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五十六章 如此真实(二合一大章)

第八百五十六章 如此真实(二合一大章)

  “啧啧,可真热闹啊,这动静,折腾得可真大。”

  推开窗,

  小矮子站在窗口,

  目光聚集向一个方向。

  在其身后的房间里,跪坐着六个脸上带着面具的男女,所有人都沉默以待。

  山鹰早出动了,

  但鹌鹑却按兵不动。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小矮个子掐着手指在算着,

  越算脸上的笑容就越是灿烂,

  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册子,上头有些名字是红色的,但大部分都是黑色的。

  红色的意味着还活着的,能够感应到灵魂波动,黑色的则代表着已经消失陨落了的。

  册子不大,上头的名字却密密麻麻的,但红色的,只是其中的星星点点。

  执法队的构架是呈金字塔的架构,这个册子虽然只是冰山一角,却能够说明几十年前执法队的辉煌,当然了,现在也能说明当下执法队的落寞。

  “死了这么多了,其实,我一直觉得好笑,几十年前,我觉得山鹰他们不聪明,被关了几十年后,感觉他被关得更傻了。”

  小矮子在自言自语,

  旁边跪着的手下却没人敢说话,这也不是他们能够插口的话题。执法队在外人眼里是一群疯狗,但是他们的内部体系,却极为严苛,尤其是上下阶级的分明,比阴司更甚。

  “对手,明显不同寻常,已经填了这么多人进去了,居然还要继续填,填吧,填吧,继续填吧,等上峰来了之后,看他怎么收场。

  最好啊,把他自个儿也填进去,也省去了我的麻烦。”

  小矮子跪坐了下来,

  手里把玩着一个玉扳指,

  沉吟道:

  “那些捕头和鬼差就不用去理会了,一帮乌合之众罢了,几十年前那会儿兴许还能用一用,现在嘛,早就从根子上烂透了。

  催促他们去那里搭把手,就当添一把柴火,烧谁不是烧呢,咱就当帮阴司清理吏治了。

  传令下去,另外几个丁字队全部不准出手,都给我待着,我这点家当攒起来不易,可不舍得就这么砸出去。”

  “是。”

  一名女属下起身,出去传递消息。

  一些消息渠道,被他给断了,这也导致了山鹰对自己所要对付的目标有着先天的缺失和模糊。

  虽说小矮子和山鹰他们是一队的,都是丙等队的成员,但接下来,执法队的扩张是肯定的,只是这个规模,肯定不会特别大,这一点,小矮子自己也清楚。

  在蛋糕不够大的前提下,任何一个竞争对手,就都显得有些讨人厌了,所以他不介意耍点儿手段,看着山鹰出个洋相。

  等上峰来到这里时,看着这一地鸡毛的场景,呵呵。

  少顷,

  门被推开,

  女属下走了回来。

  小矮子眼睛眯了眯,他清楚传递消息不可能这么快,当即有些不悦地问道:

  “怎么了?”

  这名女属下走了进来,重新跪坐下去,而后,伏首向下,以额抵地。

  其余五个手下见状,马上一起以额抵地。

  房间里的氛围,当即沉默了下来。

  小矮子的呼吸当即一滞,

  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门后头,

  走出来一个手拿着棒棒糖的小女孩,

  可爱的公主裙,

  但穿在她身上,

  却给人一种很深沉的压抑感。

  “卑职……卑职见过大人。”

  小矮子马上把自己的头低了下来,诚惶诚恐地继续道:

  “大人不是要晚上抵达的么,怎么……”

  小女孩舔了舔嘴唇,

  道:

  “几十年了啊。”

  声音清脆,

  却带着一股子沧桑味。

  如果说林可这个萝莉身还带着些软软的味道的话,那么眼前这个小女孩,则完全是天山童姥的范儿。

  “几十年前,咱家大业大,勾心斗角,玩点儿内耗,这很正常,也是人之常情,我也能理解。

  队内无派,千奇百怪嘛。”

  小矮子的汗珠子滴淌了下来,身形开始了颤抖,

  当即道:

  “大人教训的是,卑职知错了,卑职这就马上…………”

  “现在呢,咱就剩这么一丁点家底了,大头领他到底死没死,我们也不知道,大概率是死了,不死也废了。

  想那位府君,都被咱们的菩萨给,呵呵,大头领被单独圈禁了这么多年,估计也早就……

  这时候还想着内耗,就有些没眼力见儿了啊。”

  “卑职,卑职知罪,卑职……”

  “起来吧,别跪着了,现在阳间已经不兴这一套了,咱们这些老古董,也得学学与时俱进。”

  “谢大人,卑职这就马上…………”

  小矮子正站起来,

  然而,

  当他站起身时,

  却发现自己的双腿一下子和自己的躯干分离了出去,

  紧接着,

  是自己的肚子部分也被分离出去,

  而后,

  是脖子部分,

  到最后,

  当他张开嘴巴时,

  他的脑袋也被一切为二,

  干脆利索得,

  像是在玩儿切水果游戏。

  一缕黑色的灵魂从被切割的身体冒出,

  刚刚飞到一人高的位置,

  忽然分崩离析,

  直接被切割成了无数个碎块,

  而后湮灭……

  自始至终,小女孩就没想过放过他,也没想过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之类的云云。

  她转过身,走出房门前开口道:

  “传令下去,封锁扬州城,所有人等,全部出动,违令者,懈怠者,就地正法!”

  “遵命!”

  “遵命!”

  …………

  小女孩走出了酒店,

  一个人漫步在大街上,

  手里依旧拿着她的棒棒糖,

  风从她身边吹拂过,

  她的身形似乎乘着风,也在一起飘荡。

  前一秒,她还在街角,眨眼间,她就出现在街头。

  短短的城区街道距离,

  在她的步履之下,仿佛只是在自家后院的菜园子里漫步那般简单。

  终于,

  她停下了脚步。

  在她面前,站着一个小萝莉,手里拿着吃了一半的巧克力圣代,她看见了自己的身形变化。

  两个小女童面对面地站着,都很粉嫩,都很萝莉,宛若感情要好的小同学相约一起出来玩耍。

  “林可,你看我这身衣服怎么样?”

  这时,

  刚刚在旁边一家服装店里换了一身衣服戴着鸭舌帽外加围巾蒙面的老张跑了过来。

  “哟,这个小姑娘长得真可爱。”

  站位是这样子的,

  从后往前依次是,服装店,老张,小女孩,林可;

  所以,

  老张经过小女孩身边时,还伸手揉了揉小女孩的脑袋,以一种身为警察的严谨问道:

  “小朋友,你家大人呢?一个人可不要乱跑哦。”

  林可闭上眼,

  她忽然想把老张拉过来爆锤一顿,

  但她知道这不可能,

  且不谈她现在能否捶得动老张这件事,

  如果她捶了,

  那么很快老板会过来,把她给捶一顿。

  只是,这个看起来和自己年纪无二的女孩,

  刚刚,

  “吧唧!”

  林可手中的巧克力圣代掉在了地上,溅射了一地。

  老张愣了一下,

  往前走了几步,

  然后,

  猛地明白了。

  小女孩抬起头,看着老张,微微眯了眯眼。

  她是看不出什么的,

  这一点,小萝莉可以确信。

  无论是赢勾还是獬豸,除非他们自己主动跑出来,主动地去泄露气息,否则当他们藏身于体内时,外人是看不出的。

  事情当然没那么绝对,但能看出的,至少也是地藏王菩萨的那种级别吧。

  但你总不能说,那位菩萨有那种和自己一样的癖好,进个小女孩的身体,还拿个棒棒糖。

  但小萝莉怕就怕的是,万一换好妆的老张忽然在大街上来一句“这样我待会儿去使用法兽力量去打他们就不会被认出来了吧”?

  好在,身为一个老刑警,老张这点敏感还是有的,虽然之前的表现,确实有点痴呆。

  他居然给了那个小女孩一个摸头杀。

  “哪里的鬼差?”

  小女孩问道,声音清冷。

  “通城。”

  林可回答道。

  没有卖萌,没有撒娇,没有脾气,很正经地回答,带着下级对上级的敬畏。

  “通城?”

  小女孩目露思索之色,道:

  “事情,就是从你们那儿发生的。”

  林可没说话,她明白,在这个情况下,不说话比说错,要好很多。

  就在这时,

  周泽走了过来,

  他站到林可身边,郑强他们几个也过来了,站在更后面一些。

  小女孩微微侧头,

  手中的棒棒糖指向了前方的那栋居民楼,

  道:

  “既然来了,你们为什么不进去?”

  不去帮忙,在这里看戏?

  周老板一开始没察觉到什么,但看见小萝莉站在那儿不动了,又看见老张站在那儿不动了,他就清楚事情出问题了。

  等靠近后看见这个个头和林可一般高的小女孩,

  周老板马上意识到这个女孩的不同寻常。

  因为她的眼神,因为她的表情,带着一种身为上位者的倨傲和淡漠,她没想遮掩,也懒得去遮掩。

  此时此刻,面对这个问题,

  周泽倒是直接回答道:

  “我们害怕。”

  很恰当的理由,也是很无懈可击的理由。

  总不能老老实实地交代我们还在商量着怎么开后门反水一下放安律师跑路吧?

  小女孩似乎对这个回答也没起什么怀疑,因为,以阴司现在的风气,这种回答,当真是很合情合理。

  她迈开了步子,

  下一刻,

  直接出现在了周泽等人的身后,

  道:

  “跟我一起来吧。”

  “好。”

  因为对方一直没有表明身份,所以周老板倒是不用去主动喊什么“大人”。

  但该听话还是得听话的,

  冯四儿曾告诉过自己,

  这次执法队里,有乙等队的存在过来主持大局,虽说周老板对铁憨憨和半张脸都很有信心,但能不去验证还是别去验证的好。

  打不打得过,暂且不提,估计对付眼前这位的话,想像在通城那边先封锁再杀人砍掉阿峰他们仨执法队员,基本是不可能的。

  到那时候,就算打赢了,其实也是输了。

  执法队昔日的大头领,号称十殿阎罗之下的第一人,就算比不得阎罗们,却也差不了多少了。

  接下来的甲等队,经历那场大变之后也就剩下一队了,乙等队也没几队了。

  阎罗往下跳两级的话,emm……

  阴司的体系,鬼差上面是捕头,捕头上面是巡检,巡检上面是判官,但判官到阎罗之间,也有着很大的鸿沟,虽说都叫判官,里头却还有细分。

  但眼前这个小女该,如果真的是乙等队的大佬的话,至少,也是个判官的层次吧?

  小女孩走得很慢,但距离拉得很快,这使得周泽等人需要在后面跟着奔跑。

  然后,

  大家来到了那栋居民楼的门口花圃里,

  此时,

  居民楼外围完全被鬼气给覆盖,

  里面应该还是有不少住户在家的,但他们现在相当于被隔绝了一切感知,丝毫不晓得外面正在发生的一切,哪怕见到了,也会“认为”没看见。

  居民楼前面的花圃中,

  站着一具无头的女尸,

  宛若一座雕塑,矗立在这儿,在其脚下,还有散落着的蜘蛛网。

  小女孩的目光瞥了一眼女尸,

  嘴唇微翻,

  没发出声音,

  但周老板还是留意到了她的嘴型,

  “废物”

  小女孩缓缓地抬起头,

  上方,

  忽然传来了一道迅猛的罡气,

  紧随其后的,

  是一道成熟女人的身影砸落了下来。

  “砰!”

  砸得那叫一个瓷实。

  周老板的嘴角抽了抽,是冯四儿。

  冯四儿现在很惨,

  胸口血流如注,脸色发白,其灵台位置,不时的有黑雾弥漫开去,显然,灵魂也被重创了。

  如果这都不算爱……

  周老板心里忽然想到了这句话,

  这可不是那些脑残神片里那般,拿着枪对着自己的胳膊来一发就当苦肉计完成了,冯四儿,这是真拼啊!

  当初举报安律师的是他,在安律师在地狱被追杀时,让翠花去救安律师的也是他,这会儿,不想安律师死的也是他,

  这俩男人的关系,不一般,不一般。

  小女孩抬起手,

  冯四儿的身子飘浮了起来,

  一道道黑色的光圈打入了冯四儿的体内,缓解了冯四的伤势,至少不会让其灵魂继续和酒精一样挥发下去。

  冯四儿侧过脸,嘴唇嗫嚅,

  看着小女孩,

  周老板确定,他看见了冯四儿脸皮的轻微抽搐。

  是啊,

  估计是冯四儿都没想到,

  来的人,

  居然是她……

  他演苦肉计的目的,一是为了放走安律师,二是为了把自己摘出去。

  但这位居然提前来到了这里,

  那安律师……

  那自己的苦肉计,还有什么意义?

  “是庆大人么?”

  这个女孩,叫庆。

  执法队里的人,名字都很奇怪,一是没姓了,以前就算有也都抹去了,二是取绰号当名字用,或者,就是单纯的一个字。

  比如周老板在通城刚刚杀掉的阿峰阿瑶阿鹏。

  “您可得保重好自个儿的身子,咱执法队可都是烂命一条的垃圾,在阴司高层的眼里,不值一提,您犯不着自个儿冲到前面去担风险,可别损了之后争取判官位置的机缘。”

  小女孩说话时,你很难从她语气里听出她到底是在说真心话还是在反讽。

  “您说笑了,为阴司办事儿,是我们一起的本分,我自然得……”

  “口号您就不要喊了,虽说您现在这个样子,倒的确挺适合喊口号的;

  但人,毕竟不是还没抓住么?

  等我去把那人给抓住了,杀了或者绑了,搁您旁边,您到时候再喊两嗓子口号,效果估计会更好一些。”

  “庆大人说的是。”

  “哪里哪里,咱执法队已经没以前风光了,日后,还得承蒙您多照应照应。”

  “庆大人您客气了,我这次就算能选上,也只不过是一个紫带子判官,哪能……”

  “您这又说错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想当初,咱执法队风光的时候,哪里晓得会忽然遭遇大祸,剩下的这点儿残渣子还得被关了几十年才得以出来透个气儿。

  我是看好您的,您有出息,是个能钻营事儿的主儿,莫说只是个紫带子,日后,说不定就是个黄带子赤带子上去了。

  我听说平等王殿没了,日后您开府建衙,也不是不可能啊。”

  这又是阿谀又是讽刺的感觉,当真是让人听得难受,尤其还是从一个小女孩口中说出来的,更是让人觉得诡异。

  冯四儿沉默了。

  “呵呵,咱不是说笑,几十年前第一次见到你时,咱就看好你。

  当然了,其实那会儿你站在那个人的后头,咱更看好的还是那位,只可惜,出来后一打听,得,那位卷进事儿里没了。

  你做得很好。”

  冯四儿继续沉默。

  ………………

  山鹰的尸体躺在那里,

  死不瞑目。

  冯四之前出现,

  直接道:

  “我来帮你。”

  山鹰大喜。

  然后,

  山鹰,

  卒!

  死前那一刹那,山鹰才明白过来,冯四说的帮你,不是说要帮他,而是帮对面那位。

  山鹰死得很憋屈,任何时候,被人从背后捅刀子的死法,往往都是最憋屈的。

  但死了也就是死了,灵魂都被搅碎了,哪怕还有什么执念,也就不存在了。

  安律师蹲在山鹰的尸体旁,

  深呼吸,

  深呼吸,

  深呼吸;

  “我们是逃犯…………”

  安律师背上的庚辰用一种祥林嫂的语气说道。

  他已经麻木了,

  他们是逃犯啊,

  结果遇到硬茬子,以为要交代掉的时候。

  另一个老仇人出现了,本以为雪上加霜呢,

  结果老仇人三下五除二地直接把那只座山雕咔嚓了,

  然后老仇人没有耽搁时间,

  继续三下五除二地把他自己给弄得近乎咔嚓了,

  身子一歪,

  一句话没说,

  直接从天台上跳了下去。

  庚辰有一种自己在风中凌乱的感觉,

  他现在对“逃犯”这个词,产生了怀疑。

  这是近期他第二个怀疑的词语,

  上一个,是“与人为善”。

  “你走啊,怎么还不走!”庚辰催促道。

  “别烦,我知道我们是逃犯。”

  “那你还不走?”

  “逃犯如果把捉拿自己的人都杀光了,不也算是逃跑成功了么?”

  “…………”庚辰。

  “妈的,我得看看我家四儿掉下去别真的摔死了。”

  说着,

  安律师站在天台边缘,把头探出去向下看。

  也就在此时,

  下方的小女孩,其目光也在向上,

  二人目光刹那对视。

  “咯噔!”

  安律师心里一沉,

  完了!

  她怎么会在这里!

  这不能怪安律师粗心大意,只能说到了那个级别的存在,隐藏起息的办法真的太多太多,而且层次和效果也都很好。

  安律师可还记得几十年前,自己和冯四儿带着手底下人马配合执法队执行一项任务时,这个女狠人的凶残劲儿。

  这可是真的狠起来连自己人都当瓜果一样砍的狠角儿啊!

  之前安律师问山鹰,你知道我是谁么?

  山鹰回答不知道。

  地狱很大,阴司很大,执法队也很大,不认识,也很正常,但如果是认识的老熟人……一具阳间招来的臭皮囊,怎么可能瞒得过他们!

  小女孩嘴角忽然露出了笑意,

  “啊哈哈哈哈!!!!!”

  她笑得很开心,

  然后低下头,

  看着悬浮在自己身边的冯四,

  开口道:

  “您可真是重感情啊。”

  显然,

  她认出了安律师,

  既然认识安律师,

  很多事情,

  也就能够理解了。

  “砰!”

  冯四儿被小女孩一脚踩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闷响,水泥地面都完全龟裂开来,同时,一道道黑色的鬼气刺入到了冯四儿的体内,开始去攻击其灵魂。

  “您可真是替我着想得很,咱执法队刚被放出来,说不好听的,一边得夹着尾巴做人,一边也要想着搞点动静出来。

  行,您这刚刚好。

  即将成为判官的金牌巡检,

  无视阴司规章,徇私枉法!

  这是您自己送上门来的,我就收下了!”

  冯四儿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情,完全被这个小女孩所压制着。

  小女孩仰起头,

  笑道:

  “我可是听说,是他出卖了你,怎么,你们还藕断丝连啊!”

  安律师眼睛泛红,目光死死地盯着下方平地上的冯四。

  “他愿意为了你,做到这一步,啧啧,可真是让人感动得紧。

  来吧,

  你也下来吧,

  他自个儿弄伤了自己送到我手上的,要杀要剐,可都在我一念之间。

  我就不上去了,你自个儿乖乖地下来,他也能因此少受一点儿苦。”

  “死八婆,你别动他,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这就下来!”

  “这是多么让人感动的一…………”

  小女孩话还没说完,就停住了。

  因为安律师确实是下来了,

  却不是从这个方向,

  而是从居民楼的反面跳了下去,

  其身上出现了一双傀儡翅膀,像是滑翔器一样,

  “呲溜”一声,

  以极快地速度反向疾驰跑远……

  小女孩愣愣地低头看着自己脚下的冯四,

  嘀咕道:

  “这么真实的么?”

  ………………

  ps: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在大家的支持下,龙已经收到了大神约合同!

  入行多年,一步一步地走来,感谢大家的陪伴和支持!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