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五十二章 上门!

第八百五十二章 上门!

  “我曾经,真的很佩服他的。”冯四儿说道,“可能你是没见过当初的安不起。”

  说到这里,

  冯四儿伸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道:

  “或许,是你的层次太高了,所以看东西就没了色彩。”

  是啊,

  体内住着当年的幽冥之海的主人,

  再去看巡检,

  哇,好大的官!

  嗯,太假。

  “其实,我觉得我不用去知道以前的他是怎么样的,现在的他,也挺不错的。”

  “是么?”冯四儿有些意外。

  周泽缓缓点头。

  “还是条件限制,他还是适合混体制一些。”

  “或许吧,行了,我下去带人去织网了。”

  “嗯,对了,有件事,我觉得我需要通知你一下,或许你真的不怕执法队他们,但通城死去的三个人,只能算是执法队里的丁等队。”

  “山鹰他们?”

  “山鹰他们属于丙等队。”

  “大一点?”

  “还有一支乙级等队马上过来。”

  跨了两个等级,

  周泽在心里盘算着铁憨憨和半张脸的战斗力够不够用。

  “执法队最巅峰时,有甲等队十支,乙等队一百支,下面的呈十倍递增,每个队都有五个人以上。

  不过,自几十年前那场大变之后再加上这长时间的圈禁,甲等队就只剩下一支了,乙等队五支,其余下面的,也损失很大,整个执法队虽然这次被放出来了,但早就不是当年他们的大头领还在时的那个规模了。

  不过,尽管如此,乙等队里的那几个家伙,判官也不愿意去招惹他们。”

  “谢谢提醒。”

  “应该的。”

  “不过我还是觉得这执法队取名字真简单,不光是连队员的姓名简单,连小队的称呼也这么简单。”

  “当初他们的大头领就是个简单的人。”

  听到这个话,周泽忽然觉得冯四儿说得挺对。

  一个旗帜鲜明地想要找回失踪的最后一代泰山府君的大头领,

  跟当初想要北伐迎回二帝的岳飞真的很像。

  可能地藏王菩萨也是实在是忍不住这个简单的二货了,才下法旨让楚江王出手将执法队给几乎灭了。

  周泽往外走了两步,又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看向冯四儿,问道:

  “他们找人的能力,强么?”

  “很强,缉捕,是他们的强项,如果当初追捕安不起的是执法队的话,哪怕有我放水,安不起也逃不出地狱。”

  “哦。”周泽应了一声。

  “怎么了?”

  “我觉得,安律师,是一个能超越自我的人,他总能创造奇迹。”

  冯四儿的眼睛马上就瞪大了,

  当即道:

  “安不起和庚辰在一起?”

  ………………

  扬州三把刀是一绝,分别是厨刀、修脚刀和理发刀,发展到现在,站在普通人的视角上来看,厨刀和理发刀已经逐渐被厨房用具公司以及密密麻麻的现代化发廊所取代,发扬最好的还是修脚刀。

  现在,全国各地都能看见扬州修脚的门面店,和蓉城的采耳一样,成了来当地旅游的特色文化产业。

  小小的足疗店里,

  周泽和老张一起躺在沙发上,

  两个男技师在下面捏脚,力道很合适,很舒服。

  老张拔了一根烟给周泽,周泽接过来。

  老张又拿起打火机,

  “算了,我自己来吧。”

  可不敢让政治正确给我点烟,折寿……

  “老板,我们就这样,没问题么?”

  老张还觉得有些不适应,虽说小萝莉他们四个都被派出去了在附近侦查,但自家老板和自己却在这里捏脚,明摆着在磨洋工嘛。

  这种情况,对于习惯了警队行动的老张来说,忒不习惯。

  “没事儿,我上头有人。”

  说着,

  周泽还下意识地抬起头,

  房梁上空落落的,没人。

  之前在开会时,他是真的被山鹰吓了一跳,现在都有点阴影了。

  真刀真枪的来,这种层次的对决,周老板怕的人还真不多,反倒是这种千奇百怪的手法和手段,让人防不胜防,古来多少万人敌的大将和大侠,最后都死在了阴沟里。

  “哦。”

  见周泽这么笃定,老张也就不说什么了,闭着眼躺下去,继续享受起来。

  周泽心里忽然有些担心起安律师的安危来了,

  毕竟是自己最得力的手下,

  唉,

  一念至此,

  周泽对刚刚给自己捏好脚准备敷热盐的技师小哥道:

  “帅哥,帮我去隔壁买包烟,待会儿一起算钱。”

  ………………

  当你在轻松地享受生活时,总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

  所以,

  冯四现在很不淡定,

  虽说他依旧在扬州市区内游荡着,

  但那种不安的感觉,

  却越来越紧迫了。

  执法队里并非全是好人,但却都是狠人,他们不讲道理,只认死理。

  他们会觉得在有办法化解的前提下,杀几个普通人补充一下气血,进补一下血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不做到过分就行,却会对那些违背了阴司法律的人,穷追猛打,绝不放过。

  在执法队看来,

  庚辰杀了他们三个同伴,

  几乎是必杀之而复仇的局面了,

  这次他们被解禁了,领头的也就是唯一仅剩的那支甲等队的人,想来应该是很迫切地希望做出一些事情来,好重新恢复到他们往日的荣光地位。

  也因此,在这个时候有人敢杀执法队的人,等于是在他们的玻璃心上狠狠地踩了一脚,他们不跳起来炸毛才怪了。

  最重要的是,安律师的身份,见不得光,他可以游离在大家默许的黑暗之中,而一旦曝光出来,就必死无疑。

  冯四儿站在屋顶的天台上,举目望向四周,但也只是为了望而望。

  “你到底在哪里……”

  ………………

  “你到底要去哪里!”

  安律师很狂躁地吼道。

  在这个空置的屋子里,他们已经逗留了半天了。

  安律师清楚,游动的鱼儿才是最难抓的,而现在他们逗留了这么久的时间,已经足够那帮人去织网捕鱼了。

  庚辰现在不再是婴儿了,他住进了一个塑料模特的体内,三下五除二的,就把这具模特的躯体改造了一下,就是一个新家。

  此时此刻,

  他正坐在椅子上,面前堆积着很多材料,他在制作傀儡。

  之前庚辰还阳后制作出来的那些傀儡,基本都在和书屋众人的交锋之中被毁掉了,现在他需要重新置办一批家当。

  但他这般悠哉悠哉的,可真的是让安律师受不了了。

  这会儿,

  坐在那里的庚辰,

  在安律师眼中,就是一口倒扣在那里的超级大锅!

  最郁闷的是,你还不能直白地告诉他,

  兄嘚!你已经被我们老板送上一口锅扣头上了!

  “扬州这里就有一个叛逃者,之前我感应到的,他生前就是扬州人。”

  “话说,你们一起负责看守在极西封印之地这么久了,就没培养出点感情?

  庚辰停住了自己手中的动作,道:

  “如果没培养出感情,在他们准备反叛时,我就已经被杀了。”

  “哦。”

  也是,

  肯定不可能是那边封印之地上到判官下到鬼差都集体反叛了,哪怕在那边守着是一件苦差事,但好歹也算是个官身。

  所以,

  反叛的开头,肯定是先自己人杀一批。

  “感情都挺好的。”庚辰又加了一句,“但感情是感情,该做的事情是事情。”

  安律师蹲了下来,道:“反正这个道理在我这里行不通。”

  “但你家老板行得通。”庚辰忽然来了这一句。

  “什么意思?”

  “他只是在逃避。”

  “他只是咸。”

  “需要逃避,是因为还有感觉,所以才会逃避。”庚辰瞥了一眼安律师,“你这种老油条,已经融入了,根本就不用逃避。”

  “行,你高尚,你牛逼,你了不起。”

  “嗯。”

  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

  安律师拿出手机,没信号,庚辰在这里布置了结界,安律师还特意加固了一下,所以,手机又变砖了。

  “我快准备好了。”

  庚辰站起身。

  “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走了?”

  “好,走,去下个地方。”

  “行,我去发动车子,我们赶紧走。”

  “你为什么这么紧张?”

  “因为一想到人间现在处于危急之中,那么多的普通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正在遭受威胁,我就坐立难安!”

  庚辰微微抬起头,

  显然,

  他不信。

  “走之前,我还要做一件事。”

  “什么事?”

  “给阴司发一个信息,告诉他们那个叛逃者的具体位置。”

  “其实没必要,执法队找人的话,应该很快很快的。”

  安律师是怕庚辰发信息时暴露了自己二人的位置,要知道,在执法队眼里,他庚辰的脑袋现在可比那些叛逃者更值钱,更吸引仇恨值。

  “放心,在抓捕完所有的叛逃者之前,我不会让自己出意外的。”

  “刚被我们活捉过的你得有多大的脸才能自信满满地说出这种话?”

  “你现在说这些,也来不及了。”

  “为什么?”

  “你刚刚去卫生间上厕所时,我就把信息发出去了。”

  “…………”安律师。

  “咚咚咚!”

  空置屋的房门,

  在此时被敲响了……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