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四十章 懒得丢垃圾

第八百四十章 懒得丢垃圾

  上车后,周泽坐在了后车座上,老张坐在驾驶位,安律师则是在副驾驶位。

  老张发动了车子,

  车子开出去十分钟后,

  车里头还是很安静。

  坐在前面的老张和安律师不时地偷偷从后视镜里瞄一眼后面的老板,

  然而,老板除了一根接着一根地点着烟,并不说话。

  你看不出他的喜怒,也看不出他现在的心情。

  安律师坐直了身子,想说些什么缓和一下现在的氛围,但又觉得现在说什么似乎都不那么合适,沉默就沉默吧。

  老张拿起手机,给自己一个手下发了个语音问了下具体位置后,又把手机放下。

  他的掌心里,都是汗珠,靠着背椅的后背有种针扎的难受感。

  老板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性格,坐在前面的二人心里也都清楚,之前老板自己也说得明明白白,大家安心地在书屋苟一段时间,

  苟到风平浪静再重新出来玩耍。

  但在听完了安律师的原因诉说之后,二话不说地换好了衣服下来,

  就那么一句话:

  干他们去啊。

  安律师眯了眯眼,点烟时装作不经意间擦拭了一下眼角。

  以前只是调侃老板咸,

  调侃老板懒,不思进取,没有上进心,没有野心,整天只想着躺在那里喝咖啡看报纸,

  但实际上,还真的不怎么讨厌他,

  且在现在这个时候,

  安律师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居然特么的被感动了。

  尤其是说那句话时,

  简直帅瞎了自己的耳朵。

  呼…………

  深呼吸,深呼吸,

  类似曹操那种枭雄,如果不穿鞋跑出来欢迎你;

  比如刘备那种人物,当着众人的面把阿斗给摔下去;

  感动?

  嗯,其实感动也有限,那种人物的既定形象其实早就已经降低了他们做一些事情后的真正效果。

  然而,在自家老板这里,却陡然相反。

  有种像是一个女人愿意把自己从高中到大学以及工作几年后存下来的所有钱也就三十来万和你一起凑首付一起还房贷,

  而另一个女人直接叫爹妈打了钱全款买了房加上了你的名字,

  到底哪个能真正感动你?

  只是大男人,说什么感动来感动去的,太矫情了,且都是死过的人了,也玩不了那种真正意义上真情流露的煽情。

  周老板很没公德心地直接把烟头丢出了窗外,

  坐在后车座的他伸了个懒腰,

  其实他心里挺后悔的,

  自己干嘛下来倒这杯水啊?

  这也算是嘴欠了吧?

  不下来倒这杯水,现在自己估计还搂着莺莺眯着眼打着盹儿呢。

  但事儿既然知道了,

  你要说真的无动于衷,周老板还真做不出这种事儿来。

  其实隔壁菜园子种菜的那个黑小妞早就把周老板的性格给摸透了,

  淡薄是淡薄,

  但对自己眼中真正的自己人,

  绝对会很护短。

  死侍后来连续几次傻乎乎地奉献自己帮“爸爸”疗伤,不求任何的回报,也没有任何造反的苗头,你很难说和黑小妞的言传身教完全没关系。

  但事实上,死侍也得到了好处,那传承自上古来自于赢勾身上的符文,可是地里刨食一万年也刨不出的金坷垃。

  周老板伸手从方便拿了一瓶矿泉水打开,

  喝着喝着就笑了,

  这安律师也是有意思得很,

  自己的杀“妻”仇人都到通城了,

  居然还能忍着不出手,

  还想通过老张来曲线救国。

  安律师为什么忍,周泽知道,他其实完全可以编造一个更合适的理由,画一个更大的大饼,让自己动心,从而让书屋里的人帮他去拼命去报仇,但他没那么做。

  也因此,

  周泽才更没理由装作听到等于没听到,

  任何事儿,其实都是相互的。

  终于,

  车子开到了狼山脚下停了,

  车里长达近半个小时的沉默氛围也终于宣告结束。

  在老张的带领下,周泽和安律师一起穿过了警方设置的封锁线。

  因为这里除了几个高档别墅区以外没什么其他人口稠密的地段,外加又是深更半夜的,所以总是无处不在的“围观群众”或者叫“吃瓜群众”的这个团体,罕见地缺席了。

  尸体已经被捡出来了,

  是真的是捡,而不是抬,区别在于力道的使用上。

  帐篷里,

  一老一青两个法医正蹲在那里,

  周泽等人进来后,两个法医都和老张打招呼,对老张带来的周泽和安律师二人,他们并没有多注意。

  在这个时间段,也不适合寒暄交朋友。

  两个法医,一个年近六旬的老者,一个是不到三十的女人。

  周泽的目光在女法医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女法医长得还挺好看的,嘴角有一颗美人痣,很有气质的一个女人,当然了,周泽看她,不是因为她的长相。

  而是在前阵子,坐飞机从蓉城回通城时,安律师和自己聊关于制服的事儿,安律师说他从小就喜欢白色,总觉得白色象征着高洁,象征着无暇,有着那种难以描述的吸引力。

  所以,他很喜欢和那些护士或者女医生谈恋爱。

  制服诱、、、惑,男人难以抵挡的魔力啊!

  周泽记得自己当时回了一句:

  女法医也很满足你的条件。

  当时安律师被噎着了。

  此时,

  周泽发现安律师也在和自己目光交汇,

  两个人眼里都同时流露出了你懂的神色。

  女法医倒是因此多看了两个人一眼,因为她觉得队长带来二人不像是警察,但若是其他职业的人,在面对三具死状这么诡异的尸体时,居然还能这么轻松,也着实让人很奇怪。

  其实是大风大浪见多了,这点儿,对于周老板和安律师来说,真的只能算是毛毛雨了。

  安律师在尸体边蹲了下来,开始检查尸体,女法医递给他手套,他摇摇手,没要,也没去伸手触摸尸体。

  蹲下来,也只是为了闻一闻这种味道。

  嗯,

  确认无误了,

  就是这个味儿!

  “死者是三名女性,年纪在二十五到三十五岁之间。“老法医开口道,“保存最完整的尸体只剩下半截上半身了,还有两具一个只剩下胸部以上另一个只剩下了头颅。”

  “三个死者的白天职业暂时无法清楚,但很可能从事的是援J兼职一类的夜间工作。”女法医说道。

  “这个,你都能看出来?这下面都没了。”

  安律师有些惊讶地问道。

  女法医没搭理安律师,继续看着老张汇报道:

  “她们的尸体遭受了极为严重的破坏,现在怀疑可能是使用了某些腐蚀性物质,但她们随身携带的手提包以及衣物都在,我的推测是根据她们包里东西提供的线索。”

  “嗯,辛苦了。”

  周泽和安律师先行走出了帐篷,

  安律师舔了舔嘴唇,道:

  “老板,他们现在应该还在这附近,而且很近很近。”

  周泽点点头,道:“同感。”

  “老板高明!”安律师。

  周泽对安律师无奈地摇摇头,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能不能严肃点?”

  “不敢太严肃,否则我怕自己控制不住我自己。”

  “就先在距离这里最近的别墅区找吧。”周泽说道。

  这时,老张也从帐篷里弯腰出来,听到了周泽的最后一句话,有些疑惑道:“就这么简单?”

  “老张,你现在是鬼差,不是活人,所以你的视角得切换过去,如果是普通人,做出了这种事儿,肯定会吓得有多远跑多远。

  但他们不同,他们不怕警察,也不怕什么法律,甚至,那帮人有时候也阴司的规则也敢无视一些。

  所以,

  他们干嘛要跑?

  他们不会跑不说,而且不会有那种其他犯罪分子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心理,如果我是他们…………”

  安律师说着就伸手指向了狼山脚下西面的,也就是距离众人最近的那块别墅区,

  “如果我是他们,我连猎物都懒得跑远了去找,多费事儿?”

  “查一查那块别墅区的监控,看看有什么可疑人员没有,另外可以再查一下外卖员进出的记录,这里这么偏,且别墅区里的住户也不是很多,点外卖的应该很少,再注意一下外卖的量,应该不会小,至少是三人份的。”

  安律师说完后,看着老张,“当然,也可以从这三个被害者身上找线索,看看她们去过哪里没有,但我不认为从她们身上会找到有价值的东西。”

  “为什么?”

  老张感觉自己之前二十年的警队经验此时都在喂狗。

  以前的破案思路都得被推翻掉。

  周泽接话道:

  “因为如果这三个女人真的是从事那种职业的话,

  执法队的那帮人应该不会风餐露宿,很可能找了个环境比较舒适的地方待着。

  如果这三个女人是他们点的或者预约的,

  无论他们是想获得肉体上的愉悦快感和发泄,

  还是想单纯地获得血食吸收的刺激,

  有一点,

  应该是肯定的。”

  “额,是什么?”

  老张很想拿出自己的笔记本出来做一下笔记。

  “因为…………”

  周泽转身,看向之前发现尸体的阴沟位置,

  继续道:

  “因为,他们应该懒得丢垃圾。”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