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五十八章 火烧家门口了

第八百五十八章 火烧家门口了

  论做一名幕后黑手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周老板想了很久,似乎也没什么特殊的感觉,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还是希望回归到以前的岁月静好,捂着自己的双眼,装作大家都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现在的局面,又不能单纯地以暴力去破除,怕因此牵扯出更多的麻烦。

  习惯了“与人为善”的生活,

  忽然得改变生活习惯,

  还真有些不适应。

  放下了茶杯,

  周泽站起身,走到床边,看着躺在床上“作茧自缚”中的冯四,

  道:

  “其实,有件事,她说错了。”

  “什么事?”

  “我不晓得那些大人物是不是都喜欢有那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满足感,但这个封印,我觉得,应该不是很难破。”

  且不说赢勾出手这个大BUG,

  就是喊老张“关门,放旺财!”

  解决一个封印,都不是什么问题。

  獬豸是法兽,最擅长封印之术。

  “我知道。”

  冯四很实诚。

  “嗯,那你要不要我帮你解开呢?”

  周泽问道。

  “你做决定就好,不用问我。”

  周泽闻言,微微皱眉。

  然后一脚踹了过去,

  “砰!”

  冯四被周泽踹下了床,“咯噔”一声,摔得很响。

  “…………”冯四。

  “抱歉,刚被安不起甩了个锅,心情本就不是很好,现在你又给我来一口锅,我真的不想选择。”

  说着,周老板瞥了一眼郑强:

  “傻强,把他抱回去。”

  “哦,好。”

  郑强把冯四又抱回到了床上。

  冯四看着周老板,笑了笑,“我错了。”

  “我现在很烦。”

  “我能理解。”冯四回应道。

  “你有没有办法,让我不那么烦?”

  “其实,什么都不要做就好,她等会儿回来时,说什么,我就答应什么,反正帮那些大人物做事儿我都习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而安不起,

  也不会傻到现在就马上回你们家书店的。”

  “有没有一劳永逸的法子,我是说,不是拔出萝卜带出泥的那种,安不起现在是死是活,我真的不担心了。

  整件事,就是起源于这家伙追星开始的。”

  “有件事,我不知道你是否知道。”

  “你说说看。”

  “那就是,这次执法队上来的真正目的。”

  “不是抓豪彘么?”

  “一头猪而已,上来顶多吃一些人罢了,影响又能大到哪里去?”

  但人家庚辰可是担惊受怕得要死啊,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典范。

  只是,

  人家真正的阴司管理者,却觉得这只是小事儿。

  “那是为了什么?”

  “这次,仅剩的五支乙等队,来了三支,只是抓豪彘的话,用不着这么多人的。”

  “嗯。”

  “这次,据说,有两位大人物,混着豪彘的本源里面,跑出来了。”

  周泽咳嗽了一声,

  他记得那只猪头在被赢勾吃的时候,曾主动坦白,告诉赢勾,他有两个本源在不知不觉间被调包了。

  等于是他千辛万苦买通了一路看守海关,结果有人占便宜搭了它的顺风车一起上路了。

  “看来,你是知道的。”

  “你继续说。”

  “我并不知道出来的那位大人物是谁,但能够让阎罗下令解开执法队的封禁,让他们出手解决这件事,足以说明阴司对这件事的重视。”

  “那你这话说了等于没说。”

  “出来的,有两个,一个未知,另一个……”

  “如果你想学鲁迅,跟我说两棵枣树的话,你就完蛋了。”

  “另一个,是一只猴子。”

  冯四说出了答案。

  周泽愣了一下,

  而后,

  整个房间里陷入了一种沉默的状态。

  良久,

  周泽才重复了一遍:“猴子?”

  “是的,猴子。”

  冯四一直在盯着周泽看,他可以确定,周泽知道的东西真的不少。

  “所以,这次执法队上来,名义上是抓猴子……哦不,名义上是抓猪,实际上是抓猴子?

  以及,

  猴子旁边的另一个…………人?”

  冯四眨了眨眼。

  “但,为什么这件事,会交给你来负责督查?”

  “我不是在督查,我只是附带地过来参与这次任务,执法队的真正高层,据说,仅存的那支甲等队三人中的一个,也来了,他亲自指挥三支乙等队来组织这件事。

  而丙等队以及下面的丁字队,则是为了掩人耳目,继续追踪着豪彘的本源,追杀那些叛逃者,他们自己甚至都不清楚这次任务的真正目标是什么。”

  “是府君么?”

  周泽问道。

  某一代府君诈尸了?

  “不知道。”

  “不知道却这么大张旗鼓地……”

  “猴子加一个人的组合,永远是现在阴司的真正禁忌,而且,这次的事情,还是发生在极西封印之地,那是初代封印动荡时代巨擘的地方,之后历代府君也多次前往那里加固过封印。

  从那里走出来的东西,本就非比寻常,而且,还是这种组合……”

  “呵,又不是拿破仑,挥挥手,军队就倒戈了。”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弄潮儿,不是说谁更老谁就更牛逼,如果真这样算的话,当初赢勾大闹地狱时,那些地狱的巨擘为什么不纳头便拜?

  同理,此时那一个人加一个猴子的组合,

  不也是被阴司派上来的执法队真正高层在展开搜捕追杀么?

  当然了,站在阴司高层角度,他们肯定是很重视的。

  铁憨憨当初在地狱,还有九黎一族的战魂嗷嗷叫地想出来帮他厮杀征战呢。

  比铁憨憨年代更近的府君,余留下来的力量应该更多吧?

  “这是在玩儿火。”冯四继续道,“执法队需要这次行动,来获得阴司的补偿和支持,得以重新崛起,像我这种的,则需要这次的事件,来增加功勋资本,这也是往上爬最快的方式。

  但一不小心,如果真的是那个组合的话,

  很可能这把火,

  会把所有人都烧死。”

  “随他烧吧,只要不要烧到我家就可以了。”周老板如是说道。

  “她比预计的时间更早地到了,这不符合她的作风。”冯四微笑着说道,“不要说她看手底下的这些废物死了这么多,所以急匆匆地赶来救场,她连杀了这么多执法队队员的安不起也能说放就放,对我这个刚刚杀了山鹰的人,也以收服为主要目的。

  她是个狠角色,以前没被封禁时,我就知道。”

  “那么,你说,她为什么提早来了?”

  “或许,你可以先问问,为什么,她会找你们通城的鬼差……一起去逛街。”

  周老板点了一根烟,

  想了想,

  又点了一根,

  插进冯四的嘴。

  吐出一口烟圈,

  周老板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老头捂着裤裆的画面,

  画面很喜感,也很猥琐,却也很温馨。

  “呜…………唔…………”

  郑强伸手帮忙把冯四嘴里的香烟拿出来。

  冯四吐出一口烟,

  得以继续道:

  “会不会有那种可能,那只猴子和那个人的组合,现在…………”

  周泽的手直接捂住了冯四的嘴,

  深吸一口气,

  道:

  “闭上你的乌鸦嘴。”

  火,

  似乎真的可能要烧到自己家了啊……

  如果,

  说是如果,

  如果这些东西真的巧合在了一起,

  那么自己这次稀里糊涂地因为安律师的追星复仇而卷入到这件事跑到扬州城来,

  真的有了极大的价值。

  至少,有了一个预警和准备了。

  否则真可能自己还躺在书店沙发上晒太阳喝咖啡时,

  门口忽然出现了一批,是的,是一批,一批和“庆”一样的存在!

  想想那个画面,

  都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虽然里面还有着很多很多的不确定因素,但现在,必须要做出最坏情况的准备工作了。

  “我说,这…………”

  周泽刚开口。

  冯四却忽然紧闭住了嘴巴,闭上了眼。

  周泽会意,也不再说话了。

  过了五分钟的时间,

  客房的门被敲响,

  郑强去开门,

  林可和小女孩一起走了进来,俩小女孩手上都提着不少的衣服。

  看来,女人不管是在哪个年龄段,都对购物有着极为可怕的执念啊。

  “想得怎么样了?”

  小女孩走到床边看着冯四。

  周泽等人站在床边,

  一家人,规规矩矩,整整齐齐;

  在老板的带领下,集体谦卑状态中。

  冯四叹了口气,

  道:

  “一个要求。”

  “说。”

  “放了安不起。”

  “只要他不继续和执法队作对,不继续攻击执法队员,可。”

  “我同意。”

  “嗡!”

  冯四身上的白色的茧全部消散,恢复了自由。

  周泽在旁边有些意外,

  不需要给个魂血或者加个契约什么的么?

  “可惜,我现在不能把我魂血交给你。”冯四笑着说道。

  灵魂不完整的话,到时候被授予判官身份时,会直接失败。

  阴司的规矩,很严格,你当判官后可以自己选择就去做谁家的狗,这是你的自由。

  但谁家想把自家的狗直接推上判官的位置,抱歉,不可以。

  “结个善缘。”小女孩不以为意,“本来我是信不过你的,因为你的人品很差,卖主求荣的人,自然不值得人去信,但你先前的行为,给你人品加了一些分。

  我们执法队想要的,是和你的友谊,而不是谁去制约谁。等你当上判官时,我们可以继续做一些交易,放心,是对大家都有好处的交易。”

  冯四沉默,没回应。

  不管现在的氛围再怎么友好,但本质上,还是他输了,也无法掩盖这城下之盟的事实。

  随即,

  小女孩转头看向周泽,

  问了句废话:

  “你是通城的捕头?”

  “是的,大人。”

  小女孩又道:

  “通城是个好地方,刚刚她和我说了一些关于通城的风土人情,我想去转转。

  你可以做我的导游么,或者你有合适的人选来做导游也可以。”

  周老板犹豫了一下,

  继续面露谦卑恭敬之色,

  道:

  “有。”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