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四十三章 恩怨再续 (求月票)

第八百四十三章 恩怨再续 (求月票)

  “庚辰?”

  阿瑶咀嚼着这个名字,

  她是知道有一个叛逃者“身在曹营心在汉”,前段时间一直在不停地在给阴司传递消息,而那些消息也会反馈到还阳的执法队这边。

  但她并不知晓那个人的名字,一方面可能是保密的原因,另一方面,可能是这帮执法队员的不屑吧。

  “好,庚辰,我记住你了,等把你杀了后,我会给你立碑的。”

  周泽点点头,很平静地回应道:

  “谢谢,对了,是时辰的辰,别写错了。”

  本就是一群疯子,又被圈禁折磨了几十年,等于是疯上加疯,也变得更为扭曲和彻底。

  扭曲的是方式,对自己狠,对别人也狠,彻底的是态度,只要完成目标,其余一切都无所谓。

  当阿瑶再度冲上来时,周泽真的感受到了什么叫真正的歇斯底里。

  这感觉,和自己开启半张脸人格时差不多。

  阿瑶的速度很快,身上原本那密密麻麻的伤疤位置,一直在滴淌着鲜血,而她本人,也像是一头狰狞的野兽。

  速度上的优势,几乎被她发挥到了极致。

  但周老板这段时间因为长时间撸貂,

  对如何克制速度这方面,倒是有了比较充足的经验。

  该退的时候退,该逼的时候逼,十根指甲依次攻守,倒是显得游刃有余,在不强调迅速格杀的前提下,周老板有种逗妹子玩儿的感觉,也是轻松写意得很。

  铁憨憨还在沉睡,消化前天吃下去的猪头肉和猪蹄,但需要时叫醒他也不算是什么问题,外加半张脸的人格也可以随时切换。

  外挂都在,

  自己现在身体状况也很饱满,

  周老板心里也就不慌了,

  之前对老张说想给安律师一点游戏体验,又何尝不是想给自己一点体验?

  自己的本事,自己的经验,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财富,有这种练手的机会,还是得珍惜。

  况且,自己出来一趟不容易,既然出来了,那就把这次出来的价值给利用到最大吧。

  阿瑶这边则是越攻心里越郁闷,

  眼前这位只是在不停地防御、防御再防御,

  那十根指甲的锋锐让她无比忌惮,且指甲上散发出来的黑雾也是让她很是头疼,好不容易得以穿越这些防御,等攻击到他身上时,

  人家是僵尸!

  这还怎么打?

  但她还是没有放弃进攻,她在给自己的同伴争取到时间,等自己的同伴解决掉其他两个人之后,再三个人一起对付眼前的这个最棘手的存在!

  周泽倒是没看穿她这个心思,其实看不看穿也无所谓了,老安摩拳擦掌,就想着找执法队报仇出心中的恶气。

  至于老张,

  让他多被操练操练,

  兴许能变得跟更持久一些。

  是的,

  老张正在被操练,

  他对上的,是阿峰。

  阿峰的力气很大,每一拳下去,都带着破空之音。

  执法队虽然只剩下了一些残渣,但也能看出他们的底蕴和昔日的辉煌,就拿分队来说,小对立三个人的角色完全不重复,打团时还能相互互补。

  而那支阴司派上来的好像是宋帝王城的那些官差,就有点傻乎乎不够专业了,否则也不会被小男孩一个人跑去一窝端了,直接团灭。

  老张每次都被打飞出去,

  但每次都有白光闪现,

  帮他抵消掉了大半的伤害,

  饶是如此,

  老张也是被打得鼻青脸肿,没缺胳膊断腿儿,却也是忒凄惨狼狈了一些。

  好在老张性格执拗,也是个一根经的人。

  不管那三个被害者女性到底从事着什么职业,站在老张的角度上来说,她们不该死!

  而这帮人,完全视人命如草芥的心态,也让老张愤怒不已,若是继续留他们在通城,估计明天还会有普通人遭殃。

  因为这个念头,老张每次被打飞出去后,往往下一刻就能爬起来,继续用着刑警队里的那些擒拿招数对付着阿峰。

  但效果很差,

  老张以前觉得自己打架还是可以的,制服歹徒也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但在真正以杀戮为主业的执法队成员面前,老张还是显得太嫩太嫩了。

  无论是经验上还是经历上甚至是年龄上,对方其实都占据着绝对优势。

  而老张的唯一优势则和之前安律师调侃的一样,

  他扛揍!

  周老板这边和阿瑶打得火热,

  老张那边也被揍得热火朝天,

  反倒是安律师和阿鹏两个人之间的对决,

  就显得有些乏味了。

  发味到如果这是电视剧的话,镜头切到这里时,观众们可能都要忍不住去换台了。

  俩人隔着老远,

  你站着不动,我也站着不动,

  像是在隔着很宽厚的空气玩儿斗鸡眼儿一样,

  连五毛钱的特效都没有。

  不过,这暗中的交锋,却真的是波涛汹涌。

  和周泽这边游刃有余不同,和老张这边扛揍相异,这二者都没什么生命危险,至少暂时是这样。

  而安律师这边,

  谁稍有不慎,那就是灵魂彻底沉沦,化作老年痴呆的结局收场。

  很刺激,那是相当的刺激,但既然是要给自己的女人报仇,总不可能站旁边对着老板喊“666”,也不适合安安全全地缩在后头打冷枪,你总得走到前头,感受一下风和雨,体验一下随时可能被雷劈死的刺激感。

  交锋,

  持续了十分钟后,

  阿鹏忽然开口喊道:

  “安不起!”

  他认出来了!

  是的,周泽知道,安律师当初巅峰状态时,在阴司应该混得真得不错,那“金牌巡检”,估计真不是吹牛吹出来的。

  当初周泽被选中参加一位判官的试训,冯四儿手下的婢女翠花儿敢因为大家踩了她种的菜,指着带队的几个巡检破口大骂,这足以看出冯四儿现在在巡检圈子里的地位究竟如何。

  而当初冯四儿的老大安律师,

  只可能更为风光!

  两人现在是隔着很远站着,

  但是在精神世界里,

  两个人却都分别站在两座高峰之颠,中间隔着一层云海。

  至于为什么会呈现出这种幻境场面,

  愿意很简单,

  当安律师给自己摆了这个场景之后,

  对面的阿鹏也不甘示弱,也给自己摆了一个相同的场景,

  其实这个幻境看起来除了逼格有些高之外,没啥用处,纯粹是让自己看起来更高级更厉害一些。

  安律师身上穿着紫色的官袍,长袖飘飘,颇有一种出尘的感觉,尤其是那鹰隼一般的目光在这套官袍的衬托下,更显阴柔。

  而阿鹏那里则是一件黑色的长袍,脸上戴着银色的面具,面具之下,是清冷的目光。

  两个人身前的云海之中,

  不断的有幻境在出现,又不断的有幻境在破灭,二人的斗法和比拼,从一开始到现在,就从未停歇过。

  “我出来后还找过你,这才知道你出事儿了,胆气不小啊,竟然敢卷入那种大事里去,可惜那时我还被圈禁着,而那帮阴司的酒囊饭袋居然能让你给逃出地狱!”

  “我不在,不还有冯四儿么,你怎么没去找冯四儿唠唠嗑?”

  阿鹏不说话了。

  “你瞧你,这么多年了,还是没变。”安律师继续开嘲讽。

  二人早就认识,甚至当捕头时,二人还曾在阴司同一个小衙门共事过,后来各自当上了巡检,因为二人都走的是精神体系外加幻术的路线,所以时常一起切磋。

  这种切磋,本质上是看谁一不小心能把对方弄成智障。

  只是当初二人水平相差无几,所以一直是平手,但安律师唯一占便宜的地方在于,他曾有一次突破过对方的心防,读取到了对方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秘密。

  阿鹏生前,为了还赌债,曾亲自将发妻卖入青楼。

  瞧瞧老张头和庚辰这种正派人士是怎么痛恨安律师的就可以清楚,

  安律师当年绝不是什么本分的人,

  在获得了这个记忆讯息之后,

  安律师没有宣扬出去,

  而是偷偷摸摸地给当时二人这个部门的主管判官大人当作谈资很“不经意间”聊出来了。

  而这位判官是清朝中叶人士,其妻子为了供他科举吃尽辛酸,一边拉扯他父母一边拉扯孩子一边还要做活儿供他读书。

  等他金榜题名外放做官时,路上遭遇了山匪,他妻子为了救他穿上了他的衣服引开了追兵,后来为了保住自己的名节不落入山匪手中,其妻跳崖自尽。

  这件事后来惊动了朝廷,天子下旨追封其妻诰命,也算轰动一时。

  而这位判官自此之后,哪怕是死了在阴间做官,也一直是“护妻狂魔”的典范。

  安律师一不小心说漏嘴之后,

  阿鹏就被上官打压排挤,最后更是一路贬谪,挤掉了同专业的竞争对手,安律师日后当然是爽歪歪,而阿鹏最后不得不转身去了执法队,执法队看似风光,其实是相当于断绝了前程!

  “安不起,我还记得当初我告诉你那个女人被我们处决了后,你那副死了妈的表情,这几十年来,我一直在回味着。”

  安律师深吸一口气,

  微笑道:

  “一路上,我一直在劝说自己别生气,生气容易让人失去冷静,但我发现我还是做不到。”

  “呵,你被剥夺了出身文字,现在身上除了这点老本行还在,其余的,还剩下几成?

  就是你这老本行,你以为能赢得了我?“

  安律师摇摇头,

  道:

  “加上它呢?”

  话音刚落,

  安律师身后当即出现了一头巨大的白狐虚影。

  狐妖一族,最擅长的就是幻术!

  安律师砸吧了一下嘴,

  打了个响指,

  指了指前方的阿鹏,

  道:

  “把他给我变成老年痴呆!”

  ——————

  说是后半夜发的,但卡文得厉害,耽搁得久了,但总算是在早上前赶出两章送上。

  月初第一天,跟大家要个保底月票。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