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六十章 你放老道又何必!

第八百六十章 你放老道又何必!

  这一次,开车的是周老板,而后车座上,则坐着两个小萝莉,不知道的人看起来,还以为当爹的带着俩女儿自驾旅游,其乐融融呢。

  当然了,这种儿女福,

  除了王轲,

  似乎别人也消受不起。

  庆似乎对林可很欣赏,

  但她说得很直白了,

  欣赏的是这种和自己一样不要脸的劲儿。

  这种欣赏,难以让林可有那种“感动”的感觉。

  她只能一直小心翼翼地陪着,找回了久违的紧张感,是的,林可也发现了,自己似乎平淡日子过得太久了,也咸鱼化太久了。

  忽然过度到紧张刺激的剧情时,自己多少有些不适应和放不开。

  好在这种情绪倒是和初见大佬的感觉很贴切,不至于引起怀疑。

  若是太放松了,反而不合适。

  当然了,形势比人强,至少,在如今的局面下,只要老板没选择撕破脸,大家就得都低着头。

  这时候,

  林可心里忽然有种跃跃欲试,仿佛罪恶的小恶魔正举着刀叉在她心底不停地呼喊着祈祷着:

  有点期待老板啥时候直接撕破脸干了身边的这个女人!

  所以说,女人之间的关系,有时候,往往会变得很可怕,表面笑嘻嘻着,心里恨不得你今晚就暴毙;

  甚至背地里,哀悼词都为你提前写好了。

  周老板这车开得有点累,他很久没开长途了,尤其是最近一两年,只要是开长途,都是自己手下人代劳当司机。

  老张他们这些其余的鬼差,暂时还留在扬州,归于冯四的指挥,豪彘的抓捕和清理工作还要继续下去。

  庆点名让周泽和林可陪她先去一趟通城,人家既然这般吩咐了,周老板只能照着她说的去做。

  “做捕头,有意思么?”

  庆开口问道。

  这个女人,往后头一坐,还真有一股子不怒自威的架势。

  “为阴司服务。”

  周老板很没诚意地喊了句口号。

  一路上,庆会时不时地问自己一些问题,然后她自己又会陷入沉思,她似乎不是很在意周泽是什么态度,也不在意周泽是否在认真地回答。

  “也是了,你是冯四儿的人,自然瞧不上我们执法队现在的牌匾。”

  周老板真的无奈,

  为什么一个个都想拉自己进执法队,

  自己看起来这么像变态疯狗么?

  他觉得自己的气质和执法队的气质,完全不搭啊。

  “行吧,继续跟着冯四,似乎也是一条不错的路。”

  庆没说周老板不知好歹,

  这一路上,周老板也算稍微熟悉了一些她的脾气了。

  其实,

  除了喜欢一言不合就杀人以外,她还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至少,

  在确定你完全没有价值之前,

  她不会杀你。

  而且,莫名的,周泽发现对方好像有点欣赏自己。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被爱的,永远有恃无恐。

  “通城出事儿的时候,你一点都没感觉么?”

  庆又问道。

  “没有,我甚至不知道执法队曾到过通城。”

  庆点了点头。

  这番对话,

  看起来有点傻,

  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毕竟,

  在不知道周老板真正身份和底牌之前,你只能把他当作一个地方的鬼捕头来对待,你的思维,你的逻辑,也就自然而然地顺着这条线往下去了。

  庆算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但不说和赢勾比了,和旺财都没办法比,完全不是一个阶层的存在,自然跳不出历史的局限性。

  “通城,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么?”

  “特殊的地方?”周泽思索了一下,道:“似乎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吧。”

  “安不起,之前是在通城?”

  “虽说我是四爷的人,但我对四爷以前的事,知道的真不多,我入行也就两年,所以,我不认识安不起,他以前和四爷很熟么?”

  “入行两年,就当捕头了?”

  庆微微一笑,

  “进步神速。”

  周泽取出烟,咬在嘴上,道:

  “都亏四爷的照拂。”

  反正,

  什么锅都往冯四儿头上盖就是了。

  “也是,你真的不打算进执法队么?你们四爷,哪怕要当判官了,在我眼里,说实话,也就…………呵呵。

  虽说执法队现在落魄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我似乎没有选择的余地,如果大人您执意看得起卑职,卑职愿意效劳。”

  “好,等通城的事儿我处理完了,可以给你办手续,这阳间,毕竟是活人的世界,偶尔上来透透气瞧瞧新奇可以,但一直待在上面,就像是一条鱼离开了水趴在地上太久了,容易被晒干,变成咸鱼。”

  “大人您说得对。”

  “你是不是觉得很好奇,我为什么会这么看重你?”

  “是的,卑职确实有一些疑惑。”

  “当我决定要来通城前,我让人调查过阴司的档案,发现档案里,对你的记载,不,确切的说,是对你们的记载,太少太少了。

  我信的是冯四看人的眼光,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

  “卑职汗颜,其实,也是因为通城一直风调雨顺的缘故吧,基本上,没有什么事儿。

  卑职也贯彻着与人为善的处事习惯,所以,也没什么仇人。”

  “或许吧,如果我要找的人,真的在通城,似乎也确实说得过去。”

  如果那位真的在这里,

  风调雨顺,

  真的不算什么。

  周泽继续开车,

  其实,

  一口一个大人,一口一个您的,

  周老板心里倒是没什么憋屈的,

  就当是耍猴呗。

  家里有粮,心里不慌。

  就是铁憨憨似乎因为有外人在,所以一直没冒泡。

  又或者是可能上次吃得猪头肉加猪蹄的套餐太腻了,还在沉睡消化之中。

  “通城有耍猴戏的么?”庆忽然又开口道。

  “猴戏?其实,我们现在可以拐个方向,去淮安。”

  “为什么去那里?”

  “因为那里有吴承恩的故居。”

  “我说的是耍猴的。”

  “安徽的利辛县那边好像比较多,猴戏之乡。”

  “通城就没有么?”

  “我没见到过。”

  “哦,是么。如果想找,能找到么?”

  “试试看吧,动物园里的行么?”

  “你说呢?”

  终于,

  要下高速了,

  收费站也在前头了。

  出了收费站,周泽靠边停了车,老道的车也停在那里。

  “那就是你给我找的导游?”

  庆伸手指着车外头正点头哈腰走过来的老道问道。

  “是的,他算是个本地通,对通城这边三教九流的事儿和人儿,再熟悉不过了。

  大人您刚刚不是说想看猴戏么?

  他可能知道哪里有。”

  老道走到车门旁,周泽摇下了车窗。

  “嘿,老板,回来啦,哟,客人,还是个……哟,您好,您好,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有了小萝莉林可的前车之鉴,

  老道可不会傻乎乎地把坐在后头的那个陌生女童真的当作什么邻家小朋友,

  态度上,当真是诚挚得很。

  丰富的人生经验告诉他,越是喜欢装嫩的人,就越是可怕!

  庆看着老道,没急着下车,而是直接问道:

  “你知道通城这地界儿,哪里有耍猴的么?”

  “耍猴?”老道挠了挠脑袋,做出思索之色,道:“哟,咱这地方是平原,也没什么老林子或者山头什么的,除了动物园,也没猴子啊。

  贫道以前在峨眉山住过一段时间,那里的猴子是真的多也是真的皮,在这儿,除了动物园里,贫道可真没见过猴子。”

  周老板伸手抖了抖烟灰,

  对于老道的临场反应,周老板还是放心的,也没想着多此一举事先去特意提醒老道。

  要知道自己后头坐着的那位,说好听点,是执法队里的大佬级人物,但实际上,和特务头子没什么区别。

  否则也不会被现任领导人派出来执行刺杀前任领导人的任务。

  从聊天到现在,也没多长的时间,周老板可不会傻到在她眼皮底下发微信给老道通风报信,那太画蛇添足了。

  老道毕竟是一个能在直播中把冥币当人民币卖出去的狠人,这点应变,不在话下。

  大家下了车,老道在旁边候着。

  庆看着周泽,道:

  “这样吧,我先在通城走走看看,你去准备一下,安排一个妥当的住处,安排……安排三个房间吧,还有两位,可能明后天就到。”

  这是把周老板当服务小弟了。

  但这正符周老板的心意,

  妈的,

  上次让老道当导游带出去玩儿的人,

  已经躺书屋隔壁药店发电半年了……

  “大人放心,卑职一定安排得妥妥当当。”

  “你办事,我放心。”

  庆伸手,又想拍了拍周泽,但因为高度原因,还是作罢了。

  “您请,我的车在那儿。”

  老道指了指对面的车说道。

  “行,那就辛苦你了。”

  “瞧您客气的,远来是客不是。”

  老道小跑过去,帮庆打开了车门,等庆坐进去之后,老道再跟周老板和林可挥挥手,就坐进驾驶位去了。

  周泽和林可一起对着那辆车挥手,

  哪怕车已经转向开出去很远了,

  周老板也没放下挥舞的手,

  可能站在庆的角度,周老板是在很尽职的拍马屁。

  但只有周老板清楚,

  他其实是在,

  真正的告别。

  一直到完全看不见车影了,

  周泽才喃喃道:

  “走好!”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