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五十四章 鄙人,安不起!(6千字大章)

第八百五十四章 鄙人,安不起!(6千字大章)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你就这样出现,

  在我的世界里,

  带给我惊喜,

  情不自已……

  安律师看着这紫色的卷轴,眼睛迅速泛红,宛若是见到了自己的“初恋”,

  一颗心,

  噗通噗通噗通!

  朝思暮想的东西,夜夜渴望的东西,

  就这么冷不丁地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而且是以“呕吐”的方式出现的!

  “你不是好奇,为什么我叛逃出来这么久了,但实力上,似乎没受多少影响么?”

  安律师点了点头。

  之前在通城时,他就有些奇怪了,按理说阴司对叛逃者或者犯官最先做的,肯定是注销其出身文字,有点类似于阳间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意思。

  但庚辰在通城展现出的实力,你可以说他是依托于傀儡术的精湛,但绝不仅仅是靠着傀儡术这么简单。

  如果仅仅是靠傀儡的话,安律师不认为自己一开始会被打得那么惨。

  而等到了扬州后,傀儡的制造加业火符文的布置,更让安律师疑惑不已。

  大家都是犯官儿,

  凭什么你看起来比我高级的样子?

  要说谁比谁优秀,

  你当初要是比我优秀,怎么可能被我反客为主?

  “我的出身文字,也被剥夺了。”庚辰回答道。

  “这怎么可能?”安律师不信。

  “没什么不可能的,我现在用的……”

  庚辰小婴儿的肚皮上,浮现出了一张黑色的卷轴,若隐若现,而后又迅速敛去。

  “我现在用的,不是我本人的。”

  “呵,怎么拿到的?”

  安律师问的是怎么拿到的,而不是怎么做到的。

  因为,说到底,拿别人的文字卷轴使用,难度真的不大。

  一般来说,

  鬼差和捕头的实力差距,真的没那么明显,当然了,普遍来说,捕头还是比鬼差实力强的。

  毕竟捕头是五个鬼差的头儿,你不能打没点本事,怎么当小老大?矮个里面拔高的,那也至少有个相对高差不是?

  但正如周老板拿了那块含金量十足的捕头令牌之后,也曾泛起过嘀咕,

  这令牌除了看起来好看一些,但也没什么用处啊,除非拿去金店换钱。

  且从周老板对阴司的接触来看,阴司官差的实力鸿沟分界线就在捕头到巡检的这一差别上。

  安律师也曾承认过周老板的这个猜测,同时不止一次地在他嘴里提起过“要不是老子被剥夺了出身文字,老子就怎么样怎么样……”

  这感觉,就像是在说老子当年发达时遇到这龟孙就怎么怎么收拾他!

  事实,也的确如此。

  阴司是传承于泰山府君建立下来的体系,相传,初代府君曾取泰山之魂,和地狱的气息进行了融合,建造了阴司秩序的基础。

  幽冥之海时代,属于粗狂式放牧,地狱各巨头都清楚,在地狱正中心的幽冥之海上,有一座白骨王座。

  那个人坐在那里,

  四面八方的巨头们连躺床上翻身都不敢动静太大,还得担心那个人哪天会不会过来打个牙祭。

  但等到赢勾陨落之后,地狱瞬间陷入了混乱,各大地狱巨擘互相征伐,还有凶兽肆虐,阴间的乱象也影响到了阳间,阴阳紊乱,阳间也是风云突变,鬼怪肆虐。

  初代府君结束了地狱乱世,同时以泰山之基塑造了阴司体系的前身。

  巡检的出身文字,更像是古代阳间王朝对“山河湖神”的册封玉碟,巡检有了他,就能够更好地沟通来自地狱的力量,取之为己用。

  就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眼前的门,进去后,就是另一方天地,但到底能跑多远,能飞多高,还是看个人水平,然而,前提是,你得有这把钥匙。

  没钥匙其实也可以,每一行,总有平庸的也有天才人物,但按照阴司规定,册封巡检时,不光是要给你钥匙,同时还要将你自己的灵魂烙印打在了出身文字上,所以,一旦阴司决定剥夺你出身文字时,你失去的不仅仅是一把钥匙,同时还有着因此带来的地狱气息对你的隔绝和屏蔽。

  这也就是安律师看似比普通捕头厉害很多却又跟真正的巡检没法比的真正原因所在了。

  靠着这个手段,从初代府君时代开始到现如今,地狱才能维系基本的平稳,对外,管制各地,对内,管制内部势力。

  也因此,哪怕十大阎罗集体沉默,地藏王菩萨一心摆烂,但想要这个根基彻底烂掉垮掉,也需要一定的时间,现在也只是在摇摇欲坠,但到底什么时候会真的坍塌,谁也不清楚。

  所以,初代府君确实是惊才艳艳的存在,为之后的历代府君打下了再好不过的基础,哪怕混吃等死,也能把这个体系继续运作下去;

  若非最后一代泰山府君被地藏王菩萨忽悠瘸了,直接失踪,

  可能现在的地狱依旧是府君的时代。

  所以,钥匙是相通的,但阴司的规整制度基本杜绝了钥匙也就是出身文字被盗用的情况,如果你们哥俩好,借给他用,这倒是可以,但这种感情好的哥俩,难找。

  “托你的福,极西封印之地里,什么都有,而且,因为历代府君封印的原因,那块区域和外界也基本处于半隔绝状态,出现任何的意外,都有可能。甚至阴司的一些规则,在那里也行不通。

  按理说,巡检若是犯罪被惩处,出身文字肯定会被剥夺和注销,死亡的巡检,也会被注销掉,但在那里,我发现了一处地方,里面死了不少官差,还捡到了两个巡检的出身文字。”

  “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我考证过,那些死去的巡检,应该是一千多年前的人物,他们应该是那个时代的封印之地的看守。

  而他们陨落的时间段,正好是最后一代泰山府君失踪,十殿阎罗崛起,阴司改朝换代的时候,那边的疏漏和动荡再加上封印之地的特殊性,让在那段时间于的封印之地出意外陨落的巡检们,他们的出身文字被保留了下来。”

  有点类似于已经死去的人,却没去派出所销户,理论上来说,他的身份依旧可以参与社会活动。

  安律师伸手,

  把庚辰倒挂了过来,

  可怜的庚辰这小小的身躯这会儿被举起,不停地晃荡,看起来那是相当的凄惨。

  “啪啪啪!”

  安律师还伸手拍打了几下庚辰的肚子,

  道:

  “你再吐一吐,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好东西能吐出来,妈的,这小肚皮就是个异次元口袋啊。”

  “没了……”

  庚辰回答道,同时翻了个白眼。

  “我不信,你等着,等离开扬州后,我一定要带你去医院拍个X光。”

  “可以。”庚辰接受了,如果可以早点结束这么无聊的姿势,他愿意接受。

  “我说,怎么感觉我把你坑到那里去守边,反而让你因祸得福啊?”

  “别笑,你过得似乎也不怎么样,居然给一个捕头当了走狗。”

  “嘿嘿,大丈夫能屈能伸,你小子,就等着吧,如果你还有命可以等着看到的话。”

  “我拭目以待。”

  安律师把庚辰又抱起来,将其绑在了自己的后背位置,这种背娃的方式很接地气。

  紧接着,

  安律师怀着激动地心情弯下腰,

  将刚刚从庚辰嘴里吐出来掉落在地上的紫色卷轴捡了起来。

  他舔了舔嘴唇,

  颇有一种看《大话西游》时,至尊宝最后戴起紧箍时的感觉。

  男人,不可一日无权,当你品尝过力量所带来的身份地位之后,再失去它时,宛若世间最为残忍的酷刑。

  “那帮人都快到了,你还要犹豫多久?”

  庚辰开口问道。

  安律师笑了一下,

  道:

  “不是在犹豫,而是想多享受一会儿重回巅峰的喜悦,前戏,也是和谐生活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说完,

  安律师掌心一横,

  卷轴展开,

  上面记录着原主人的生平,

  这位一千多年前的前辈,叫陆平。

  紧接着,

  安律师的精神意识进入其中,

  卷轴慢慢地虚化,

  最后融入到了安律师的掌心之内。

  安律师缓缓地闭上了眼,

  噗通,噗通,噗通,

  这一刻,

  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这一刻,

  他感觉聚光灯又照到了自己的头上。

  这一刻,

  仿佛自己又找到了那个曾经属于自己的舞台!

  这一刻,

  恰好第一个赶到这里的捕头出现了,

  他纵身一跃,跳到了这个巷子外侧,侧头一看,随即又收回了身形,在其胸口位置,别着一片青翠的树叶,这也是可以帮助屏蔽自身气息的法器,是他好不容易得到的,他对这件法器很有信心。

  “人我找到了。”

  这位捕头马上捏住了自己的捕头令牌,将消息和自己所在位置的坐标传递了出去。

  他没有擅自出击,他并不认为以自己的实力,可以轻易地拿下执法队想要捕捉的罪犯。

  有些功劳可以抢,有些功劳则是真的不敢抢。

  他能感应到那个人的气息波动,对方似乎在这里隐藏,又或者是在这里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他在心底祈祷对方最好多耽搁一会儿,再多耽搁一会儿。

  过了大概五分钟的时间,四路捕头的身形出现在了这里,他们的手下也在身后。

  “就在这巷子里,左边的。”

  这位捕头打了个手势。

  刚赶来的四位捕头以及一众鬼差表情有些尴尬。

  其中一个女捕头开口问道:

  “确认么?”

  “当然,我现在还能感应到他的气息,我们现在五个人,可以试着进去了,执法队的人应该也快了。”

  说完,

  这位捕头转过身,

  而后,

  整个人愣住了,

  巷子呢?

  巷子去哪里了?

  在他眼前,哪有什么巷子,而是一座公厕,而且左边还是女厕。

  自己刚刚,居然就站在女厕门口,一直小心戒备着!

  怪不得刚刚过路的几个人一直盯着他在指指点点,

  不对,

  这位捕头悚然一惊,

  为什么刚刚那些人对自己指指点点时,

  自己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

  “啊~~~”

  舒服,

  捏个脚,又懒洋洋地躺了半个下午,虽说没睡着,但也是一种很大的享受了。

  任何事儿,都需要对比才舒服。

  这就像是中学时别的同学在上课你在偷偷玩手机,就觉得这手机真好玩真有意思;

  等到大学时,你再在课堂上玩手机却依旧觉得空虚,因为大家都在玩……

  此时上百个捕头和鬼差们在整个扬州市区里跟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转圈圈,自己却能忙里偷闲。

  头上有人,

  真好。

  想着想着,

  周老板又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

  上面很干净,

  周老板不得不感慨一下自己真的被那只山鹰给弄得有些条件反射了。

  同时心里歪歪了一下,

  当初那位大头领是不是也喜欢趴在地藏王菩萨的庙堂房梁上“嗖”的一声下来,

  “菩萨,我们来聊聊怎么找回泰山府君的事情吧!”

  然后,

  大头领,

  卒。

  快黄昏时,

  周泽和老张走出了足疗店,

  才站定,

  那边就出现了小萝莉的身形,

  之前他们被放出去做了做样子,

  有老板带头偷懒,下面的人自然不可能紧张到哪里去,瞧着小萝莉手中的两个圣代,就清楚她觉得是去磨洋工去了。

  脑袋上,还有了一副新的发卡,HelloKitty。

  这个中年女人,真的是快把自己催眠成小女孩了。

  “有其他捕头发布了坐标,老板。”小萝莉开口汇报道,同时把手中另一个巧克力圣代很识相地递给了周泽。

  “嗯。”

  周泽很平静地应了一声,接过圣代。

  “我们去不去?”老张问道。

  “去了干嘛,抓安不起去?”小萝莉回怼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想法是,我们去那边看看,说不定能给安律师创造一些逃脱的条件,可以做个策应什么的。”

  “没必要了,有人比咱们更着急安不起的安危。

  林可,坐标位置在哪里?”

  “在城南。”

  “那我们就去城北转转。”

  “这样,真的不会有事?”林可有些担心道,似乎有点太不给上面面子了吧,又不是直接要准备火拼。

  “如果他安不起连第一圈封锁都没能逃出来,那就不是安不起了。

  要接应的话,我们还是去城北接应去,至于上头,我们去反向堵截,怀疑目标在声东击西,有问题?

  行了,出发。”

  所以,

  当罪犯的坐标被发布在城南,一大片捕头带着各自小弟蜂拥向南时,

  周老板带着自己麾下的五个小弟,

  正一路狂奔向城北。

  然而,还没跑出去十分钟,

  众人身上的鬼差证和捕头令牌就都又同时响起了,

  小萝莉拿起自己的鬼差证检查了一下,

  脸色有些难看道:

  “老板,最新坐标位置,就在城北,好像,就在我们前面。”

  “继续往前。”

  “唰!”

  一道阴影出现在了众人的身侧,顺着街道的墙壁不停地向前向前再向前,不留神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就算发现了,也以为是正常的光影转变。

  然而,

  阴影在超过了周泽等人之后,

  从里头居然发出了声音,

  “我记得你,你是四爷的人。”

  这是山鹰的声音,

  显然,执法队也已经出手了。

  周老板不晓得的是,执法队早就出手了,最先出手的两个执法队员已经被安律师和庚辰设套给人道毁灭了。

  原本山鹰不打算出手的,用这帮他看不上眼的捕头鬼差什么的,上去送一波靠人海战术去填,也挺不错的。

  但又有一个丁字队的两个人忍不住了,不顾命令率先出手,结果气息消失。

  山鹰一边愤怒于圈禁几十年后,执法队纪律之涣散,另一边也确实被激发出了真正的肝火,亲自出动了。

  再不把目标解决掉,那脸可就丢大了,乙等队的三个上峰傍晚时就能抵达扬州,他必须在他们到之前,把事情全都处理好。

  周泽目光向身侧看去,五个鬼差也一起看向那道阴影。

  “你很不错,那些个捕头,被耍得跟一群蠢猪一样,完全被骗过去了,你没有。

  想加入执法队么?”

  “…………”周泽。

  “呵,我忘了,不愧是四爷的人,没点本事,还真入不了四爷的法眼,你们向西侧迂回包抄,拦住他就行,他已经被我们的人给咬上了。”

  “卑职明白。”

  说完,

  周泽就一挥手,

  带着自己手下的五个鬼差拐入西侧的马路。

  “还真挺有意思,像是在拍《潜伏》一样。”小萝莉忽然有感而发。

  周泽没接茬,等跑了一大段距离后,众人才停了下来。

  除了周泽和老张以外,小萝莉和月牙他们四个,早就气喘吁吁的了,鬼差的身体素质,还真是愁人。

  按照阳间一线警察的测标,他们八成不合格。

  要知道,这还是在有了彼岸花口服液解决了他们吃饭问题的基础上,其余的鬼差身体素质只可能更差。

  “嗡!”

  “嗡!”

  “嗡!”

  前方,

  出现了好几道闷响,

  普通人可能察觉不到什么,

  但阴间的人可以感受到那一次次炸裂的鬼气,

  气场之强横恐怖,

  让人咂舌。

  “这么激烈?”小萝莉咀嚼着泡泡堂吹出了一个泡泡,道:“出手的人,很厉害啊,是刚刚那个人不?”

  “不管是不是刚刚那个人,但有这种级别的人出手的话,我觉得,我们似乎真的很难再在这里等到安律师了。”郑强说道。

  “这阵仗,有点大啊。”月牙抿了抿嘴唇,“隔着这么老远,我心里都感受到了压抑。”

  有这种级别的存在拦截着,安律师还能穿越火线么?

  原本以为接应一下,放个口子,让安不起得以突围,也就可以了,谁想到,事情突变成这样。

  “老张,你想办法现在找个地方换一套衣服,再把脸蒙起来。”

  “啊……哦。”

  “待会儿如果有需要,听我指挥,叫你出手时你就出手。”

  “好的,老板。”

  老张马上跑进前面的一家小服装店。

  “老板,待会儿要靠老张?”小萝莉问道。

  显然,他对周泽的这个安排不是很理解,倒不是有非议,而是想确认一下周泽的态度。

  待会儿到底是要大家一起出手撕破脸火拼还是继续苟下去,看安律师花开花落……

  “老张体内是獬豸的精魂,哪怕出手时被执法队的人发现了也没有事情。”周泽解释道。

  “为什么?”郑强下意识地问道。

  “你傻啊。”小萝莉瞥了一眼郑强,道:“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獬豸,也就是法兽,人还活着呐,这里又是阳间,它的人间行走出来哪怕干了什么事儿,就算是把那只刚刚忽悠老板入伙的山鹰连扇十几个巴掌再丢进马桶里,

  人执法队也不敢有什么看法,

  更不敢对着老张的身份深究下去,

  他们怕真的惹毛了獬豸!

  现实里,这种事儿多了去了,上面人放个屁,下面人就能揣测出无数个深层次含意,就让他们猜呗。”

  “哦,明白了。”郑强恍然大悟,道:“老张出手,獬豸的气息一泄露,那帮人就得自己先把自己吓一跳,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惹怒了獬豸的意志,别说调查了,估计还得小心翼翼地担心来自法兽的报复。

  所以,哪怕是当狗,也得去当大靠山的狗,不然真的憋屈死啊。”

  可能郑强只是稍微地抒情感慨了一下,

  就像是小学生写作文,

  看见窗台上的花盆长出了嫩芽,也能抒发一下“生命真美好”。

  周老板没当一回事儿,事实上他都没注听意郑强和小萝莉在嘀咕什么,

  他正继续盯着前面在看,虽说看不到什么东西,但能感受出来那边的战况得有多激烈,心里默默掐算着安律师大概还能在这种恐怖程度的打击下坚持多久才会光荣,如果来不及出手救援的话,安律师的坟头选择在哪里比较便宜……

  但郑强话音刚落,

  周泽心底就传来了一道声音,

  带着点清晰的愠怒:

  “把…………这…………多…………嘴…………的…………家…………伙…………给…………我…………杀…………了…………”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