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四十六章 玩儿脱了

第八百四十六章 玩儿脱了

  安律师曾听一个老巡检说过,这个世界上最空虚的事情,就是杀人。

  在他们这帮人眼里,杀人的意思不单单把这个人杀了,不仅仅是肉体上的毁灭,而是连带着灵魂的抹除。

  被杀的人,意味着真的不存在了。

  同理,杀得人越多,也就越无聊了,就像在一个屋子里,你把一切看不顺眼的东西都丢了出去,那这个屋子慢慢地也就会变得空落落的。

  安律师深以为然。

  后来,这位老巡检犯了事儿,私底下帮持了一个故人之后,其实这本不算什么,可能鬼差捕头这个级别的官差对这些事情当作大忌,但到了巡检这一层,一些规则倒是可以含糊一下,只要不是做得太过分了,一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就连神话传说中的大慈大悲的菩萨们也不敢明目张胆擅自干预人间的一些事情,西天取经还得走这么一个形式,那么,对于阴司的人来说,可能就更复杂更忌讳一些,更需要注意一个度。

  但无巧不巧的是,那位老巡检帮持的故人之后,后来居然成了一个大走私商,走私的还是人蛇。

  在那个年代,正是外国的月亮最圆最亮的时候,太多太多人梦想着得以去彼岸的国度追寻梦想。

  在一次国外海关突击检查中,那位仁兄下令沉箱,两个塞满了人蛇的集装箱被直接沉入了大海,上百条人命化作了海底孤魂。

  这事儿后来弄大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也出来了,比如那位仁兄本该蹉跎一生的命格为什么会发生变化,被阴司追查了下去。

  那位老巡检逃跑了,

  然后,

  他被安律师带着冯四儿他们一起围堵住了。

  安律师在杀他之前,感慨着“我屋子里又要少一件装饰品了”,

  寂寞,寂寞,真的寂寞。

  结果老巡检破口大骂:“丢了可以再买啊!”

  但他还是被安律师“咔嚓”了。

  一直到现在,安律师才渐渐有了这种感觉,杀得人多了,从心底,你会有一种撕裂感,过去的你,和现在的你,似乎正在渐行渐远。

  一个是风光无限的金牌巡检,

  一个是书屋里的狗腿子律师,

  两种截然不同的形象,

  正在慢慢地被切割开去。

  “呼……矫情了。”

  安律师伸手一掏,居然在陈阿鹏口袋里掏出了一枚银色的牌子,这是一件低级法器,有助于精神力的扩散,其实这玩意儿很鸡肋,在地狱里有其他更好的方式可以传递消息,在阳间通讯系统这么发达的时代,反而没有迷你对讲机好使。

  且这玩意儿的信号之差,足以让中国移动骄傲地挺起它的胸膛!

  安律师把这玩意儿捏在手里,精神力释放进去,

  啧,

  像是找到了一个以前的老玩具。

  …………

  “砰!”

  老张再度被一脚踹飞出去,

  然后再度爬起。

  很有意思的一幕是,

  阿峰明明一直在揍人,却越揍越烦躁,战局的僵持,让他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只可惜,这片区域早就被周泽以青铜戒指进行了隔绝,阿峰还没感应到自己的一个同伴刚刚已经嘎屁了,否则他会更慌。

  老张的脸上完全被淤青所覆盖,

  却越挫越勇,

  人是一种适应力很强的存在,

  包括挨揍。

  “老张,别放不开。”

  安律师的声音忽然自老张耳边响起。

  老张愣了一下,目光在周围逡巡,却没看见安律师的人影。

  “都被打了这么久了,还没信心么?”

  老张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被压着揍了这么久,还能揍出信心来?

  “如果对方能杀了你,你早就死了,我估计,对方现在也有点累了。对方根本就砍不动你,你还没信心么?”

  老张忽然觉得安律师说得挺有道理。

  “别想着防守了,你体内的是獬豸,拿着一个就比老板小一号的外挂,却打成这个样子,你不觉得丢人么?”

  “那怎么办?”

  老张问道。

  此时,

  阿峰再度向这边走来。

  “彻底放开,把自己想象成一条疯狗,代表月亮要消灭面前的人!”

  “额…………”老张。

  “妹妹你大胆滴往前走啊,往前走,莫回头…………”

  安律师唱了起来,

  老张也站了起来,

  开始往前走,

  然后开始了奔跑,

  然后彻底忘却了所有的招式,

  就是往前冲!

  阿峰犹豫了一下,

  身形一闪,

  迅速绕到了老张的身后,对着老张的脖颈位置就是一记手刀。

  若是之前,老张肯定会防备着这一手,哪怕挨打也不会让自己被打到真正的死穴,但被安律师一通鼓动,老张放飞自我了。

  “咔嚓!”

  老张身体如遭电击,

  嘴巴张得大大的,

  白光显现是显现了,

  但这次却没能完全抵消掉这次的攻击。

  “噗通!”

  老张摔倒在了地上,

  昏迷了过去,

  进气儿没出气儿多了。

  “…………”安律师。

  这边的情况,周泽也注意到了,他实在是不理解,刚刚老张明明被打得好好的,也支撑了这么久,怎么忽然间说趴下就趴下了。

  而在二楼位置的安律师则是默默地把自己的精神力从银色小牌子上抽出来,

  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抬头,

  望天,

  今儿个星星真好看啊。

  自己膨胀了真的膨胀了啊,

  居然去教一个法兽的人间行走去如何调度使用法兽的力量,

  这就跟一个小学没毕业的民科去教国家航空工程总设计师该怎么去登月一样。

  “吼!”

  正当阿峰觉得自己终于可以结束这一场让他又心惊又无聊的对决之时,在其身后,忽然传来了一声咆哮。

  阿峰转过头,

  他看见了一双黑色的眼眸,

  这黑色,

  仿佛浸润着可以让人永恒绝望的光泽。

  执法队刚被放出来没多久,自然没有经历过半年前的地狱之变,当然了,哪怕是经历过的,也很难把当初地狱里那位可以把血月喊下来当搬砖用的恐怖存在,

  和阳间的一个书店老板联系在一起。

  阿峰本能地身形后退,

  但周老板的速度比他更快,

  当开启半张脸的人格之后,

  体内的煞气以最为有效的方式快速地运转起来,

  速度,力量,

  瞬间达到了一种极致。

  “噗!”

  哪怕阿峰很及时地闪躲了,但周泽的指甲还是刺穿了他的腹部,横向一扫,阿峰整个人被掀翻在了地上。

  阿峰知道,眼前这个恐怖存在,他打不过。

  黑影忽然冲了上来,周泽转身迎上去,但黑影却忽然打了个弯儿,绕过了周泽,冲向了阿峰。

  阿瑶的速度确实快,然而,当老张因为不知名原因忽然当机之后,

  已经决定结束这场游戏的周老板,不会再给他们更多的机会了。

  只是,饶是如此,执法队在此时也体现出了他们的风格。

  阿瑶不是去救阿峰的,

  当黑影出现在阿峰身边时,

  阿峰眉心位置忽然凝聚出了一道红色的光点,

  阿瑶的匕首瞬间切向了阿峰的脖子。

  二人似乎在须臾之间,达成了一种无声的默契。

  “噗!”

  一颗头颅,被切割了下来,连带着阿峰的灵魂也被完全浓缩到了这颗头颅之中。

  “啪!”

  匕首自上而下,直接没入了阿峰的眉心。

  阿峰没有挣扎,

  张开嘴,

  红色的光芒从其口中飞逝而出。

  周泽目光一凝,他们这是要强行传讯,哪怕牺牲了一个同伴,无论是杀死同伴的还是被杀死的那位,似乎都觉得很理所应当。

  这是一群狠人,

  比周泽之前所见过的任何鬼差任何巡检,

  都狠无数倍!

  甚至完全是一种不同维度的生物。

  “铁憨憨!”周泽喊道。

  他本能地预感到了危机,

  帮安律师报仇,或者是帮他出个气,这其实不是问题,对付这三个执法队成员,也不是什么问题。

  这里面真正的危机就在于,

  如何能做到悄无声息。

  要知道阳间还有很多支执法队在行动,

  一旦走漏了消息,

  那么将面临的,

  将是极为恐怖的报复,

  甚至,

  是阴司的注意!

  “砰!”

  红色的光束撞击到了青铜戒指所凝聚出的结界上,当即消散掉了九成光亮,然而,却有那么一丝竟然直接穿透了结界,向着外面飞去。

  二楼阳台上的安律师愣住了,

  站在原地的周老板也愣住了,

  “吧唧!”

  阿峰的人头落在了地上,

  阿瑶咧开嘴,

  开始笑了,

  她成功了,

  在明知不敌必死无疑的前提下,

  能把消息传递出去,就是成功!

  哪怕为此牺牲队友,也无所谓了,反正大家都是要死的,阿峰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他选择了配合。

  这就是执法队,

  蛋蛋被切下来无所谓,还能盘它!

  自己死了无所谓,只要能让杀了自己的人跟自己一起陪葬,就是赚的!

  少顷,

  周泽心里传来了回应:

  “嗯…………怎…………么…………了…………”

  像是刚睡醒一样。

  周老板舔了舔嘴唇,道:

  “我好像玩儿脱了,我们要完蛋了,她把讯息传递出去了。”

  铁憨憨沉默了,良久,

  “哦…………”

  就在这时,

  阿瑶提起匕首横亘在自己身前,

  伸出舌头,舔了舔匕首上的鲜血,

  狰狞道:

  “庚辰,你完蛋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