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头条女王 > 第一百六十八章你有心疼过我吗

第一百六十八章你有心疼过我吗

  白婳在那头听得果然气的不轻,本来她就知道莫敛对温宁玉还有些念念不忘,现在听到莫敛竟然在洗澡,而且还和温宁玉共处一室,她都快被自己脑补的画面给气疯了。

  她气得把屋子里能摔的通通都给摔了。

  “咚咚”“宝宝,发生了什么事情?”

  门外传来秦婉关心的询问声。

  白婳惊醒过来,自己还在苏家。

  她刚想回答说没事,转念就把即将说出口的话给收回来了,她捂着脸哭了起来。

  在门口的秦婉急了,但门被反锁了,她连忙去找家里的管家要钥匙,然后就撞到了刚从外面回来的苏慕杨。

  “慕杨,宝宝在房间里哭,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情,你快叫文叔去拿钥匙开门。”秦婉着急地说道。

  “文叔年纪大了,这么晚就别去使唤他了。”苏慕杨不像秦婉这样病急乱投医,他径自走去了白婳的房间,敲门。

  “小婳,开门吧,有什么事情我和你妈妈肯定会帮你。”他的语气温和而又平静,特别能获取别人的信任。

  门开了,门后露出了一脸泪水的白婳。

  秦婉心疼得连忙上前抱住白婳,“宝宝你怎么了?有什么就跟我们说,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快跟你爸爸说,让你爸爸给你撑腰。”

  白婳哽咽地说:“我刚刚打电话给莫敛哥哥了。”

  “他欺负你了?明天就让你爸爸去教训他!”秦婉生气地说道。

  “婉婉,你让小婳把话说完。”苏慕杨无奈地说道。

  白婳用很委屈的语气说道:“我打电话给莫敛哥哥,结果却是温宁玉接的电话,他们正共处一室呜呜……”说到这里她是真的伤心了。

  “怎么又是那个温宁玉!她肯定是故意接莫敛的电话来气你的,宝宝你先别哭,他们可能是工作上有什么事见面了,你不要自乱阵脚。”秦婉安慰道。

  “我打电话过去的时候,莫敛哥哥在洗澡,他亲口说的。”白婳哭着说道。

  秦婉和苏慕杨对视了眼,这么晚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洗澡?

  “宝宝,如果莫敛和那个女人真的搅合到一起了,你就甩了他,你是我们家的公主,不用忍受这样的委屈,以后你爸爸一定会给你找一个更好的。”秦婉说道。

  白婳一听急了,她说那些话可不是让他们把她和莫敛拆散,而是想要他们去对付温宁玉的。

  她连忙说道:“可是我只想嫁给莫敛哥哥,从很小的时候我就确定他是我的白马王子了。”

  “慕杨……”秦婉为难地看向了苏慕杨。

  “你安慰小婳,我去打电话。”苏慕杨走开了。

  苏慕杨一个人走去了阳台,打了电话给莫敛,可是电话却没有通,一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而温宁玉这边,她气完白婳后心里那股气就舒畅了,她索性就坐在房间里,准备等莫敛洗完就让他滚蛋,但莫敛那家伙却像在浴室里生根了似的,一直在淋浴,像是要搓掉一层皮。

  不过想到那么爱干净的他却被吐一身脏物肯定是难受得很,她心里突然就平衡了。

  闲着无聊,她脑子里甚至还冒出一个念头,去偷拍一张莫敛的果照,然后下次就用果照来威胁他,敢不听话就把他的果照发出去,哈哈……

  当然这种脑洞大开的恶趣味想法也就想想。

  就在她的思绪天马行空得要跑去外太空的时候,莫敛的手机又响了。

  她懒懒地瞥了眼,原本以为又是白婳的电话,但来电显示的是“小婳爸爸”这四个字。

  白婳的爸爸不就是苏三爷么,她脑子里回想起白天还交谈过两句的男人,虽然因为白婳的关系她打心里排斥这苏家人,但不得不说人家苏三爷气度偏偏,和白婳那种人完全不是一个品种,也不知道怎么生出来的孩子却那副德性。不过她想到了苏三爷的妻子,那柔婉的气质,说来就来的眼泪……顿时觉得白婳的基因肯定全部来自于母亲。

  电话一直在响,看到莫敛还没有出来的迹象,温宁玉拿起手机朝洗漱间走去,走到门口,敲门:“喂,你未来岳父打电话来,你确定你不接吗?”

  水声停了,然后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随后是脚步声。

  “哗——”洗漱间的门被拉开。

  “……你干嘛穿我的浴袍!”温宁玉有些无语地看着裹着她女士浴袍就出来的莫敛。

  莫敛从她手上拿过手机,挑眉看了她一眼,随口应道:“不然呢?”

  “你穿你自己的衣服啊,你穿这样你怎么出去。”

  “衣服已经丢进垃圾桶了。”莫敛语气随意地回了句,而后他就接了电话。

  温宁玉想说什么,但看他已经接了电话就先忍住了。

  莫敛一接电话,那边就开门见山地问他:“你和温宁玉在一起?”

  “对。”莫敛也不隐瞒。

  “我说的是,你们是男女朋友关系?”

  莫敛转眸看了眼温宁玉,回道:“现在不是。”

  “刚刚小婳打电话给你,是那位温小姐接的电话,听到你在洗澡,小婳就哭了。你能跟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吗?”

  “苏叔,虽然你是小婳的爸爸,但你问的是我的私人生活,我有权不告诉你。”莫敛语气淡淡地说道。

  “可是你总该给小婳一个交代。”

  莫敛看到温宁玉装作若无其事在旁边溜达实则是想要偷听点什么的举动,眼里掠过一抹笑意,也不遮掩,直接说道:“苏叔,我已经有自己喜欢的人了。小婳在我心里只是一起长大的妹妹,我会照顾她保护她是因为我向她承诺过,但只此而已,这话我早就当面跟小婳说过。”

  手机里沉默了片刻,“你喜欢的是那位温小姐?”

  “没错。”莫敛坦然承认。

  “可是听说你和那位温小姐已经分手了,还是你主动提出的。”

  莫敛垂下眼眸,“是,但我后悔了。”

  “我明白了,希望你明天当着你爸妈的面也能这样坚定。”

  “当然。苏叔,时间不早,先不聊了。”

  在莫敛要挂电话的时候,手机里传来让他等一下的喊声,“小婳从小在你们家长大,你们家里应该有小婳小时候的照片吧,能麻烦你让你爸妈顺道带过来吗?你知道的,错过了小婳这么多年,我很想看看她成长时期的照片。”

  “好,我会转告我爸妈。”

  在旁边的温宁玉隐约知道他们是在说和她有关的事情,但她听不到莫敛手机里的声音,而莫敛大多是在简单应和,除了那一番说只把白婳当妹妹的话。

  这种话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但是她已经不在乎了,管他到底把白婳当什么,和她有什么关系?

  见莫敛结束了电话,她立即说道:“你该走了。”

  莫敛似笑非笑地看向她,“你想要我这样出去?我倒是没什么,就怕别人会觉得有什么。”

  “……那你想怎样?”温宁玉很想把他从天台上丢下去。

  “你等着吧。”莫敛语气十分欠扁地回了一句。

  温宁玉垂在身侧的手已经握成了拳头,她感觉这辈子的修养都用在此刻了,面对这样一个完全不要脸的家伙,她既没有爆粗口又没有挥拳头,绝对是克制到了极点。

  “莫敛,你不觉得你现在这样像个没皮没脸的无赖吗?之前是你要和我在一起的,后来又是你觉得我坏跟我分手的,现在你赖在这里是几个意思?”

  莫敛发完信息,看着温宁玉,神情认真地说道:“我并不是觉得你坏才跟你分手。”

  温宁玉冷笑了声,她直视着莫敛,一字一句地说:“当初是谁说看错我的。”

  莫敛沉默了。

  “呵!莫敛,我倒是一点都没看错你,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乔子熙透露白婳和你的关系吗?因为我就是想知道,在我和她同时被绑的时候,你到底会选择救谁。谢谢你用现实告诉了我答案,就算你不跟我分手,我也绝对不会和你再有任何关系。”

  “请你尽快离开。”温宁玉冷漠地看了他一眼,转身朝门外走。

  莫敛抓住了她的手腕,她皱眉看向他:“你抓痛我了。”

  “你先听我说几句话。”他放开了手。

  温宁玉收回了手,她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腕,上边还有着之前蒋涛抓她不放时留下的青痕。

  莫敛也看到了她手腕上的淤青,皱了眉:“这是蒋涛抓的?”

  “你终于发现了,我还以为你会一直发现不了。那次我和白婳被绑架,白婳就是脸上被打了一巴掌,你就心疼成那样,那你有发现当时我的手腕被绳子磨出血了吗?你没有,你怪我透露了白婳和你的关系,连累她被乔子熙绑来,可是我呢,你有怪过白婳吗?乔子熙亲口告诉我,是白婳帮他把我从更衣室弄走的,你……”

  温宁玉深吸了口气,抬头把到了眼眶边的眼泪忍了回去,带着恨意看着莫敛:“你有心疼过我吗?”

  莫敛呼吸一滞,头一次知道了心痛的感觉。

  温宁玉不再看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卧室。

看过《重生之头条女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