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璀璨仙途 > 四百九十五章 八荒蛇

四百九十五章 八荒蛇

  但是要用什么毒药却是成了现在的一个难题了  ,天魔老怪本来就是金丹的修者,要是用普通的毒药的话,那么肯定是不能够直接是杀了这天魔老怪的。

  水风晨现在就是思考了起来,那就是自己到底是要怎么去,才能将这事情办妥。

  水风晨思考了一番之后,他马上就是有了主意,那就是他的身上可是有着八荒蛇的毒牙,这东西也是他上次偶然才得到的,若不是这次要用的话,那么水风晨肯定是想不起来的。

  想到了自己有八荒蛇的毒牙之后,水风晨的心中也是更有了信心,虽然这八荒蛇的毒牙并不能够完全的杀死天魔老怪,但是要让天魔老怪的身体麻痹的话,那么还是不错的选择。

  只要天魔老怪被自己限制住了行动的话,那么水风晨的心中也是有了可以将这天魔老怪击杀的信心了。

  “前辈,不知道你现在是有什么计策了吗?”只见白衣男子的脸上带着疑惑的神色看着水风晨,他自然是注意到了水风晨正在思考的神情了,所以就觉得水风晨现在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办法。

  水风晨闻言也是笑了笑,说道:“这个是自然,只是这次你可是要好好的配合我,因为若是失败的话,你和我都是会受到那天魔老怪的报复的,我希望你能够明白这样的一个道理。”

  白衣男子闻言愣了一下,随后只见他对着水风晨点点头,连连说道:  “这个晚辈自然是知道了,所以现在就是请前辈你尽管的吩咐我就好了,只要是晚辈可以做道的,那么就算是赴汤蹈火都是会去帮助前辈的!”白衣男子的脸上此刻就是带着无比恭敬的神色看着水风晨。

  水风晨闻言满意的点点头,随后道:“你可知道那天魔老怪平时都是会吃点什么东西吗?”水风晨现在就是想着,要是自己想到下毒的话,那么自然是要在吃的东西上面下毒了。

  白衣男子闻言呆了一下,他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似乎是有些不明白水风晨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他还是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我知道,那天魔老怪每天都是会喝一碗人血。”白衣男子说到了这里,他的脸上露出了有些不自然的神色。

  现在就算是水风晨听了白衣男子的话也是皱了皱眉头,随后沉声道:“你是说天魔老怪每次都是要喝人血吗?”水风晨此刻的心中就是有些震惊了,他想着你天魔老怪还真的是一个禽兽不如的东西,竟然还是要喝人族的血液,这样的人简直就是和那地狱中的恶鬼差不多,若是自己不击杀了那天魔老怪的话,只怕这个畜生一样的东西就是要未获苍生了。

  白衣男子闻言微微点头,说道:“对的,那天魔老怪说这人血是这世上最滋补的东西了,所以他每天都是会喝上一碗。”

  白衣男子自然是答应了水风晨的要求之后,他现在的语气都是改了一番,原本他叫那天魔老怪是要叫做老祖,但是他现在直接是直呼天魔老怪了,显然是已经下定了决心,那就是今天不管怎么样都是要将那天魔老怪给击杀了,只要击杀了天魔老怪的话,那么再加上水风晨的扶持,他几可以在这日月门中稳坐门主的位置了。

  到时候自然是有无穷无尽的荣华富贵在等着他,这让他的心中怎么是能够不期待呢?

  水风晨深呼吸了一口气,他现在的心中虽然是有些痛恨这天魔老怪,但是他还是让自己冷静了下来,自然是因为水风晨知道愤怒是不能够解决任何的问题的,现在要是想要击杀了天魔老怪的话,那么自己还是要想好办法,不然可就是有些棘手了。

  “不知道公子是要让我怎么做呢?”白衣男子这时候看了看水风晨,便是询问了起来。

  水风晨闻言微微点头,只见他直接是将八荒蛇的毒牙给了这白衣男子,沉声道:“我现在给你这东西是剧毒之物,你只要将这东西念成粉末,然后再加入天魔老怪要饮用的人血里面,到时候天魔老怪自然是要死定了!”

  白衣男子看了看手中那八荒蛇的毒牙,又是看了一眼水风晨,他的眼中露出了有些担忧的神色,结结巴巴道:“前辈,你说的可是真的吗?这东西真的是能够让那天魔老怪丧命吗?”白衣男子的眼中带着担忧的神色,显然水风晨现在就算是这样说了,但他的心中还是有些不放心。

  水风晨听完冷笑了一声,说道:“这东西自然是不能让那天魔老怪丧命了,但是你可要知道还有我,只要到时候我出手的话,那么天魔老怪自然是要一命呜呼,你现在不要问那么多,只要是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了!”

  白衣男子皱了皱眉头,但是现在他已经是没有了任何可以选择的余地,要是现在不答应水风晨的话,他还能够有什么办法呢?而且要知道在他的前面,还有着那荣华富贵在对着他招手,这让他的心中又是怎么可能不心动呢?

  “好的,我知道了,我现在就是按照前辈你去说的去做!”白衣男子点点头,他的脸上带着恭敬的神色。

  随后的时间水风晨也是告诉了白衣男子他的作战计划,虽然这八荒蛇的毒牙是剧毒的东西,但是对于那天魔老怪这种金丹修者的强者来说的话,也是只能拖延小半个时辰的时间。

  若是小半个时辰的时间被那天魔老怪给挺过去了的话,那么这次自然是要以失败告终了。

  水风晨自然不想要看到如此的情况,因为馨儿和那么多普通人的命都是在他的手中,若是他真的失败了的话,那么不光是他会有生命的危险,那些普通人也可以说是要死定了。

  所以水风晨的心中一直都是非常的警惕,这计划虽然是他没有多久想出来的,但是水风晨也是觉得这是目前来说最好的办法了,所以他觉得还是要去尝试一番。

  没有一会,两人就是约在了今夜的月圆之时,到了那个时候,水风晨自然是会出手的,而且他也是觉得自己还是需要隐藏一下自己的身份,若是被发现的话,那么可是要完蛋了。

  没有一会,水风晨和白衣男子都是回去了,他们自然是要表现的自然一些,不然要是被人发现了他们的身份可就是有些麻烦了,在没有确定那天魔老怪中招之前的话,水风晨实在是不愿意去暴露自己身份!

  至于那白衣男子的心中也是紧张的不行,毕竟他以前可从来都没有想过这样的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要去击杀一个-金丹的修者,他哪里是敢要妄想呢?

  差不多半个时辰的时间,白衣男子也是离开了这里,水风晨看到白衣男子离开了这里之后,他的心也是顿时冷了下来,自然是在等着杀死天魔老怪的机会了1

  此刻在这日月门的最深处,这里有着一座最恐怖的院子,这也是没有人敢来的地方,因为这就是天魔老怪的的府邸了,他虽然是这日月门的门主,但是他的性格却是非常的恐怖和孤僻,在这日月门中,不知道已经是有多少的人死在这天魔老怪的手中了。

  此刻只见这府邸的大堂中坐着一个人,他是一个已经垂暮的老人,看起来一副病的不行的模样的,但若是其它的人看到他的话,那么自然是要丢着他毕恭毕敬了,因为只要是敢得罪他的人,现在基本上都是已经是死了。

  这人正是那天魔老怪了,此刻他的脸上带着笑意,自然是因为他的嗜血幡马上就是要修炼好了,这也就代表这他会得要比原先还是要强大很多的实力,要是有机会的话,甚至还可以突破金丹的修者,一具去到元婴境界。

  这时候只见一个白衣男子就是走到了天魔老怪的府邸中,他的脸上不禁是带着恭敬的神色,而且他的手上还端着一盘殷红的东西,这自然是这天魔老怪每一日都是要喝的人血了。

  “你终于是来了,我本来还以为你是会晚了!”天魔老怪看着白衣男子已经是来到了这里,他的脸上也是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白衣男子这时候露出了慌张的神色,说道:“老祖说的哪里的话,我这样已经不知道是侍奉了你多少年了,对于老祖安排的事情,属下可是不敢有一丝的怠慢!”

  天魔老怪听完白衣男子的话就是笑了起来,他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随后站起了身子走到了白衣男子的身边,笑着道:“很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态度,只要你好好的给我做的话,那么我自然是不会亏待你的!”

  白衣男子闻言之中,他的脸上露出了受宠若惊的神色,说道:“这个都是属下应该做的,门主你也不比这样夸奖我!”天魔老怪虽然是没有对白衣男子做什么不利的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白衣男子的脑子里面始终是有一个不好的想法,他自然是在想着天魔老怪是不是知道了自己在想着什么,想到了这里,白衣男子的心中也是有些害怕了起来,若是天魔老怪真的是知道了的话,那么他可就是要真的完蛋了

  “无言,我看你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你怎么是看起来有些不自然了?”天魔老怪皱了皱眉头,看着白衣男子,脸更是带着若有所思的神色。

  :。:

看过《璀璨仙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