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六十三章 事态升级!

第八百六十三章 事态升级!

  在最恰当的时候,

  在最合适的角度,

  在最理想的方向,

  在最迷人的机位,

  这一刻,

  庆觉得自己整颗心都被揪起来了,

  感觉人生已经走到了巅峰………

  是的,

  她紧张了,

  也由不得她不去紧张,

  同时,

  她也兴奋了。

  她是执法队的乙等队成员,属于执法队金字塔的顶层人物,哪怕在阴司,也算是有头有脸的角色了,但无论前面加上再多的前缀,加上再多的修饰,再多的头衔,

  在“府君”两个字面前,

  都会瞬间变得不堪一击!

  府君,意味着一个时代,从第一代府君结束地狱动荡年代以来,历代府君的存在,构筑夯实了整个阴司体系。

  他们的烙印,早就被打在了如今地狱的深处,根本就无法抹去。

  拿前朝的剑斩当朝的官儿来比喻都不是很恰当,要知道十殿阎罗是靠政变起家的,整个阴司的体系则是之前府君时代体系的延续。

  确切的说,有点类似于朱棣和朱允炆的关系。

  谁对谁错,谁是谁非,在成王败寇面前,似乎都不是很重要,但每个人心底,其实都有一杆秤。

  但那种行禁忌之事所带来的刺激以及这件事事成之后所可以给自己带来的利益,

  也足以让人无所顾忌。

  今日,只要杀了他,那执法队的复兴,可期!

  庆,

  动了。

  老头儿还在很兴奋地和老道打电话呢,想着,穿得这么精致的小女孩,送回去后,家里肯定会付不少感谢费的吧。

  所以说,

  人还是不能太贪,

  多一点儿淳朴,

  多一点儿善良,

  总能给你带来一点好运气的,

  只可惜,

  老头儿没有。

  然后,

  他看见那个女孩子,

  这个女孩子,

  女孩子,

  额,

  飞起来了!!!

  老头儿嘴巴张得大大的,

  老头儿肩膀上的胖猴儿嘴巴也张得大大的,

  一人一猴,

  在此时几乎石化。

  庆下来,

  气息压迫而来!

  老头儿脚下阳台上的这一层骨灰,在此时也会错了意。

  站在骨灰的立场上来看,

  它是想躲避想隐藏的,但在感应到庆的举动后,

  骨灰:“完了,我被发现了!”

  事实上,

  在看见阳光下的老头儿和那只猴儿时,

  在庆的眼中,

  哪还有骨灰的丁点位置?

  你爱拌饭就拌饭去,

  本座要杀府君!

  所以,

  一连串美丽的巧合,聚集在一起后,形成了化学反应,宛若高速行驶的火车,忽然脱轨了,谁都不知道它终将奔向何方……

  空气中,

  只留下手机里老道的一声声呼喊:

  “喂,喂!

  你特么的倒是说句话啊,

  她到底在不在你那儿啊,给个准话啊!

  人呢?死哪儿去了,回话啊!”

  庆飞了起来,

  骨灰飘了起来,

  老头儿和胖猴儿继续目瞪口呆,但他们连当背景板的余地都没有。

  刹那间,

  飘荡起来的骨灰直接贴向了老头儿的身子,

  附身!

  “啊啊!!!!”

  老头儿发出了一声闷哼,

  骨灰速度奇快,眨眼间就完全没入了老头儿的体内。

  下一刻,

  老头儿抬起头,

  目光里,

  赤红一片,

  带着歇斯底里的疯狂!

  …………

  同一时间,

  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停车场里,一辆高档商务面包车内躺着的那口棺材,在此时忽然震颤了起来。

  “妈的,他们在上头聚餐,怎么就让我们俩在地下车库里看棺材?”

  “你咋呼个啥,拿这份工资做这份事儿呗。”

  “嘿,你说,这帮有钱可真有意思,这遗体还居然特意保存着飞来飞去,说是要重走他们奶奶当年的人生路。”

  “这没法子,我听说啊,是老人死前留下的遗嘱是这么要求的,需要到一个地方就拍个照,有专门的机构负责监督,一个流程一个环节都不能少,不然就拿不到遗产了。”

  “我说呢,怪不得这么上心。”

  “其实吧,那些有钱人,很多的还真是越有钱就越迷信。”

  “人还玩儿得很浪漫呢,老板他爷爷死得早,骨灰一直被他奶奶留着,就等着她也死了之后,让后人带着她跟她男人把以前的经历和地方再都回味一遍。

  老板这段时间一直捧在手里的坛子,你以为是青花瓷?里头装着他爷爷的骨灰呢。”

  “这可真够欧……浪漫的啊,这老太太,挺潮。”

  “哐当!哐当!”

  车内,忽然传来了响动,

  两个保镖一时间面面相觑,各自从对方眼里看见了骇然。

  ………………

  “砰!”

  阳台碎裂了,

  老头儿被摔了下来,

  但阳台上原本拴着的两只猴子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只是,在这个时候,当事双方,没谁会再去关心猴子的死活了。

  “噗通!”

  老头儿落地时,身子忽然向前一窜,整个人变得无比灵活,同时用沙哑的声音低吼道:

  “这次为了对付我,找帮手了么?”

  庆掌心一翻,一柄墨绿色的匕首出现在了她的手中,闻言,压抑着内心的情绪回应道:

  “对不起了,我很抱歉,我也真的不想,但承人之惠,必分人之忧!”

  明明说的是牛唇不对马嘴的事儿,

  但偏偏对上了,

  而且,

  误会,

  就真的像是死结一样,

  解不开了。

  庆的身形再度出动,刚刚第一次出手时,她还带着很大的忐忑很大的不安,但反馈的来的情况来看,眼前的这位府君,明显实力被高估了。

  想想,也是了,如果这位府君大人还是当初的状态的话,还用偷渡出地狱?

  早大大方方地来到地狱泰山之巅,亲手将上头的庙宇给砸掉了!

  趁他病,要他命!

  时代不同了,

  现在,

  毕竟是十殿阎罗的时代,

  对,

  没什么好怕的!

  一边打,一边还要做心理建设,像是新兵蛋子第一次上战场时不停地自我催眠“炮弹砸不中我,砸不中我”一样,偏偏这种事儿,还出现在庆这个级别的大人物身上。

  但结合对手,确切的说,是结合其心中的那个对手来看,倒是一点都不让人觉得吃惊和掉价。

  事实上,阴司为什么没有派出其他的判官们带队过来执行这项任务,原因,也在于此。

  地藏王菩萨忽悠走了最后一代府君,十殿阎罗响应号召崛起,城头变幻大王旗之下,看似坐稳了地狱霸主的地位,但实际上,多少有那么一种得位不正的意思。

  外加这位菩萨懈怠的心思很明显,摆烂的态度也很明显,风雨飘摇之际,下面人或许浑浑噩噩,但中间的这部分巡检判官们,能没有其他的意思么?

  瞧着当初小萝莉把周泽的鬼差证丢给安不起时,安不起是什么反应!

  如果这次阴司派出来的是判官们,他们哪怕接了这个命令,私下里就不会放水?

  就算是纳头便拜,弃暗投明,也不无可能。

  也就只有执法队的这群疯狗们,才会无所顾忌,愿意以及敢去做这件事儿。

  庆步步紧逼,老头儿则是一次次地狼狈后退。

  身上出现了一道道恐怖的疤痕,乃至于一条胳膊都已经被斩去了,在庆的面前,老头儿真的是半点便宜都占不到。

  事实上,哪怕是现在站在周老板的角度来看,老头儿所带来的威胁,更多的还是他那层出不穷的手段,至于其真正的个人实力,周老板还真的不怎么怵他了。

  但在战斗和搏杀经验丰富的执法队高层面前,

  老头儿连使用手段的机会都没有。

  “噗!”

  匕首再度洞穿了老头儿的胸膛,老头儿像是一只野猫一样,飞速地狂奔,这一刻,他竟然完全无视了自己身上的伤势。

  他要跑,他要去一个地方!

  庆一直在追,老实说,这种追杀府君的感觉,还真是让人有些飘飘然,看着府君宛若一条败犬一般在自己面前如此狼狈,

  这酸爽,呼!

  但庆也清楚夜长梦多的道理,府君毕竟是府君,自己绝不能给他喘息之机!

  “嗡!”

  一道红色的丝线瞬间追上了老头儿,刺入了其体内,庆手指掐着丝线,整个人被带着飞跃了起来!

  一个跑得很快,一个追得不慢,

  正当这场追击刚刚拉起速度拉出序幕时,

  在前面的街道拐角处,

  一辆小轿车忽然开了出来,

  驾驶位上坐着的居然是老道。

  老道刚踩了刹车,侧过头看向车窗外,他看见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浑身是血的老兄弟正在向狂奔而来,而后头,那个小女该飘荡在空中,这感觉,像是老头儿在聊发少年狂放风筝陪自己孙女儿玩耍。

  “轰!”

  老头儿整个人撞击到了老道的车身上,

  老道的车直接被弹开了出去,撞击到了前面的墙壁上,直接把墙壁给撞塌了一部分。

  “妈嘢…………”

  老头儿晕乎乎地抬起头,

  车内的安全气囊都弹出来了,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还湿答答的感觉,没流血,就是整个人老感觉这天地在转圈圈。

  刚刚把车撞开的老头儿在跑出一段距离后身形忽然一颤,

  猛地回头盯着车内坐着的老道,这是书店的人!

  “吼!”

  这群书店的杂碎,

  这次居然请来帮手来截杀自己!

  老头儿怒吼着冲向了小轿车,

  却因为他这个调头和之前的停滞,

  一直缀在他身后的庆顺势落下,

  “嗡!”

  匕首划过,

  老头儿的头颅和身体分离开去,

  只剩下无头且缺了一条胳膊的身子撞在了老道的车门上,

  扑腾了几下后,

  在老道惊恐万分的目光里,

  缓缓地滑落下去。

  老道深吸一口气,而后重重地吐了出来,

  同时,

  伸手抚摸着的自己的胸口,

  “吓死额咧,吓死额咧,还好没事咧,没事咧……”

  ………………

  酒店下方的地下停车场内,一道凄厉尖锐的叫声忽然响起,随之而来的,是浓郁的黑暗开始疯狂地蔓延开去!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