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革 > 第三百四十七章 回春术

第三百四十七章 回春术

  众人都看向了走来的风闻。很明显,陈炼刚才做的事,不光让妙雪有些吃惊,更是引起了风闻的注意。

  诚然靠着修真的实力,一般来说,的确是可以对于其他一些修真的人,在伤势上有些帮助,然而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能够靠真气来治疗。如果不是一位专门的医者,几乎就是等同于去杀人。

  陈炼能够办到这点,这已充分说明了一点——他的能力绝非一般,即便陈炼根本不会医术。

  见风闻的态度,风千与风然一下都愣住说不出任何话来。

  “别在这里站着,丢人现眼了。亏你们还是风医会的翘楚!赶紧回去温习,等下就是第二轮了。”很显然风闻也是看在都是同一个行会的面子上,让两个小子赶紧滚开。

  来到陈炼身旁,风闻瞧了一眼,而后直接来到老妇身旁,脉象一瞧,沉思片刻。男子有些焦急,急忙问道,“敢问风闻医师,我家母亲如何?”

  风闻放回了老妇的手臂,笑着道,“没事,你们放心回家吧,多补补没什么大碍了。”

  听得如此,男子当即谢过陈炼,老妇也是不停道谢。

  等一切平息后,风闻让妙雪带着陈炼与灵灵跟着他去了后堂。

  要说风医会的后堂,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除了那极为元老,也就是极为医师才有资格进来。

  几个老头见风闻带着年轻人进来,倒是妙雪还好,灵灵也是行会的人,算说得过去。只有陈炼,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

  风言急忙走了过来,作为会长,他自当上前询问个究竟,即便现在还在阅览第一轮考试的结果。

  “师弟,这是什么情况?他是?”风言指着陈炼道。

  “师兄,你先等下,我等下会给你个合理的解释,但暂时你先等等问。”风闻一向不会随便开什么玩笑,即便他是个医痴,但做事还是极为谨慎的。

  风言没了话,旁人自然更我多言。

  来到案前,就在风闻的桌前的边上,一处书柜中,风闻用手随便点了点,“小子,这些东西,你可看过?”

  陈炼也是很直接,“没有!”

  “没有?想看不?”风闻这意思,让风言开始有些疑惑了起来。

  “没有。”让风闻想不到的是,陈炼居然没兴趣去看那些医书。

  “可惜了,你……人各有志啊!”风言听得自己师弟如此叹息,又赶紧跟了过来,拉着风闻到一旁,小声道,“师弟你刚才为什么说可惜了?”

  风闻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陈炼,随后也很小声道,“师兄,如果我说着小子的天赋比妙雪还好,你信不?”

  风言一惊,急忙向后看了一眼陈炼,随后很是质疑道,“怎么可能?就他?妙雪可是当年医圣指点的逆天之才,他怎么可能……会不会是你看错了?”

  “看错?你见过一个都到了紫阶的修真之人,救活一个将死之人吗?”风闻有些不爽自己师兄对自己的疑问。

  “这,应该说也不是不可能啊!”风言似乎还没有把这当回事。倒是让风闻气得够呛。

  “那你知道,他刚才救了个老妇,不但然人家如十八少女,而且我告诉你,他还把人家变成了一个修真的人,你觉得呢?”

  “什……什么?”风言说着,有些不敢相信地再次看向陈炼。

  不等风言再说,风闻继续道,“你我都是学医术的,应该知道医术的最高境界无非就两种,一种叫孕生,一种叫回春。前者据说只有上古真神才可以,而后一种,即便当今的圣阶的一圣恐怕想要如此都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的吧!”

  风言一听,急忙问道,“难道他救了人后,还没什么大碍?”

  “忘记跟你说了,他刚才在院外救了人,这不跟着就跟我过来了。”风闻这会儿突然得意了起来,因为他知道,他带来一个不得了的人物。

  见风言久久好像还在梦里的感觉,风闻有些叹息,“可惜他不愿意学医,又能如何?”

  这话,倒是突然让风言醒了过来。“师弟,我觉得他不愿意倒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你想,他这能力,假如在我们这里,我们能保得住他?倒不如让他隐秘起来,起码能保住他一条命。老话说的好,救人不一定非要治病。”

  “对啊!看来也只能如此了。不过我想让他多少先看些,保不齐今后他自己会变想法呢?师兄,如果他气运够好,万一哪日他起来,我们行会岂不是?”风闻的话,风言自然是明白。这种机会与危险并存的事,倒不说别人怕有,而是都希望有,却老是不来。

  风闻来到陈炼身旁,笑着道,“小子,我听闻我孙女说,你叫陈炼,你原来是修炼什么的?”

  陈炼一愣,转瞬间有了主意,忙道,“我是修武技的。”

  “只修武技吗?”风闻可绝对不相信陈炼的话。经过一再的追问,陈炼又说,他自己也稍微会一些阵法。

  风闻并没有继续追问,直接丢给他两本入门的医术基础。“反正你伤还没有全好,暂时先回去养伤吧!到时候可以,看看着书,或许会让你的伤好得快些。”

  交代完后,风闻并没有多话,径直离开了,继续他的事,而此刻距离第二场考核马上就开始了。不过这第二场并没有妙雪的事。故此,当陈炼回去的时候,不光灵灵跟着,妙雪也是一路同行。

  回到屋中,久久没有发生的妙雪,突然有些愣神般地问道,“你能说下你如何救那老妇的吗?”

  “啊?”不光是陈炼,就连灵灵都被妙雪突然蹦出来的话,吓得不轻。

  “妙雪姐姐,刚才陈哥哥不是救人的时候,你也看到了嘛!再说,现在也没人能让他再救啊!”灵灵说的极为合理,可也不知道为何,妙雪就是很想再看一次的样子,迟迟没有其他动静,让陈炼极为尴尬。

  “妙……妙雪……这……恐怕……”陈炼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毕竟起码也要找一个半死不活的人来才行啊!

  可等了半天,妙雪直接把她的芊芊玉手伸了出来,“要不,你用我的试试?”

  要说风闻是医痴,陈炼觉得他女儿跟他就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见妙雪那认真的样子,陈炼叹了声,“行吧,我试试。”

  一股极强的真气如战场的烽烟般冲进妙雪的身体中,那种奔流不息的感觉,让她有些喘不上气。不知不觉间,她脸上浮现出绯红的色彩,跟着,那种游遍全身的架势,让她仿佛被陈炼包裹住一般,有一种被呵护的感觉。

  紧跟着,她发现自己身体似乎某些部位开始有了奇怪的感觉,那种是她从未有过的。她有些极为不好意思地看向了陈炼,正好陈炼也紧紧地盯着她,生怕有什么问题。

  两人四目相对,让一旁的灵灵尴尬无比。即便她再不懂,也多少知道有了什么事。

  直到妙雪身体全身感觉到一股火烫,而额头微微有些香汗,脸上一摸霞红浮现,陈炼缓缓收回了真气。

  “妙雪姐姐,你……你好漂亮……”

看过《天革》的书友还喜欢