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五十七章 幕后黑手

第八百五十七章 幕后黑手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安律师走得洒脱,连云彩都没再多看一眼;

  虽说是电视剧里很俗套很惹人厌的剧情,

  但忽然就这么的“跳过”了,

  还真让人有些不习惯。

  “你就这样跑了?”

  安律师背上的庚辰很是不理解地问道。

  他是认识冯四的,但他没料到冯四会出手帮自己二人,他清楚的,如果不是当初冯四的背叛揭发,安不起不会混到现在这个地步,说不定现在已经判官笔加身了。

  但既然人家帮了自己,杀了山鹰,怎么就能把人家就这么丢在那儿?

  “我们是逃犯!”

  安律师说道。

  “他刚刚救了你啊……”

  “我们是逃犯!”

  “你就这么丢下他了?”

  “我们是逃犯!”

  “你一走,万一他被……”

  “我们是逃犯!”

  “…………”庚辰。

  他抑郁了。

  这个世界上,确实有这种很纯粹的人,并非是所有人都会选择趋利避害地生活,而庚辰,就属于这种人。

  他的思维,他的理念,很难以去认同安律师的行为。

  事实上,

  即使此时是在逃,是在跑,但安律师依旧咬着牙,眼睛微微泛红。

  他只能选择逃,也只能选择跑,

  如果是让冯四儿来选择的话,他也肯定认同自己的做法。

  自己留下来,看似是问心无愧了,但两拨人一起被抓进笼子里,要杀要剐,就真的是操之于他人之手。

  这是最不划算的选择,也是最亏本的选择,

  做这个选择唯一的价值就在于可以满足于自己内心的“愧疚”感,而这,实际上也是一种怯懦。

  所以安律师跑了,

  无论冯四儿是否会被杀,

  自己跑了,

  至少还有一个报仇的希望!

  最最最重要的一点,

  则是,

  安律师看见了,

  在那个狠女人身后,

  整整齐齐地站着一排人,

  是老板他们!

  当你难以选择时,你可以甩锅啊!

  甩锅给自家老板,不正是应该的么?

  你让我来的,你让我参与的,现在出了这档子事儿,

  这锅不甩给你,

  甩给谁?

  …………

  “妈的,居然把锅甩给我。”

  周老板在心里骂道。

  安不起跑了,带着他的小庚辰双宿双飞去了。

  但冯四儿还在眼前这个小女孩的脚下。

  命运,对冯四儿开了一个玩笑,一同被玩笑的,还有那只叫鹌鹑的小矮子。

  因为这个叫“庆”的女人,比预计时间早了几个小时到了扬州城。

  所以准备玩儿内耗的鹌鹑被杀了,

  准备摘清楚自己把自己搞伤的冯四儿摔下来一看,当即懵了。

  小女孩举起手,

  对着冯四儿落了下来,

  周老板闭上眼,

  一咬牙,

  脚往前踏出一步。

  却在此时,

  小女孩收手了,她抓住了冯四儿的脖子,掌心连续地拍打下去,一道道封印轰上去,冯四儿整个人立马变成了一个被密封的蚕宝宝。

  周泽当即收住了脚步。

  小女孩回过头,

  看向周老板,嘴角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道:

  “怎么,你想救他?”

  这个女人,真的好敏感!

  若是寻常的捕头,在这种级别的大人物面前,可能早就失去方寸了。

  但周老板的心理素质还是可以的,演技不行那是演技不行,但本色出演倒是难度不大,毕竟是每天跟幽冥之海的主人斗嘴的人物,

  谁没见过世面咋滴?

  “是,他是我的恩主。”

  周泽指着冯四说道。

  反正这件事,

  执法队的人应该也知道,也就没必要隐瞒了。

  同时,周老板也做好了撕破脸的准备,被地狱里的真正巨擘知道赢勾还活着是死,但被眼前这个女人杀了也是个死,

  两种死法,

  肯定选那种死前能让自己爽一把的啊!

  “唔……”

  小女孩闻言,点点头。

  “嗡!”

  冯四儿被她举起,随手丢向了周泽。

  周泽伸手将冯四儿抱住。

  “那就让你来看住他好了,你大可以试试看,看你能不能把他封印解开。”

  “属下不敢。”

  周老板马上谦卑地低下头。

  小女孩走到周泽身边,伸手似乎想要拍一拍周泽,但因为高度原因,她拍不到。

  一边的小萝莉心里忽然感同身受。

  “你……很好,我很欣赏你。”

  “多谢大人赏识。”

  周老板继续谦卑。

  “在这个年代,像你一样懂得知恩图报的人,越来越少了。

  怎么样,这捕头当得也没什么意思,跟我去执法队吧,我许你一个更好的前程。”

  周泽愣住了,

  然后,

  用一种很是为难很是纠结地目光看着自己怀中的冯四。

  “呵呵,小朋友,你知道是怎样的一个机会,摆在了你面前了么?”

  “我…………”

  周老板额头上出现了汗珠。

  快演不下去了!

  “行了,你,跟我来。”

  小女孩伸手指了指林可。

  咦,我?

  林可有些吃惊,

  但还是走了过来。

  小女孩伸手牵住了林可的手,

  摇了摇,

  找呀找呀找朋友……

  “我看到你就觉得亲切。”

  “多谢大人抬爱。”

  如果说周老板的“谦卑”和“恭敬”都是很勉强地装的话,

  那么林可,就是真正的有感而发了。

  能被一个大人物赏识,确实是值得激动和雀跃的事儿。

  但好在林可心里也清楚,

  再怎么大的人物,不说和老板比了,连自己同僚体内的那只旺财她都比不上。

  “和我一样,明明是老女人了,却还是喜欢用小女孩的身体,呵呵,和我一样的不要脸啊。”

  “…………”林可。

  旁边的刘楚宇郑强一起讨好似的小鸡啄米点头,

  就是就是。

  “啪!”

  “啪!”

  小女孩目光一扫,

  俩人被抽飞了出去。

  月牙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这俩傻缺。

  “行,你就陪我去逛逛街,买买衣服,几十年没上来了,这上头的变化可真大,呵呵。”

  说着,

  小女孩就牵着林可的手往前走。

  等到她和林可的身影消失在了居民楼门口时,周老板才抬起头,侧了侧脖子,这脸,刚刚因为一直保持谦卑的神情而有些僵硬了。

  郑强和刘楚宇俩人捂着红肿的腮帮子走了回来,很是尴尬地站在边上。

  老张则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凑到周泽身边问道:

  “她不去追安律师了?”

  “你问我,我问谁?”

  说着,

  周泽把怀中的冯四一丢,

  老张马上伸手接住了,否则冯四都得摔到地上去。

  “找个地方,先落脚,这帮大人物,似乎不弄得神神秘秘的,就觉得不够有逼格似的。”

  捂着腮帮子的刘楚宇和郑强一起小鸡啄米点头。

  周老板很嫌弃地扫了他们一眼,

  “丢人。”

  …………

  酒店房间里,

  蚕宝宝似的冯四儿被丢在了床上,

  周泽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茶杯。

  冯四儿醒了,但是不能动,他被封印得结结实实。

  既然那个小女孩知道周泽是冯四的人了,却依旧敢把冯四交给自己,证明她对自己的封印非常有信心。

  呵,

  蜜汁自信。

  “能说话不?”

  周泽开口问道。

  “能。”

  冯四有气无力地道。

  这次,

  丢人丢大发了,

  本来,

  哪怕不敌,

  但也不至于这样。

  这真的是活生生地作茧自缚……

  “老安跑了。”周泽说道。

  “跑得好。”

  冯四很理解。

  好吧,对二人的这种奇怪的关系,周泽已经见怪不怪了。

  “她这是什么意思?”周泽有些好奇地问道。

  “放长线,钓大鱼。”

  “哦。”

  周老板点点头。

  “我也是她的鱼,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巡检,她不介意顺手杀了,但我这次任务结束回去之后,有很大的机会冲击到判官的缺位。

  现如今,等于她捏住了我的把柄和罪证,可能,接下来,她会再来到我面前,让我宣誓效忠于她。”

  “这么复杂?”

  “不复杂……一点都不复杂。执法队经过一场大变,元气大伤,而且几十年的圈禁之后,他们以前在阴司里的人脉也都凋敝得差不多了。

  如果能收一个判官成为他们的马前卒,对于此时的他们来说,是很值得的一件事。”

  “但他们这次死了很多人。”

  “他们还剩下一支甲等队,五支乙等队,这才是执法队现在的真正高层和精华,其余下面的人,只需要从阴司体系里招揽那些失意落魄的人进来填充就好,死再多,其实都无所谓。”

  “哦,原来是这样啊。所以,死了的人就是死了,她不在乎死人了?

  她不去追杀安不起,也是为了给你个面子,以方便收服你?”

  “不光是因为这个。”

  “还因为什么?”

  “以她的视角来看,安不起明明是一个戴罪之身,一个阴司的流亡者,出身文字都被剥夺了,就算侥幸没死,也应该缩着脖子活得跟一只下水道的老鼠一样。”

  但安不起这次却主动高调地搞事情,杀执法队成员。

  所以,

  她很可能认为安不起背后站着某个势力,她想让安不起离开,然后顺蔓摸瓜找到那个势力,揪出那只幕后黑手。”

  “嗯?安律师背后站着什么势力?”

  郑强忽然很是意外地说道。

  周老板侧过脸,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的郑强,目光里,带着关怀智障的温柔。

  紧接着,

  周老板端起茶杯,

  小小的抿了口茶,

  嗯,

  寻找一下作为幕后黑手的感觉。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