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神器巨富 > 22.第 22 章
  当时,乔子铭就被这有理有据的话给震住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你就是唬我,前头有两个小弟子说你坏话,你不也没搭理么?”

  “那怎么能一样。”白灿灿一本正经道:“他们说归说,但总归心底其实还是羡慕的。不过是自己没这好待遇罢了……不像盛祡楼的那个人,长得丑不说,态度还那么牛逼哄哄的。”

  “说真的,还从来没有人这么不将我看在眼里过。”

  总的来说,其实还要感谢盛祡楼的人,不然白灿灿就算最后还是会管晏煜,也绝对不会是现在。

  就不知道盛祡楼的人如果知道这点,会是什么感想了。

  回去之后,乔子铭就去被段悟等人叫走了。而白灿灿则成功的捞到了他的鱼,并做成了水煮鱼,红烧鱼,以及清蒸鱼和麻辣酸菜鱼。

  咬过灵柳枝的鱼果然味道比一般的要鲜美很多,让人吃完一筷子还想再吃一筷子。

  白灿灿美滋滋的一样一筷子轮着吃,吃完了还泡了壶灵茶,觉得剑生简直完美。

  又过了一会儿,喻子昂到了。

  他今天难得的没有像以往一样风风火火,而是正儿八经的敲了门进来,还喊了一声,“白前辈。”

  乍然长了辈份的白灿灿:“……”

  白灿灿抽了抽嘴角,“不用这样,还像以前就好。”

  他这一说,喻子昂就松快了。他进来往那一坐,笑着道:“这不是听说你让我那小师侄喊你祖宗,还以为你喜欢这款。”

  “他是辈份问题。”白灿灿看了他一眼,“不过如果你真想喊的话,喊声爹也行。”

  喻子昂:“啥?”

  祖宗当完了改想当爹了?

  白灿灿看他一眼,“算了。”这里的人开不起玩笑啊,都不知道‘喊爸爸’这个梗。

  喻子昂是来请白灿灿的,显然他们师兄弟妹几个已经商量出了结果。然后觉得这是一桩大事,所以准备聚在一个正式的地方,郑重其事的说。

  白灿灿却没这么多的讲究,他直接道:“你给我说结果就好了,刚吃完饭不想动。”

  他不想动,喻子昂自然也不会硬要他去。

  而且闹得这么正式,也是为了显得重视白灿灿。既然人家自个儿都不在意,那就算了呗。

  小五徒弟想得特别开,当即就道:“我们当天推着轮椅去。”

  “不等晏煜醒了问问他的意见?”白灿灿说。

  喻子昂说:“不等了,师尊上次能醒来已经是你那株养魂草的功效,下一次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们四个……就是四个,这事儿没让丁钰泽参与。我们四个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先治疗要紧。”

  白灿灿一边听着他说一些细节,一边摆弄着自己的含羞草。

  喻子昂说完了,看他这样总有些手痒。不自觉的就将手伸了出去,然后硬生生的停下了……他师尊特意警告过他不能摸的。

  难道,“说起来,你这颗含羞草,是不是也是什么宝贝?”

  “不是。”白灿灿说:“就是从你们银月楼里面挖的。”

  喻子昂:“……哦。”

  他以为这就完了,没料到白灿灿又补充了一句,“还是当时险些被你踩了的那一株。”

  喻子昂:“啥?”

  我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事情了。

  不过不待他在这个问题上纠结,白灿灿已经转移了话题。

  “想好后果了?晏煜要是真被推着去,可没自个儿走着去有威慑力。”

  “想好了。”

  喻子昂点了点头,“总归师尊的身体最重要,而且如果这是幸好有你,如果没有……我们总要学着自己处理事情,如果这点儿困难都克服不了,还当什么师尊的弟子。”

  白灿灿点了点头,心说不错嘛!

  “那就从今天晚上开始吧!让人准备水,准备泡药浴。”

  他说。

  喻子昂赶紧道:“药材呢,需要什么,我马上让人准备。”

  “……”白灿灿闻言一顿,紧接着古里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先来一颗再生丹。”

  喻子昂:“……”

  没有啊!

  “再生丹不是已经失传了么?”

  正因为是失传了的才我能治他们不行,不然你当人家药王谷的人真是菜鸟么。能有办法他们不会用?还是不会说的?

  被鄙视了的喻子昂无话可说,去帮忙准备热水了。这种药浴还不能用温泉这种活水,只能用干净的浴桶。

  白灿灿指挥着人将水倒到七分,然后自己往里面开始注水。这一回用的是他空间里的泉水,甘甜……味道是其次,作用是灵气比外面的足。不过晏煜是第一次用,不能太多,他只放了十分之一进去。

  然后捏了颗丹药化在里面,“差不多了,将人扒了衣服放进来就行。”

  晏煜做为一盆含羞草,因为主人是白灿,所以也有幸在场。

  他就这么看着自己的两个女徒弟被清场了出去,剩下两个徒弟帮他脱了衣服,然后放进了浴桶里。这本来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但当晏煜转回头看到白灿灿亮晶晶的眼神,顿时就有些不自在了。

  这小家伙,都不知道非礼勿视的么。

  “真的是很完美的一具身体。”偏生,白灿灿还在跟他感慨。

  晏煜感觉自己的神魂都有些发热。

  白灿灿是真的有些遗憾,自己为什么没有拥有这样的身体。不过性格使然,他知道自己纵然化形,应当也是现在的样子。

  哪怕是莫名其妙的变成另一个人,在修行界,其实这也是有因果关系的。

  只是他目前还不清楚,中间是怎么回事罢了。

  “要泡一夜的。”白灿灿说:“中间还要看着点……这药有副作用,还因人而异。就怕他中途醒了,因为太疼自己跳出来。”

  喻子昂立即道:“不会,师尊不是不能忍的人。”

  “也对。”白灿灿说:“就算他不能忍,现在估计也爬不出来。”

  毕竟都快伤成植物人了。

  段悟和喻子昂:“……”

  晏煜本人:“……”

  “哦,对了,还有件事。”白灿灿一开口,段悟和喻子昂立即正色的看了过来,以为是有什么要事。

  结果,他说:“盛祡楼的人实在看着不爽,似乎又在山下乱传些谣言。目的就是逼着你答应,这样的话……下次他们来,直接打出去好了。”

  “等下下次,再答应他们。”

  这种事段悟自然不会不答应,当即应了下来。

  晏煜则失笑着想,果然平静的背后,隐藏着要给敌人添堵的心思。就像前几日花盆碎时在外一副这只是个意外的模样,结果转过头就开始寻找贼人。

  不像那乔子铭,只知道瞎发火。

  唔,不行,毕竟是徒弟的徒弟,不好太过嫌弃。

  接下来就是看效果了,段悟和喻子昂可比白灿灿上心多了。相较而言,白灿灿也就不一会儿看一眼,确认没问题就行。

  他更多的目光还是在自己的含羞草上面,因为他觉得今天这含羞草有些不大对。

  “好像是要开花儿了?”

  明明前两天还没什么迹像的。

  不过这株含羞草是拿灵土种的,不一样些也没什么。于是在段悟和喻子昂没注意的时候,含羞草迅速结了花胞,然后眼见着要开了。

  白灿灿忍不住轻轻的摸了一下,“可算是开花了,呆会儿奖励你一个吻。”

  晏煜:“……”

  什,什么?

  这一激动,再加上今天本来离自己的身体就近,这株一万年的含羞草给的作用就更大了。或许中间还有一些正在治疗的原因,反正他就这么又一次的醒了。

  “师尊,师尊您别担心,是在治疗您的伤。”他这边一睁眼,喻子昂立即就解释道。

  白灿灿闻言也转过头,就这样同他目光相对。

  “醒了?”

  他起身走了过去,正听着喻子昂咋咋乎乎的说:“师尊怎么突然脸这么红,白前辈你赶紧过来看看。”

  “没事。”白灿灿说:“估计是副作用吧,以前就有人用过,当场开始浑身燥热……大家都懂我就不说了,再看看,如果真是这样,咱们都得回避一下。”

  晏煜:“……”

  晏煜咬了咬牙,“我没事。”

  白灿灿看了看他,惊叹道:“这都能忍,牛啊!”

  晏煜:“……”

  他是真没事,不过乍然听到有人要亲自己……虽然人家本意是亲一朵花而以,反正就是热气直往脸上冒,不能怪他。

  说到底,哪怕大乘期了,晏楼主依旧是个纯情的BOY。

  相较而言,白灿灿就老司机多了。

  他走过去确认了一下,发现对方是真没事,便放下了心,“这是第一天,我们直接都回避没人看着,也确实容易出问题。”

  他说着,指挥段悟和喻子昂,“给水加温,太凉了。”

  如今没出那倒霉事儿,白灿灿觉得运气挺好,就又往回走。

  晏煜是现在两体两魂,两个视角看着他直奔含羞草而去。一边想要将自己藏起来,一边想爬出浴桶将花藏起来。

  住口。

  不许亲。

看过《神器巨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