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六十六章 老太婆苏醒!

第八百六十六章 老太婆苏醒!

  嘴上大人,手上刀;

  挂着府君,心想削!

  用这两句话来形容此时庆的内心活动,那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尊敬是尊敬,敬重是敬重,该杀,还是得杀!

  老道在此时,心里那是满满的感动。

  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但眼前的这个女娃子却对自己这般呵护,这真是好人啊!

  如果她不幸死了,自己肯定得多烧……

  呸呸呸!

  老道马上打住乱想。

  而对面的老头儿,则是嘴角有些抽搐,他是有些疯疯癫癫,也是有一些执念深重,但他并不是一个傻子。

  他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从眼前这个女孩儿对自己的称呼上,从眼前这个女孩儿莫名地态度上,

  他总觉得,

  好像哪里,

  出了什么问题?

  既然不傻,自然不愿意稀里糊涂地给人当枪,老头儿当即道:

  “既然你是阴司的人,你就应该执法严明,为阴阳立秩序,将一切违反阴阳的邪祟都斩尽杀绝,而不是站在罪恶的一方,甚至为虎作伥!”

  “大人,我知道,您说得对!”

  “…………”老头儿。

  “只是,大人,对不起了,今天,我没有其他选择,您说再多,都改变不了现在的局面。

  今日,

  你必死无疑!”

  匕首横切了出去,

  庆有些紧张了,

  她不敢再继续听老头儿说下去,

  她害怕自己会动摇,

  害怕自己会慌乱,

  与其那样,

  反倒不如此时直接快刀斩乱麻!

  执法队的存在,本是为了匡扶阴司的秩序,大头领因为想要找寻回昔日失踪的最后一代府君而被镇压至今,生死不知,身为其手下,却开始违背大头领昔日的意志,她也很痛苦,因为这相当于在违背自己的信仰。

  但这次的任务,是执法队能否东山再起的唯一机会了,她,真的没有第二条选择!

  面对“府君大人”的斥责,怒斥她为虎作伥,怒斥她正邪不分,她只能认了!

  匕首的锋锐,加上绝对速度的加持,老头儿手中的玉箫直接被击飞了出去,紧接着,老头儿胸口位置也被切割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老头儿踉跄地后退,

  眼里带着迷糊,

  少顷,

  这迷糊变成了愤怒!

  他感觉自己遇到了另一个自己,

  那么的,

  不讲理!

  就像是照镜子的感觉一样,既然如此,那就不用再讲了!

  老头儿发出了一声厉啸,

  一时间,

  整个酒店里瞬间阴风阵阵,

  一道道怨魂在上方狰狞呼啸,喧嚣嚷嚷!

  这些亡魂很多的穿着酒店服务员的衣服,还有一些穿着睡衣的,应该是住客之类的,这些人,竟然都被杀了,困锁在了里头。

  眼下,他们则是成了这座酒店阵法的一部分,成为了里面的一个工具!

  庆单手掐印,低喝道:

  “阴司执法,邪祟避散!”

  “嗡!”

  像是在上方响起了一道炸雷,

  顷刻间,

  上方的阴郁和鬼气被荡涤一空!

  有点像是在小摊贩聚集地忽然喊一嗓子:城管来啦!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交手模式,

  老头儿这个时候真的是有些无所适从了。

  庆却没有停下,确切地说,是她不允许自己停下。

  身形一闪,匕首切割,老头儿的身体直接四分五裂!

  只是,庆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神情,回头,再次看向上方,只见上头的吊灯那边,老头儿的身形再度凝聚,只是不复之前的嚣张意气。

  “不愧是大人,这身法,确实奇妙!

  能和大人您交手,是庆这辈子,最大的荣幸!”

  “…………”老头儿。

  庆持匕首再上,

  几个回合之后,

  老头儿再度被切碎!

  然后,

  是第三次,

  第四次,

  第五次……

  第二十次!

  一个,似乎永远都杀不死;

  另一个,则完全沉浸于一个接着一个地杀的亢奋状态中,是的,她不觉得累,也不觉得麻烦,连续斩杀府君二十次,

  这是多大的荣誉啊!

  而且,庆很敏锐地观察到,每次被杀再出现时,“府君大人”的身影都会变淡一分!

  老道小心翼翼地本想趁着二人交手时溜走,但那个门还是打不开,老道拿起旁边的椅子去砸门砸玻璃,也依旧砸不动丝毫。

  这可把老道郁闷坏了,

  既然这两大高手在这里进行紫金巅峰对决,

  为毛偏偏要把自己也关在这里?

  整件事,

  从头到尾,

  从上到下,

  摸着良心说话,

  和自己有半毛钱的关系么?

  老道觉得自己很无辜,目光则是不停地在四周逡巡着,他在找可以出去的办法,但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一楼几个入口,已经被完全锁死了。

  可能是因为阵法的缘故吧,这些玻璃变得跟防弹玻璃一样坚硬。

  只能去二楼了,老道马上偷偷摸摸地跑上了二楼,上楼途中,他还看见大厅里,庆还在继续杀着那个老头儿,杀得乐此不疲。

  老头儿已经被杀得有些没脾气,

  就像是面对一个超高难度的BOSS,无论你投多少次币,结局还都是一样。

  只是,让老道有些傻眼的是,

  擦咧,

  这二楼所有的门都是关闭着的,

  而且是那种怎么都打不开的封禁!

  此时此刻,

  也就是说,

  整个酒店大楼,几乎变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独立部分。

  老道不死心,在接连尝试打开了五六扇门之后,还在继续地往下面的门去尝试。

  终于,几乎要在二楼转一圈了,

  在第八扇门那边,

  老道用力一拉,

  门没打开,

  但老道却当即面露狂喜之色,

  因为在刚才,他拉门时,这门有了些许松动的感觉。

  这个门,

  可以打开!

  逃离危险地段的可能就在自己眼前了,

  老道马上撸起了袖子,

  双手死死地抓着门把手,

  脚也加上去,

  开始使出吃奶的劲儿用力地拽门。

  这时候,老道有点想念自家的小猴子了。

  要是小猴子在这里,直接变身,一拳就能把这门给砸开,甚至都不管你封印了没封印!

  其实,老道应该庆幸自己今儿个出来没带小猴子,否则………

  …………

  “大人,您已经虚弱至此了么。”

  庆很悲伤地说道。

  曾经不可一世的擎天大人物,

  此时却连自己都打不过了,

  甚至,

  只能在自己面前,一次次地以这种方式来进行没多少意义的反扑,庆的心里,真的有些唏嘘。

  宛若奇迹在自己面前落幕,就像是流星在自己视线之中滑落。

  老头儿这边,

  则是郁闷得快吐血了!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把自己一遍遍地杀就算了,

  居然还装作这么认真动情地样子来讽刺自己!

  啧啧啧,

  这真情流露的,

  还真逼真啊!

  “大人,您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庆提醒道。

  老头儿的身影,已经在越来越淡了,显然,这一次次地被消亡再一次次地凝聚,绝非是永无止尽的。

  她不能留情,甚至连“束手就缚,饶你一命”这种话,她都不能说出口。

  这不是两国交战,抓俘虏回去可以夸耀请功,自己如果把活着的府君抓回去,对于阴司的高层来说,才是最大的烫手山芋吧!

  高层不想脏自己的手,所以才把执法队放出来完成这个脏活儿,这一点,庆心里很清楚。

  老头儿身形一阵摇晃,

  踉踉跄跄地跪伏在了地上,

  一脸的怆然,

  嘀咕道:

  “这次,是连死都死不掉了么,歇息都不给了么?”

  老头儿很忧郁,

  以前,他也曾无奈过愤恨过痛苦过自己死不了的这件事,

  但以前至少还有个中场休息时间,

  至少可以“沉睡”一段时间,在莫名其妙地复活,

  但这次,

  居然是死了就再上,连喝口水的功夫都不给你!

  事实证明,

  一些事情,

  老头儿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会发生,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

  …………

  “哐当!”

  经过老道的不懈努力,

  这门,

  终于被他打开了!

  “哈哈哈哈……额……啊……艹!”

  老道整个人懵了,

  在他面前,居然摆放着一口巨大的棺材。

  老道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他觉得自己完了,

  明明是要逃跑的,

  结果居然千辛万苦地跑到狼窝里来了。

  “咔嚓!咔嚓!咔嚓!!!!”

  刺耳的摩擦声传来,

  像是有人在用指甲抓挠着棺材壁。

  “砰!”

  棺材盖被从里头掀开,

  一个身穿着寿衣东西从里头蹦了出来。

  这是一个老太婆,

  但你很难看出来这还是一个人。

  因为整个人身上,长满了白色的毛发,毛绒绒的,许是因为年纪太大的原因,和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一样,面皮褶皱得厉害,同时加上狰狞的因素,更是挤压成了一团。

  真的,一点人样都没有了。

  “啊啊啊啊!!!!!”

  沙哑的叫声从老太婆口中传来。

  “轰!”

  她忽然蹦起,冲向了老道。

  妈嘢!

  老道马上匍匐在了地上,抱着头。

  老太婆却看都没看他一眼,

  直接冲出了大门冲向了酒店大厅。

  …………

  “大人,您的那只猴…………”

  庆记得,这次偷渡出来的,是一人一猴。

  “啊啊啊啊!!!”

  沙哑的尖叫声传来,

  紧接着,

  一个毛绒绒长毛生物忽然蹦了出来。

  庆脸上露出了了然之色,仿佛卸下了一些顾虑,恍然道:

  “很好,府君的猴子也在这里。”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