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六十七章 那你去死吧!

第八百六十七章 那你去死吧!

  庆站在原地,

  其实,

  她打一开始,就有些无措,就有些紧张,任何一个人,当忽然之间,把你放在历史的抉择点位置上时,你估计也会是同样的反应吧,甚至可能更为不如。

  但执法队的人,尤其还是高层,心里,自然是有着那么一股子的疯魔的执念的。

  说好听点,叫执着,说不好听点,就是头铁。

  府君大人在这里了,

  猴子也在这里了,

  虽说这白色的猴子,到底配的是哪一代府君,一时半会儿庆还想不起来。

  其实,从初代府君开始,之后的每一代府君身边都有一只了不得的猴子。

  有些有记载,有些则没有记载,况且,一些记载可能还不准确。

  就比如初代府君身边的那只应该是紫金神猴,但后来因为陪伴初代征讨地狱巨擘时受伤被污染了,变成了一只通体黑色的猴子。

  最后一代府君身边则是一只搬山猿猴,相传有着搬山填海的威能,只是随着最后一代府君的失踪,那只搬山猿猴,也随之失去了音讯。

  府君是神秘的,他们的地位,他们的高度,注定了在当世人眼里,他们身上往往缠绕着最为神秘扑朔的色彩,更别提后世的晚辈了。

  甭管这猴子是什么颜色,

  也不需要去细究这猴子是什么品种,

  一切的一切,

  在此时都没了意义,

  杀了他们,

  彻底解决了他们,

  才是自己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庆手中的匕首悬浮了起来,

  低声吟唱道:

  “法相!”

  一柄巨大的黑色铁剑虚影出现在了庆的身后,

  相传,

  这是执法队大头领曾经使用的一件法器,

  后来成立了执法队之后,

  大头领将自己的这件剑状法器熔炼出去,得以让执法队乙等队以上的成员可以获得召唤其助战的资格。

  有点像是带头大哥大家有肉一起吃有酒一起喝的感觉,事实,也的确如此。

  只是眼下,

  拿大头领的剑去斩府君,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庆不想故意用这一个术法去亵渎大头领,她想要做的,只是希望在完成这件事之后,能够让地藏王菩萨,能够让楚江王得以网开一面,

  若是大头领还活着,

  让其归来吧。

  而这一剑,

  则是她替自家大头领给出的投名状!

  “去!”

  剑身的虚影向下刺去,

  带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

  宛若可以撕裂这片虚无!

  自打这白毛猴子出现,老头儿的眼睛就一直盯在这白色猿猴的身上,他的眼睛里,露出了迷茫和疑惑,像是有些事情,本可以想起来,但在仔细思索了之后,却依旧毫无头绪。

  他很痛苦,好在,他也习惯了这种痛苦,一次次地生,一次次地死,一次次地折磨,一次次地轮回,在很多方面,他其实有些麻木了。

  老头儿没动,因为他觉得自己就算动了也没意义,反正打不过,既然打不过,又何必去反抗?

  那种狭路相逢勇者胜,只是一种最为廉价的鸡血罢了。

  但老太婆动了,

  或许,

  在周围人眼中看来是,

  这猴子动了!

  尤其是在庆的眼中,则是当府君大人陷入危难之时,猴子开始护主了。

  事实上,

  猴子也没让人失望,

  甚至,

  让人有些惊慌。

  老太婆手舞足蹈,嗷嗷叫地向上从,而那柄黑色的剑,在即将刺入老太婆的身上时,却忽然停住了。

  老太婆的眼睛释放出了一缕蓝色的光芒,

  与此同时,

  在其身后,

  出现了一名伟岸的男子身影,

  这气息,

  这感觉,

  让庆有些无所适从,

  让这黑色的剑也一下子陷入了迷茫。

  名剑,自然有灵。

  在这一刻,

  庆仿佛看见了已经数十年不见的大头领正站在老太婆的身后,

  而这被召唤出来的黑剑之虚影,仿佛再度看见了自己的主人!

  老太婆伸手,

  指向了庆,

  同时张牙舞爪,

  似吠似吼。

  老太婆身后的人影也举起手,

  向上方一指!

  而后,

  这把被庆召唤出来的黑剑虚影忽然直接扭头转向,

  向着庆疾速而去!

  庆张大了嘴巴,

  面对这忽然反水的黑剑虚影,

  她的反应有些迟钝,但好在在最后时刻清醒了过来,进行了躲避!

  “啊!!!!!!!!!!”

  庆发出了一声惨叫,

  头发披散了下去,

  整个人单膝跪了下来。

  黑剑在擦着庆的身体过去之后也随之消散,但这毕竟不是实打实地那种靠锋锐攻击的武器,在刚刚的短短刹那间,庆的灵魂被剑气切割出了很大的一个伤口。

  对于这帮来自地狱的存在来说,

  肉身,

  只是他们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在阳间找的载体,

  有点像是选择住酒店,你可以选择住清幽的,也可以选择住青年旅社,当然也可以住情趣酒店,欣赏镣铐铁环儿以及爱心圆床带来的刺激。

  一个载体,方便承载他们的灵魂,同时方便施展术法,没必要受太多的束缚。

  肉身损毁,只是有些麻烦,却不算是什么。

  但灵魂,可是他们的根本所在!

  当单膝跪在地上的庆再抬起头时,

  其眼中,

  赤红一片,

  在其额头位置,

  也有一缕缕黑烟开始升腾和消散。

  她受伤了……

  老太婆兴奋地又蹦又跳,随即又跑到了老头儿身边,双手抓着老头儿的双臂。

  老头儿愣住了,

  眼里开始有泪水滴淌出来,

  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家伙是谁,

  也不清楚眼前这个东西和自己到底有什么关系,

  但他就是想哭,

  就是忍不住自己的情绪外露。

  而在庆看来,

  这真的是主仆情深啊。

  “不愧是府君座下的猴子……”

  庆自言自语着。

  是啊,

  历代府君身边都带着一只猴子,肯定不是因为他们喜欢养猴儿,事实上,能够成为府君身边的猴子,无一不是妖族响当当的角色。

  有的是从小就和府君一起长大,有的则是被成年后的府君收服过来的作乱大妖。

  它们可能血统各异,可能模样截然不同,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绝对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角色!

  庆站起身,

  没有再去想着召唤什么术法,

  而是重新举起自己的匕首,

  “砰!”

  庆整个人从地上弹起,宛若一道匹练,直接冲向了那一人一猴。

  老太婆扭过头,

  对着庆咧开嘴,露出了两颗獠牙,发出了怒吼。

  “噗!”

  “噗!”

  “噗!”

  连续三声闷哼,

  老太婆浑身是血地开始后退,

  血污弥漫了她整个人,同时也玷污了她身上的毛发,这让她更难以看出丝毫人样了。

  庆心下稍安,

  看来,

  这猴子和府君大人一样,

  当年的他们,确实很辉煌,

  但现在,除了还保留着一点点的神通以外,

  其实,

  还是弱!

  用最简单的方式去解决他们才是最适合的方式。

  见老太婆被打伤,浑身是血,老头儿身形一颤,转而怒目圆瞪向庆。

  也不晓得为什么,

  当她被伤害时,

  老头儿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人一次次地切割过一样,

  痛得无法呼吸。

  老头儿先是愤怒,

  随即开始大笑,

  这一刻,

  他不再麻木了,

  仿佛除了作死,除了除魔卫道,除了喊口号感动自己以外,他又有了新的兴趣,一种做事情的兴趣。

  老头儿伸出双手,

  捂住了自己的双眼,

  双脚开始在原地不停地蹦跶起来,

  唱道:

  “捂住你的眼啊,捂住我的眼啊,

  看不见了哟,看不见了喂。”

  庆的身形顿了一下,

  随即,

  赤红色的眼眸中显露出了一抹轻蔑的神采,

  沉声道:

  “大人,这种级别的幻术,可影响不到我!”

  这句话中,

  带着一种骄傲,

  仿佛在偶像在大人物在长辈面前,

  展现着自己的成绩,

  获得了夸耀和赞赏以及肯定!

  事实,也的确如此。

  老头儿曾靠这一招,差点将书屋所有人都囊括进了一个“假”的世界里去,类似于一种内心的炼狱,让你去承受以前的抉择痛苦。

  稍微笼统一点的解释,就是相当于心魔,点燃心魔的这把火,将你自己的灵魂燃烧起来。

  只是,

  庆的心性之坚韧,身为执法队高层所具备的素质,让老头儿的这一招,显得有些鸡肋了。

  然而,

  老太婆却在此时居然学着老头儿的样子,

  双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跟着老头儿一起蹦跳了起来,

  嘴里不停地发出:

  “啊啊啊啊啊!!!!!”

  已经距离一人一猴不到数米的庆,

  身体忽然僵硬了起来,

  而后,

  一道道凭空出现的丝线,似乎将其整个人捆绑住了,又像是有个人,拿着橡皮擦,开始把图纸上的污渍给抹去。

  庆,

  消失了……

  “我艹!”

  一直在二楼关注着战局的老道直接放了一声粗口,

  妈嘢,

  别坑啊!

  ……………

  当庆睁开眼时,

  她忽然发现自己正跪在蒲团上,

  在其身边,

  一个个身穿着官服脸戴面具的男女并排而跪,

  这些人,足有上百!

  这些人,既然能和庆跪在一起,证明他们的地位,至少是平齐的。

  这,

  是执法队最强盛时的盛况!

  庆抬起头,

  有些激动,

  她看见了在众人上方同样跪伏在蒲团上的男子,那道,熟悉且伟岸的身影!

  “阴司这帮人,已经烂透了。

  从菩萨到阎罗们,都只想着这棵树慢慢地倒掉!

  可能,不用过多久,阴司就得垮了,这阴阳,都得混乱起来。

  阴阳不分之后,莫说这地狱得变天,那阳间,也得出大乱子!

  我意已决,

  决定亲自动身去寻找最后一代失踪的府君下落,希望能找回他,重新匡扶这即将崩塌的秩序。

  尔等,

  意下如何?”

  “卑职唯大统领之命是从!”

  庆也一起俯身应诺。

  然而,

  却在此时,

  周围所有的同僚忽然散开,

  庆抬起头,

  环视四周,

  发现同僚们都用一种很陌生的目光在看着自己,

  庆忽然有些无助,

  她看向了前方坐着的那个男子,

  发现那个男子也在用很陌生地目光在盯着自己。

  “我……我……”

  堂堂执法队高层,几十年后执法队巨变之后仅存的真正高级存在,在此时,却紧张到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庆,你到底在做什么!”

  大头领开口问道。

  “卑职该死,卑职该死,卑职…………”

  不等庆解释,

  男子直接摆摆手,

  道:

  “那你去死吧。”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