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五十三章 出身文字

第八百五十三章 出身文字

  敲门声传来得很突兀,

  像是一记棒槌,猛地砸了下来,不给人任何的预留准备时间。

  安律师身子猛地一转,目光一凝。

  庚辰却显得很轻松,主动地起身走到门口,很自然地打开门。

  “您点的外卖。”

  门口的小哥把外卖袋子递过来。

  “谢谢。”

  庚辰道了声谢,把门给关上了。

  他现在用的是塑料模特改装后的身体,但因为披着衣服,不细看的话,还真看不出内在的情况,也足以以假乱真。

  “你还点了外卖?”安律师显得很吃惊。

  老子在逃难,你居然还点外卖……

  “总得吃点东西,虽然我这具身体是个婴儿,但消耗也不小。”

  “点的什么?”

  “肯德基。”

  “我还是比较喜欢麦当劳。”

  “那我再点一份?”

  “算了,我们边吃边走吧,快点儿。”

  说着,安律师就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杯可乐,另一只手伸进裤兜去拿车钥匙。

  谁晓得可乐一拿在手里忽然溢出,

  黑色的液体像是具备了某种特性的生命一般,疯狂地开始扑到了安律师的身上,而后开始了撕咬和咀嚼。

  哪怕是古墓里的食尸虫都不带这么凶猛的。

  “啊!!!!!”

  安律师发出了一声惨叫,痛苦地倒在地上扭曲起来。

  庚辰手中塑料袋内的薯条,在此时全都化作了恐怖的触手,将其直接捆缚住,薯条上分泌出来的油汁带着恐怖的腐蚀性,瞬间将他的这具模特身材给腐化得千疮百孔。

  也就在二人都中招的这一刻,

  两道黑色的身影忽然从门缝下面渗透了进来,重新凝聚出了人形。

  “就是他杀了阿瑶他们?”一道黑影说道。

  话语里,带着些许的不屑以及疑惑。

  “可能是被圈的时间久了,阿瑶他们也懈怠了吧。”

  “或许吧,封锁一下四周,别让他们灵魂窜出去,等彻底解决了他们,我们还得去继续找叛…………”

  “不对,这屋子有问题!”

  “嗡!”

  忽然间,

  这座空置屋的四壁上出现了一道道佛门文印,

  紧接着,

  一条金色的线从文印上蔓延开去,

  顷刻间“野火燎原”,

  恐怖的业火直接炸裂!

  “轰!”

  ………………

  “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

  “啪!”

  额头上的符纸被安律师摘了下来,安律师揉了揉自己的胳膊,起身后身子一阵扭曲,显得很是不适应。

  外加,嗓子有点沙哑。

  在安律师对面,那个婴儿也摘下了额头上的符纸,表情有些淡漠地看向安律师:

  “是执法队。”

  显然,他在问安律师,为什么执法队会对自己出手。

  “在那群疯子眼里,你是不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有什么区别?”

  庚辰微微皱眉,因为他觉得安律师说得有道理,但却有些强词夺理。

  “我得去和他们解释清楚。”

  庚辰的身子飘浮了起来,他能保持身子飘浮大概到成年人头部的高度,再高的话,就有些吃力了。

  其实,

  业火爆炸的位置,就在他们头顶那间屋子。

  只是,业火的特殊性,它的存在只是“净化”,而不是单纯物理意义上的燃烧,所以虽然有声响,却不会对房屋以及周围环境造成真正意义上的损坏。

  先前,

  楼上屋子里的“安律师”和“庚辰”,只是制作出来的傀儡,拿来钓鱼用的。

  “嘿,我说,刚刚咱演的像不像,是不是情景感很强烈啊?”

  安律师一边和庚辰上楼一边问道。

  先前二人在下面,额头上贴着符纸,控制着傀儡的说话和动作,但实际上,真的和表演话剧一样。

  庚辰没说话,显然,他心情不是很好。

  在他看来,执法队应该是自己这边的,自己虽然失去了体内的那部分豪彘本源,却依旧可以通过其他办法和以前的“老朋友”们联系,然后再把这些消息发给阴司,阴司再转送给执法队让他们去执行抓捕行动。

  所以,他不想和执法队起正面冲突。

  “别沉着脸啊。”

  安律师在后头倒是神情有些放松了,其实,更像是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老子已经陷入险境了,怎么滴,还引颈待戮啊?

  能多咬你一口也是赚的!

  打开屋门,

  房间里的空气格外清新,

  甚至可以用“沁人心脾”来形容。

  安律师甚至觉得如果可以的话,召集一下大量的人力物力把这业火的阵仗搞得再大一些,说不定直接能解决整个城市的pm2.5的问题。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罢了,若是那样玩儿的话,整座城市只剩下干干净净的一座空城了,而且是静悄悄的那种。

  客厅中央,

  安律师看见了自己那几乎被腐蚀了一大半的傀儡身体,正好上半身没了,只剩下下半身的残肢。

  庚辰之前的模特身材,已经被整碎了。

  而后,在客厅角落位置,有一个男子极为痛苦地躺在地上,在其身侧,还有一道人形灰迹,

  呈现出一个“太”字。

  显然,一个已经被人道毁灭了,还有一个居然命硬到这种地步,业火没把他给烧死。

  只是,虽然没烧死,此时的他,状况也是相当的糟糕了。

  全身上下,密密麻麻的都是白色的脓包,不断有脓包破裂,溅射出脓水,也不断的有脓包再度鼓起来。

  同时,在其额头位置,不时的有黑烟飘散,这是灵魂也在被消减的表现。

  见到这一幕后,庚辰有些无奈,他闭上了眼,随后,睁开,身子飘浮到了男子面前。

  “咳……我……你……咳……”

  男子已经无法说话了。

  “我会想办法救你,我觉得,我们之间可能存在什么误会,我原以为,我们之间应该是会有一些默契的,但……”

  “噗哧!”

  一直白骨手直接刺入到男子的脖颈位置,

  而后一搅,

  肉身的生机连带着灵魂一起被搅碎!

  庚辰怒目圆瞪,

  抬起头,

  看着安律师,

  怒吼道:

  “你在干什么!”

  “给他一个痛快,省得他痛苦。”

  “安不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肯定有事情……”

  “我现在可以坐下来,像刚才那样演戏一样,把之前的台词重新过一遍,然后等第二批执法队赶来。”

  “你……”

  “要么现在就被砍死,要么就赶紧离开这里,你是叛逃者,他们要杀你,不是很正常么?

  那就去把他们给领到那些叛逃者身边去,拿你自己当引子,兴许还能解决一些问题。”

  “你这是在把我当傻子!”

  “怎么滴?”

  安律师的眉毛跳了一下,

  继续以一种反派的姿态道:

  “我们把你给放了,我还陪着你来了,答应你的事儿,我们书店都做到了,怎么,你还想反悔违反协议?”

  “我……”

  “告诉你一句,不杀你,是因为我老板心软,老庚啊,你没无耻到这种地步吧?”

  说完,

  安律师直接抱住了婴儿,

  快速地向楼下跑去。

  他没去开车,而是直接翻墙跳出了这个小区围墙。

  只是,安律师的脚步马上停了下来,他感应到了好几股阴间的气息正在向这里快速移动,这么多人?

  不对,

  执法队那帮人不可能明目张胆地把气息泄露出来!

  “喂,你说的那个叛逃者在扬州哪里?”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但别想着靠这个浑水摸鱼,我消息真的已经发送出去了,那边要么被解决了要么就被布控了。”

  “我说怎么就和你交流这么累呢?”

  “你们之前到底做过什么?”

  “现在问题是你刚刚杀了两个执法队的人,我们现在正在被追杀!”

  “是你杀的,我没有。”

  “哈哈,你脑子进水了吧,那个连遗言都办法留的汰渍,

  是我杀的?

  第二个也是我为了帮他结束痛苦而已,俩人都是你杀的,你杀的!”

  安律师几乎叫了起来,这口锅,扣结实了,以后就不用心虚了!

  “我有办法离开,哪怕有执法队的追踪,除非他们这次还有乙等队过来。”

  “我艹你大爷,这个时候能不能不立Flag,我现在敢打包票,他们肯定来了!没你小子这么败人品的!”

  “两条路,给你选。”

  “你快点吧,我感应到附近有好几股不是执法队的小可爱正在往这里来。”

  “一条路,返程回通城。”

  “回书店?”

  “那里应该最安全,对于你来说,最安全。”

  安律师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道:“是的,你信不信我如果抱着你回书店去,不用执法队跑来杀我,我老板就第一个跳出来砍了我?”

  “第二条路,冲出去吧。”

  “怎么都是绝路?”

  安律师现在还不清楚他老板以及他的小四儿也在扬州,

  一想到自己要面对一群执法队的疯狗,他就觉得人生没什么希望了。

  “你安不起,怂到这个地步了么?”

  “当年是当年,现在是现在,老子被剥夺了出身文字了,你以为还是当年…………”

  “呕!”

  怀中的婴儿忽然一吐,

  而后,

  一张紫色的卷轴从其嘴里掉了出来。

  安律师的眼睛当即瞪得大大的,

  呼吸也猛地加速了起来!

  “现在,你有了。”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