城逗留太久的,也不敢杀太多人。”

  就在这时,

  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

  换了睡衣穿上一套带帽子卫衣的周老板从楼上又走了下来,

  等他走过吧台时,

  见老张和安律师和木讷地坐在原位,

  停下脚步,

  回过头,

  周泽看向他们,

  不耐烦地道:

  “愣着干嘛啊,干他们去啊。”百度一下“深夜书屋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