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四十二章 开干!(求月票!)

第八百四十二章 开干!(求月票!)

  “开门,送快递。”

  “好咧,等着。”

  门没被打开,

  因为门已经炸了,

  木屑飞舞,

  一同炸飞的,

  还有安律师本人。

  阿峰站在门口,手倚着墙壁,胯下依旧凉飕飕,但嘴角却挂着淡淡的笑容,

  “哪里来的小毛贼,敢撩拨到你爷爷头上?”

  阴司执法队几十年没被放出来了,

  阳间的魑魅魍魉都已经忘记我们的威名了么?

  远处草坪后面的阴影里,

  周泽舔了舔嘴唇,道:

  “还可以。”

  光这警戒性和反应速度,确实让“执法队”三个字在周老板心里被重新定义了一遍。

  老张在旁边点点头,深以为然。

  安律师则是收回了自己的白骨手,嘿嘿一笑,道:“这我早就明白了,所以我先前才建议老张去敲门的。”

  “…………”老张。

  “看我干啥,反正你扛揍。”

  门口,

  刚刚还洋洋得意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阿峰表情逐渐凝固,

  他深吸一口气,

  一只手猛地一拍自己的额头,

  而后,

  在其面前刚刚倒在门口走廊地上的那个男子,

  已然消失不见。

  阿峰脸皮抽了抽,

  他被耍了,

  而且被耍了后,

  还站在大门口洋洋得意了一遍,

  羞耻感爆棚!

  “真丢人。”

  二楼阳台上,阿鹏拿着书册敲了敲自己的后背,顺带奚落一下自己的队友。

  “人在哪里?”阿峰问道。

  阿鹏将手中的书册丢了下来,

  刹那间,

  书册中的绳线断裂,

  泛黄的纸张乱舞,

  紧接着,

  纸张开始越来越多,

  且在顷刻间覆盖住了这栋别墅以及周围的部分区域。

  “呵。”

  阿鹏笑了,

  手向前一探,

  一道粉色的烟雾被其抓在了手中,

  “抓住你了。”

  …………

  “呵,抓住你了。”

  安律师十根骨指快速地翻动,

  表情再次变得严肃而认真。

  而远处二楼阳台位置的阿鹏双手也在快速地颤抖,

  眼中的轻蔑逐渐消失,

  取而代之的,

  也是凝重。

  “喂,不是抓到了么?”阿峰抬头对着上面喊道。

  人呐?

  人呐?

  你不是插眼了么,报位置啊!

  “是个对手。”阿鹏开口道,指尖的动作并没有停下,若是靠近观察此时的他,可以发现他的眼眸中不断地浮现出各种各样的光泽,仿佛是在放幻灯片一样,迅速地流转着。

  一个个幻境被制造出来,

  又一个个幻境被迅速地破除,

  双方在交手的同时,

  也在寻找着对方的弱点。

  少顷,

  阿鹏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喃喃自语:

  “怎么有种……熟悉的感觉。”

  ………………

  “老板,我们不出手么?”

  老张伸手指了指站在二人身边的安律师,

  虽然老张看不清楚现在到底在发生着什么,

  但电视剧里的那种隔空斗法的戏码他还是见过的,

  这时候也清楚,安律师正在和对面别墅里的谁在斗法着呢。

  周泽摇摇头,“不急,既然是来帮老安出气的,总得让他有点游戏体验。”

  这才是中国好老板的心态!

  开挂玩儿的话,队友只能过来舔包,其实也无趣得很。

  其实,除了不发工作这一条以外,

  周老板真的完全可以去获得“最受员工欢迎和喜爱老板”奖项。

  “老张。”

  “嗯?”

  “你踩到我鞋了。”

  “啊,不好意思…………”

  老张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才发现不对,自己根本就没踩到老板的鞋。

  却在这时,

  一道黑影出现在了周泽和老张二人的身后,

  宛若鬼魅一般,

  悄无声息,

  而后退着的老张,

  正好卡在了周泽和黑影之间的位置上。

  完美遮挡!

  黑色的锋锐刺向了老张的后背,

  老张身上也出现了一道白光。

  “砰!”

  “嗡!”

  老张向前倒飞出去,

  而黑影也是一阵颤抖。

  周泽顺势而动,抓住了这个机会,横跨了一步,五根指甲长出,对着黑影直接扫了过去!

  “砰!”

  黑影被扫飞,

  吃了瘪,

  但还没落地时,就欲化作黑灰消散。

  周泽当即蹲了下来,

  五根指甲刺入了水泥地砖之中,

  轻声道:

  “咖啡。”

  “轰!”

  五根粗壮的铁链升腾而起,

  瞬间就锁死了黑影逃散的路线。

  从两年前刚当鬼差时只知道用指甲挠人相比,

  周老板一路走来,

  也算是搏杀经验丰富得很了,

  高层的排山倒海翻云覆雨见过,

  小人物的刀光剑影你来我往也见过,

  周泽清楚,

  要对付这种类似于刺客的存在,

  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就是将对方腾挪的路线完全掐死!

  正如铁憨憨之前所说的那样,要学最好别学那半张脸,打个架次次都给自己弄个重伤,哪怕最后赢了,也没丝毫赢了的快感。

  黑影凝聚出了一个身形,

  女人穿着睡衣,

  双手双脚外加脖颈位置都被铁链锁住,

  禁锢在了半空中,

  晚风吹拂,

  睡衣开始飘荡,

  只是并没有什么迷人的春色透露出来,

  女人胸前根本就没有半点完好的皮肤,像是被用刻刀一道道地切割开,满是恐怖的伤疤。

  且此时,

  这些伤疤竟然还在蠕动着,分泌出一种绿色的汁水。

  动手之前,安律师曾着重强调过几次,执法者的绝对实力,可能比不上一个普通的巡检,但如果是单方面对决的话,一对一的前提下,巡检必死!

  因为这帮人不光是在性格和审美上完全扭曲了,而且几乎沦为了战斗经验极为丰富的裁决机器。

  当初执法队的那位大头领,正是仗着这支力量,位于十殿阎罗之下,若非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惹怒了地藏王菩萨,让这位平时几乎不会露面的菩萨传出了法旨,楚江王亲自动手镇压,可能执法队,现在依旧是阴司最为恐怖的势力之一!

  只是大头领的被镇压,生死不知,执法队在当初的变故之中也是元气大伤,再加上被圈禁了几十年后,到现在,也就剩下一些残渣罢了。

  但这残渣,依旧磕牙!

  “嘶…………”

  忽然间,

  周泽只觉得自己掌心位置一阵刺痛,

  在这块区域里,

  竟然浮现出了一抹绿色,

  紧接着,

  便是极为恐怖的皮肉开裂,带着溃脓腐烂的征兆!

  锁链也因此消失,女人落地。

  这毒,

  居然能够顺着自己的“咖啡”,直接蔓延到了自己身上。

  原本以为手拿把攥的事儿,居然在这一刻出了变故。

  若是换做别人,可能现在已经是优势彻底沦丧,甚至是肉身不保,但周泽只是张开嘴,发出了一声咆哮:

  “吼!”

  两颗獠牙生长了出来,

  黑色的光泽开始在眼眸中不断地流转,

  身体迅速进入了僵尸状态,

  尸毒快速地分泌,

  在转瞬间就消化分解了掌心位置还没来得及完全扩散的剧毒。

  想把一头僵尸捶死,很难;

  想把一头僵尸给毒死,更难!

  阿瑶落在了地上,

  有些诧异地抬头盯着前面的周泽,

  脸部表情有些抽搐,

  一道道伤疤宛若活过来了一样开始从其脖颈位置一点点地往上攀岩,逐渐弥漫了她的整张脸。

  好了,现在不光是衣服里面没法看了,

  整个人都没法看了。

  “居然是僵尸…………”

  阿瑶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脑袋微微一侧,道:

  “在你身上,我嗅到了官差的气息,你是阴司的人?”

  周泽没有回答。

  “哦,怪不得我们在通城搜索了两天,居然一个当地鬼差都没发现,是你们都躲起来了?”

  阿瑶脸上露出了恍然之色,

  “啧啧,既然你是当地鬼差,那你想来应该明白,我们三个的身份!

  奉阴司之命,还阳缉拿逃犯,尔等不协助也就算了,竟然敢阻挠执法,该当何罪!”

  周老板微微一笑,

  这女人刚刚的那番话,

  怎么听都给人一种在拍古装剧的感觉。

  天,

  这糟糕尴尬的台词。

  而周泽的不屑态度也刺激到了阿瑶,

  阿瑶把自己的食指放进嘴里吮吸着,

  同时道:

  “啧啧,看来阴司真的是堕落到没边了,连阳间的鬼差都敢公然抗法。”

  说话间,

  阿瑶的食指离开了嘴唇,

  一道晶莹的口水从其口齿间滴落下来,

  然而,

  就在其即将落入地面时,

  一道淡绿色的光幕忽然浮现,

  将这一滴口水完全分解挥发。

  与此同时,周泽左手无名指上的青铜戒指,微微发亮。

  昨儿个吃猪头肉加猪蹄时,实力又恢复了一些的铁憨憨对这枚青铜戒指进行了再度的开发,对于周老板的好处在于,现在周泽使用它时变得比以前简单了,同时也更得心应手了。

  哪怕不懂阵法,但靠着催动这枚青铜戒指布置出一个隔绝与外界通讯的结界,还是不成问题的,且面积足够大。

  周泽都在想着,这是不是铁憨憨故意的,开发了这枚青铜戒指后,方便自己以后给他捕猎投喂。

  自己就真的像是一条猎犬一样,跑去给他叼猎物回来。

  情感方向上的事情,暂且不必考虑,

  但这个女人也确实厉害,嘴上说得信誓旦旦,却偷偷摸摸地往下传消息。

  “啧啧啧,这手段,还真是让我很惊讶啊,可能那些所谓的正牌巡检,他们的手段,也没你多吧?”

  女人弓着腰,宛若一只即将蹦起的猎豹一般盯着周泽,

  “看来,你们今晚是真心想要我们几个的命了?

  行啊,真正动手之前,能不能报个名号?

  无论谁死谁活,都方便给另一个立个碑。

  我叫阿瑶,我没有姓,执法队里的人,都没有姓。”

  周泽面色一凝,很严肃很认真地回答道:

  “我叫庚辰。”

  ————

  求一下大家的保底月票!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