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四十五章 粗

第八百四十五章 粗

  安律师睁开了眼,

  与此同时,

  远处别墅二楼阳台上的陈阿鹏则缓缓地跪了下来,表情怆然,一直保持着之前在幻境里的姿态。

  他已经陷进去了,除非有在精神力手段上超出安律师几个大境界的存在愿意出手帮他开解,否则他这一生,都将在那里永久沉沦下去。

  前提是,他还有这一生。

  安律师摸出一根烟,点燃。

  这也算是事后烟,

  你要说这一场赢了到底有多少爽感,其实不尽然,但如果不赢的话,自己肯定没现在这般念头通达。

  这感觉,就像是自己打手冲一样。

  其实,有一件事,安律师一直没说清楚,但他相信老板肯定也能猜出来。

  当初对自己喜欢的女人下手的,是执法队没错,但执法队很大,而且,执法队只是别人手中的一把刀子。

  到最后自己失心疯一样妄图参与到高层的漩涡之中,导致自己丢了一切,其实也有着这部分原因在作祟。

  不过,无所谓了,今朝有酒今朝醉,今朝有太阳今朝晒,俗人一个,哪能看得见未来几十年的变化?

  活儿在裆下,

  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半根烟抽完,心中的激动才慢慢地被平复下来,安律师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这才有心思去观察其他两侧的战局。

  老板那边倒是没什么问题,任凭那个女人怎么冲怎么打,都进退有据。

  这或许就是有高级代练一直陪你玩的结果吧,老板在不知不觉间,自己的本人实力已经进步到这种地步了。

  这种际遇,别人学不来,也仿照不来。

  赢勾收集的那么多手办里,惊才艳艳者肯定不少,但迄今为止,能真的跳出来且已知的,也就两个半。

  一个是那半张脸,坑了赢勾一把后居然分离出来,形成了属于自己的独立存在,堪称是看门狗界的传奇,令后代看门狗们心神向往。

  一个是周老板,周老板的属性有点复杂,虽说没有屌炸天地脱离出赢勾而存在,但至少目前来看,这小日子过得比那半张脸要舒坦得多。

  还有半个,则是当初老板在警局地下研究所遇到的那具尸体的主人,应该也是赢勾当初某一任看门狗的肉身,对方明显是开发出了部分僵尸的力量,但可惜死得无名无姓,也不晓得到底是哪个。

  有时候安律师也在想着,若是真的以后大家顺风顺水地反攻地狱,等结束之后,自己也能功成名就,但他到底想要上头坐着的是赢勾,还是挂着一条……

  以前觉得这没什么可选的,明显跟着老老大更有前途,抬手间让你灰飞烟灭,不带半多点哔哔。

  只是,现在安律师忽然觉得,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自己可能还会有些不习惯。

  安律师径直上前,进了屋,先看了看客厅的情况,尤其是看见那双还没盘出包浆的球体,

  “啧,执法队,还是一如既往的变态啊。”

  执法队可以看成阴司垃圾收容所,当年他们的那位大头领似乎是故意这般的选择,导致自己的手下全都是一路货色。

  而且,这一路货色聚集在一起之后,就像是臭味相投一般,开始互相影响,然后一起手拉手,在变态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上了楼,穿过了那间卧室,走到了阳台。

  安律师在陈阿鹏面前蹲了下来,

  他记得在那天,

  一身黑衣服的陈阿鹏特意找到了自己,

  对自己说了句:

  “听说,你喜欢她?”

  他不是罪魁祸首,

  但他却是在事发之后第一个跳出来戏谑自己的人。

  你也配喜欢她?

  她知道你安不起是哪根葱么?

  然后,

  她死了。

  安律师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事实上,在很长时间以来,他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和好人处在一个对立面上的。

  这就是职场,这就是机关,除非你念头通达,迷上了天文学,否则终究要去争,要去算计,不是被人踩着下去就是踩着别人上去。

  最可气的是,

  地狱还没有星星,只有一轮血月,你想看看星星打发一下无聊时光都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所以,

  你惹过我,

  让我不舒服过,

  那我就让你死了吧。

  安律师的白骨手缓缓地刺入到了陈阿鹏的脖颈里,

  陈阿鹏的身体在颤抖,他的灵魂也在颤栗。

  “其实,你一直都是一个失败者。”

  安律师看着面前的陈阿鹏说道。

  当初在职场,你玩儿不过我,被老子三下五除二就排挤走了,最后只能钻进变态窝。

  对自己女人的态度,你是把老婆卖了,然后一直当作这件事没发生,老子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哪怕放弃了当初的一切,老子也从没后悔过。

  就算从头再来,

  老子也有大腿可以抱,

  你有什么?

  其实,可能真的是一饮一啄自有天意,几十年前,安律师确实因为一次任务还阳去了香港,当时在香港有一个恶鬼附身在一个阴阳家身上作恶,安律师奉命去协助当地鬼差清除他。

  无巧不巧的是,当时安律师在茶馆里喝茶时,拿着《明报》在上头看小说。

  然后居然看见了一则寻人启事。

  找的是XX省XX县一个叫陈鹏的男子。

  这不就是自己的死对头嘛?

  安律师就照着报纸上的联系方式,找到了那位老妪。

  其实那位老妪早就放弃寻找自己的那位狠心丈夫了,而且她也过上了自己的生活,只是人老了,难免想完结一下自己的那一点点遗憾,也没期待真的能找到,只是意思一下。

  安律师来了,才有了最开始的那番对话。

  只是,安律师是什么人啊?

  老妪哪里是安律师的对手,故事里的真假以及老妪的真正身份,又怎么可能瞒得住安律师?

  只是等安律师回到地狱没多久,就碰上了执法队的变故,地藏王菩萨的法旨加上楚江王的亲自镇压,导致执法队元气大伤,剩下的那些残渣更是被圈禁了起来。

  但到头来,真的是一个圆。

  几十年后,二人重聚,身份立场完全变了,但安律师还是能够靠这个故事,把陈阿鹏给圆上去。

  “啧啧…………”

  陈阿鹏的挣扎还在继续,只是越来越微弱了,其肉身和灵魂,也在缓缓地消减之中。

  虽说让其永远地沉沦,似乎跟更符合“折磨”的主题,但安律师这阵子受自家老板的影响比较重,

  懂得了“与人为善”的道理,

  在这个世界上,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仇人好,哦不,是多一团空气也比多一个仇人好。

  在灵魂即将消亡之际,

  陈阿鹏的意识似乎得以从那无边的幻境之中短暂的挣扎出来,

  有点类似于回光返照的意思,

  他睁开眼,

  看着安律师,

  道:

  “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安律师抿了抿嘴唇,

  道:

  “男孩儿,还是双胞胎。”

  陈阿鹏笑了,道:

  “你骗我…………”

  安律师点点头,只是为了让你死前更难受一点儿。

  大家都是“死去活来”的人,死者为大这件事,对于他们来说,是完全不存在的,否则岂不是地狱里都是“爸爸”?

  “她…………她…………她…………死了…………”

  这个她,指的不是那个老妪。

  安律师看着陈阿鹏,没说话。

  “但……但她真的很漂亮……”

  安律师的心忽然揪了一下,因为他预感到了,陈阿鹏要报复自己了。

  正如二人的关系这般,一个哪怕你死到临头也要恶心你一把,一个哪怕是自己死到临头,也要让你不舒服。

  大家都是恶心的人,也都是心眼儿小的人,冰释前嫌,不存在的。

  安律师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最正确的做法,是马上捂住对方的嘴,让他下面的话无法说出来,直接憋死。

  但安律师没那么做,因为无论是真假消息,他都想知道。

  他贱……

  “她的尸体………被…………我们大头领…………收藏着…………呵呵呵…………”

  安律师深吸一口气,

  牙齿咬破了嘴唇。

  “放心,以后有机会,找他算账的,他被楚江王杀了也就算了,他没死的话,我会送他终结。”

  “呵呵呵…………你安不起…………除了会抱上司大腿…………还有什么本事…………”

  显然,陈阿鹏说的是当初自己被顶头判官往死里整的事儿。

  安律师伸手抓住了陈阿鹏的脸,

  把他的脸向外面转了一下,让他看着外头,

  缓缓道:

  “那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家伙,他体内,住着獬豸精魂。”

  陈阿鹏目光顿时一凝。

  “在书店里,我每天和泰山府君,一起喝茶,如果我改变一下我的口味的话,我们还能一起去大堡礁。”

  陈阿鹏眼睛当即瞪得大大的。

  “这个,看见了么?他是幽冥之海的主人。”

  陈阿鹏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咦,你居然都信了?

  也是,

  就像是刚刚你自己说的那样,

  我安不起没别的本事,就是会抱大腿。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帮我把把关,

  这次的大腿,

  粗不粗?”

  “cu……cu……畜……”

  “啪!”

  安律师一巴掌抽在了陈阿鹏脑门儿上,带着浓郁的震惊和不甘,陈阿鹏的灵魂彻底消亡。

  吐出一口烟圈,

  安律师点点头,

  道:

  “对,是粗。”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